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網站使用相關技術提供更好的閱讀體驗,同時尊重使用者隱私,點這裡瞭解中央社隱私聲明當您關閉此視窗,代表您同意上述規範。
Your browser does not appear to support Traditional Chinese. Would you like to go to CNA’s English website, “Focus Taiwan" ?
こちらのページは繁体字版です。日本語版「フォーカス台湾」に移動しますか。
Se detecta que el idioma que usted usa no es el carácter chino tradicional.Por favor, intente entrar en la Página web de“Español”

中國緊縮書號 書香飄銅臭業者學界齊抱怨

最新更新:2019/05/23 08:22
中國官方收緊書號,出版業者嗅到言論管控風向,開始自我審查,連帶影響學術專著的研究尺度。一名學者抱怨,現在出版專著充滿「各種敏感」,涉及政治不能做國內外比較,研究網路霸凌又被嫌不夠「正能量」。中央社記者陳家倫北京攝 108年5月22日
中國官方收緊書號,出版業者嗅到言論管控風向,開始自我審查,連帶影響學術專著的研究尺度。一名學者抱怨,現在出版專著充滿「各種敏感」,涉及政治不能做國內外比較,研究網路霸凌又被嫌不夠「正能量」。中央社記者陳家倫北京攝 108年5月22日

(中央社記者陳家倫北京22日電)中國官方緊縮書號,在總量管制更嚴的情況下,不僅出書費用倍增,更影響出版尺度。有學者抱怨,現在出一本書的費用幾乎多出一倍,但面對升等的專著考核壓力,只能默默認了。

「6月1日起價格上調,我會等你,但是價格不會等你,再等只會花更多的錢辦同樣的事」。一名中國出版社仲介在個人微信上赤裸裸哄抬書號價格,中國官方緊縮書號政策,意外成了出版業「飢餓行銷」的推手。

書號制度是中國管理出版業的手段,由中共中宣部掌管、分配,只供特定條件的出版社申請,沒有申請資格的民營出版公司,必須與這些有資格的出版社合作,才能獲得書號,在中國合法出版圖書。

一名北京出版業者透露,自家出版社現在獲得的書號相較2017年大幅減少了1/3,以前出一本書,要向民眾收人民幣1.5萬元(新台幣約7萬元)書號費,還有約6000元的打樣、編輯費,現在光書號費就要3.5萬元。

中國官方緊縮書號,出版業者嗅到言論管控風向,開始自我審查,連帶影響學術專著的研究尺度。一名學者抱怨,現在出版專著充滿「各種敏感」,涉及政治不能做國內外比較,研究網路霸凌又被嫌不夠「正能量」。

這名學者表示,以他所任職的大學來說,要升等必須被考核所發表的中文社會科學引文索引(CSSCI)文章是否達標,但在中國要發表一篇CSSCI文章,不只是人脈、後台的較量,還涉及期刊對教師任職學校的門戶之見。

他指出,由於出一本20萬字的專著可抵一篇CSSCI文章,部分大學老師就將心力轉至專著出版,但遇到書號緊縮,大幅增加教師付錢買書號的費用,且出版社對於研究議題的接受度也越來越窄,學術環境極不友善。

前述北京出版業者則表示,北京很多老人家都有故事,在晚年時都會想出回憶錄送給朋友,這無非是出版業者的一門生意。但現在倒賣書號的價格增加超過1倍,很多人就打消出書念頭,業者在經營上更艱辛。

對於中國出版業前景,這名業者表示,同業私下聊天,認為2019年是敏感年,各種紀念日「逢五逢十」,才導致書號緊縮,他們希望這僅是官方一時的權宜之計,但面對未來「我們心裡未曾放鬆」。(編輯:邱國強)1080522

地機族
訂閱中央社
感謝您的訂閱!瀏覽更多中央社精選電子報
點擊訂閱電子報 點擊訂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