中央社即時新聞 | English | フォーカス台湾 | 影像空間 | 全球中央雜誌 | 好生活
每週好書讀
  男人的菜市場
  這是一本從菜市場走入台灣各地小鎮生活的指南,劉克襄出入田野踏查與歷史文獻之間,勾勒出埋藏在魚肉蔬果食材底下的、在地人文與飲食風土,讀來令人興味盎然,備感親切,即使置身在日常的市井巷弄,也能體會到土地真實而豐饒的滋味。

.作者:劉克襄
.譯者:
.分類:生活
.出版社:遠流
.出版日期:2012/09/01
  • plurk
  • 分享
文章節錄
我的雞蛋困惑

  預定搭乘的高鐵還要一個小時,我步入旁邊新落成的百貨公司,走逛超市。

  一位女售貨員端了盤剝殼切成多瓣的白煮蛋,請我試吃她們公司的新產品。早上我已經吃了一顆,很擔心再吃蛋黃,膽固醇過高,因而婉拒了。但我跟她推辭的理由很糟糕,「我不吃白色的蛋。」

  說完轉身離開,怎知售貨員並未放棄,追了出來,熱切地跟我解釋,「先生你可以不吃蛋,但不能只從外殼的顏色,評斷一顆雞蛋的好壞,這還要看飼料和雞的品種。」

  我被這一小小舉止感動,勉強取了一瓣。試吃後,不好意思隨即離開,順勢駐足觀看,沒想到這一佯裝,竟注意到冷藏櫃裡蛋盒的說明。他們的雞蛋不只出產嚴格認證,還強調盛裝的容器,必須用環保材質的紙盒。海報裡更描述,紙盒可以讓雞蛋繼續順暢通氣,保持新鮮品質。對照旁邊的雞蛋,採用透明的塑膠盒,此一悉心包裝和理念,想必會相對加分。

  我讀得仔細,售貨員見顧客誠心真意了,再次熱情地捧出一顆生的白色雞蛋,讓我端詳。只見蛋殼寬闊的鈍面,印有一小小的商品標誌、出產地點和日期,證明自己的品質新鮮。

  我雖驚奇,仍未動心,開始回想小時買雞蛋的場景。以前媽媽在廚房忙著煮菜,沒法抽身出門,只好塞些零錢給我。囑咐我帶一個紙盒或塑膠袋,到巷口的雜貨店買雞蛋。我總是遵照她的意思,從米糠墊底的長形木盒中,挑選好看、乾淨的雞蛋。當時聽老人家提醒,一昧的相信,褐色的就是土雞蛋,比較營養,因而盡量不買白色的。

  服務員正要死心,我卻象徵性地買了一小紙盒包裝,裡面有兩顆,還拿了目錄。只見她展顏開懷,好像打了一場艱苦的勝仗。

  通常,每隻蛋雞從半歲開始產蛋,直到一歲半被淘汰,大約生產三百多顆。但我們平常外食的雞蛋,會不會是打抗生素的雞所產下的?那隻雞是關在籠子裡產卵,還是在寬闊場地飼養的環境?還有牠產卵時,心情是快樂的嗎?平時吃的又是什麼飼料,會不會是激發牠生長產卵的藥物?突然間,許多食物安全和動物福利的嚴肅課題,都因眼前的雞蛋而起。

  我進而有些大膽芻議,原來常吃的土雞蛋有不少是假冒的,茶葉蛋未必傷胃,生雞蛋真的不宜亂吃,現今認證的有機蛋比天上掉落的隕石還稀少。

  一般雞蛋加了個「土」字,價格往往飆升三四倍。但它們很可能不是土雞蛋。以前在羅東菜市場,我即看過一個例子,三四位專賣雞蛋的老嫗,蹲在街口。她們用一個臉盆裝了一包包塑膠袋的雞蛋,都用米糠襯底,特別標明「土雞蛋」。裡面約有十顆,色澤不一,大小不同,喊價一百二十元,居然比有機商店的蛋高價。

  我詢問她們這些雞蛋怎麼來的?她們說自己家養的。我想像,一般土雞整天在草地奔馳,不像蛋雞,日日吃好飼料,日日可產卵。因而每隻土雞一年生下的雞蛋,合該不會超過百顆。土雞蛋得來不易,一個老嫗如何擁有一包包土雞蛋,分明有仿冒之虞。

  再說茶葉蛋,一顆不及十元,台灣每天少說都有七八十萬顆的驚人銷售量。此一龐大商機,人人都想競逐。除了小販,每家便利商店都有擺售。但我總是思量,這些為數可觀的茶葉蛋,意味著有接近百萬隻蛋雞集聚在島上,每天都在產卵,一年後又有新的一批接手。這些不具產值的蛋雞終將何去?而來源不斷的蛋雞,多半又是住在哪種環境?

  有機法實施後,一顆雞蛋要擠身有機,可說一路「卡卡」。層層規範不只力求雞蛋的品質和安全,也保障了源頭的蛋雞過著某種程度的自然生活。牠們都是森林小學畢業,休憩的宿舍媲美自然家屋,注重通風、採光,不得採取有害的建材。一旦生病,先採用自然療法,行不通時才可由獸醫依規定施藥。最困難又傷本的在於飼料,不僅百分百非基因改造,還必須八成是有機飼料。目前台灣僅有兩家生產者通過有雞蛋認證,而且產量稀少。

  於是,我們到主婦聯盟消費合作社或有機商店購買雞蛋,仔細端詳盒子包裝,除了關心紙盒的允當性,何妨注意它如何標示。相信有機此二字不會貿然出現,多半只是強調,這些蛋來自尊重動物生存空間的農場。這樣或那樣呵護雞隻,強調雞隻尊嚴的字眼,或許才是我們買雞蛋比較安心的內涵。

雞蛋啊,雞蛋!

  此後,我不得不小心地面對眼前的每一顆。平常,買回家的食物,我們若都有履歷認證,沒事花點時間,查詢相關資料,多少能清楚它的產地來源和栽培過程。透過這個追溯,不僅了解生產者的用心,也是一種對食物的尊重。

  我小心觀看那對百貨公司買回的雞蛋,整理醫師的好些忠告。晚近雞蛋顯然逐日洗清膽固醇過高的非難,但老年人還是一天一顆為宜。雞蛋好壞,原味烹煮立即展現。我當下水煮了其中一顆,另一顆,鈍頭保持在上,悉心地豎立於冰箱的蛋盒,明天想再試試水波蛋。

  今之雞蛋已非昔日之雞隻所生,我也無法再扮演,聽媽媽的話,繼續做一位去雜貨店買雞蛋的孩子。
每週好書讀貼紙
如果你喜歡中央社「每週好書讀」 部落格,歡迎你在自己的部落格貼 上貼紙,成為每週好書讀之友!
按此複製語法
每週好書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