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12年第五屆斯德哥爾摩奧運 Stockholm (瑞典 斯德哥爾摩):奠定奧運現代化基礎 巴頓將軍現代五項差點摘金

瑞典 斯德哥爾摩奧運海報。(鄭良一先生提供)

斯德哥爾摩奧運會在可容納三萬七千名觀眾的「科羅列夫競技場」舉行。

參加游泳比賽英國女子選手,穿著保守的連身式泳衣。

1912年登場的第五屆瑞典斯德哥爾摩奧運,首次訂製不同高度的頒獎台,成為後來的頒獎慣例;當時二十六歲的美國陸軍中尉巴頓在首次列入比賽項目的現代五項(射擊、游泳、擊劍、自由車及越野賽跑)差點贏得金牌,雖然無緣奪金,但後來他在二次世界大戰戰功輝煌,成為史上有名的「巴頓將軍」,另外,英國中長跑運動員諾爾貝克,雖然無緣在這次奧運獲獎牌,但在進入政壇後鼓吹裁軍,也於1959年獲諾貝爾和平獎。

瑞典是較早發展現代體育的歐陸國家,為了舉辦奧運,首都斯德哥爾摩興建可容納三萬七千名觀眾的「科羅列夫競技場」,採用哥德式磚造的宮廷風格,建造出羅馬式的拱門與希臘式的半圓形露天廣場。雖然此運動場只有前四屆奧運觀眾容納數的一半,但完全依照各項比賽規格興建。

即使觀眾席雖小,比起前幾屆,此奧運競技場設施堪稱最完備、先進和標準。例如田徑場首次架設終點電子計時器、終點攝影判定器材,讓田徑比賽精確度達到十分之一秒,為增進奧運公平性的一大進展。

第五屆奧運共舉辦十四類運動 (水球另計)、一百零二項比賽,參賽國家二十八個,運動員兩千五百四十七人,其中五十七位為女選手,參賽國家和選手數量都打破以往紀錄,首度參賽國家則為日本、葡萄牙、盧森堡、敘利亞、埃及。

當時芬蘭是帝俄附庸國,波西米亞則是奧匈帝國附庸國,俄國和奧匈帝國都不允許這兩支隊伍單獨參賽,讓芬蘭和波西米亞感到不滿。

儘管大會安排芬蘭和波西米亞在入場式上僅舉隊名牌、不持隊旗,芬蘭隊仍想出一個法子,就是等俄國隊走到距離百米之後才進場,讓人一眼看出這是不同國家的不同隊伍,以達到「獨立」參賽目的。

瑞典國際奧委會委員比庫特魯‧巴洛克將軍提出主張:「國際奧委會認同的運動領域,有其獨立參加奧運的資格,與政治上的領域不同」,因此確立了基本精神「只有國際奧委會承認的各國奧委會,才有參加奧運的資格」,成為發展奧運的基礎。

十四類運動競賽為田徑、游泳 (含跳水)、水球、自由車、擊劍、馬術、體操、射擊、角力、現代五項、划船、帆船、足球及網球;瑞典國王古斯塔夫四世認為拳擊太野蠻,因此禁止舉辦比賽,女子競賽則只有游泳和網球。

由於前幾屆奧運受世界博覽會影響,開幕典禮草草進行,或是根本沒有開幕典禮,斯德哥爾摩奧運則是隆重盛大舉行,由瑞典國王主持開幕典禮,各國運動員為開幕主角,成為日後奧運開幕的傳統模式。

大會並首次訂製不同高度的頒獎台,金牌選手站最高一層,銀、銅牌得主也有不同高度;國王親自頒發金牌,皇后頒發銀牌,太子或親王頒發銅牌,得獎選手深感榮耀,這樣的模式也成為奧運頒獎傳統。

頒獎儀式之後,國王還當場「辦桌」,邀請各國運動員、教練員、官員在運動場進行酒宴,以表示對奧林匹克大家庭團圓的尊重,眾人不分國界歡樂暢飲,寫下奧運史令人感動的一幕。

第五屆奧運會首次設立的現代五項比賽,項目有射擊、游泳、擊劍、自由車及越野賽跑,選手大多為軍人。美國選手喬治巴頓當時在游泳、擊劍、自由車和跑步成績是所有選手最好的,射擊成績則因裁判認定問題名列二十一名,因此和金牌擦身而過。

巴頓後來在二次世界大戰戰功彪炳,成為有名的「巴頓將軍」,因為他在1943年率領美國第七坦克軍團,成功阻擋「沙漠之狐」隆美爾的全線進攻,因而扭轉戰局。

另一傳奇人物是英國中長跑運動員諾爾貝克,他參加第五屆、第七屆奧運都和金牌無緣,後來進入政壇,成為英國工黨領袖人物;二次世界大戰後,諾爾貝克順應民心,要求英國政府裁軍以維護和平,在一九五九年獲諾貝爾和平獎。

此外,另一名遺珠之憾是24歲的美國印地安選手索普,當時奧運明文規定,只有業餘選手才能參加,索普活躍於美式足球、籃球、田徑、棒球等奧運比賽,美國總統讚許他為「美國人民的最高代表」。 

但在取得金牌約半年後,被爆出因父母過世,為了上高中,在1909、1910兩年暑假當過棒球選手領取酬勞,因此遭到取消資格。之後1982年奧委會決定恢復他的金牌資格,但索普早已在1953年離開人世。

第五屆馬拉松比賽碰到酷熱天氣,不少選手中途退出,葡萄牙選手拉札羅因中暑放棄比賽,隔天竟不幸魂歸西天,成了首位在奧運「鞠躬盡瘁」的選手。

日本馬拉松運動員金粟四三當時也是又累又渴,比賽中途跑進一間屋子後便睡著,警察四處尋找,媒體也刊登失蹤消息,第二天這位老兄自行現身,獎牌也早已成為別人的戰利品。

本屆奧運古典角力競賽則因比賽規則不完備,沒有明確規定比賽時間長短,最後竟然沒能產生冠軍,成為奧運史上唯一一場沒有冠軍的比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