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網站使用相關技術提供更好的閱讀體驗,同時尊重使用者隱私,點這裡瞭解中央社隱私聲明當您關閉此視窗,代表您同意上述規範。
Your browser does not appear to support Traditional Chinese. Would you like to go to CNA’s English website, “Focus Taiwan" ?
こちらのページは繁体字版です。日本語版「フォーカス台湾」に移動しますか。

25年研究化成一劑疫苗 魏斯曼很感動

2022/6/19 13:54(6/19 14:37 更新)
請同意我們的隱私權規範,才能啟用聽新聞的功能。
賓夕法尼亞大學教授魏斯曼因mRNA領域研究奠定新冠病毒疫苗基礎,成為今年唐獎生技醫藥獎得主之一。在注射疫苗的當下,魏斯曼說,25年研究化成一劑疫苗讓他大為感動。中央社記者江今葉費城攝 111年6月19日
賓夕法尼亞大學教授魏斯曼因mRNA領域研究奠定新冠病毒疫苗基礎,成為今年唐獎生技醫藥獎得主之一。在注射疫苗的當下,魏斯曼說,25年研究化成一劑疫苗讓他大為感動。中央社記者江今葉費城攝 111年6月19日
請同意我們的隱私權規範,才能啟用聽新聞的功能。

(中央社記者江今葉費城19日專電)賓夕法尼亞大學教授魏斯曼因mRNA領域研究奠定新冠病毒疫苗基礎,成為今年唐獎生技醫藥獎得主之一。在注射疫苗的當下,魏斯曼說,25年研究化成一劑疫苗,讓他大為感動。

2019年底,從中國武漢爆發的COVID-19(2019冠狀病毒疾病)迅速肆虐全球,至今已有超過5億人感染,逾620萬人不幸喪命,這個大流行的世紀疫情,若非疫苗問世,情況可能會比現在更為嚴峻。

而這背後的功臣正是魏斯曼(Drew Weissman)、匈牙利裔美籍生技科學家卡里科(Katalin Kariko)以及加拿大英屬哥倫比亞大學教授庫利斯(Pieter Cullis)。三人因為在這方面的卓著研究,共同獲得今年唐獎生技醫藥類獎項。

從事研究超過35年,投入RNA研究也已經25年,魏斯曼成為疫苗研發的先驅,一朝成名,不僅是今年唐獎得主,外界也看好他與卡里科有機會奪下諾貝爾醫學獎。

對於能和卡里科共同獲得唐獎殊榮,魏斯曼認為這是難以置信的榮耀,能成為非常具有聲望的科學家群體的一分子。他特別感謝白宮首席防疫專家、美國國家過敏與傳染病研究院(NIAID)院長佛奇(Anthony Fauci)教導他許多關於人類免疫缺乏病毒(HIV)的知識,也感謝一路和他進行研究的許多人。

儘管研究成果獲得國際肯定,但魏斯曼的研究之路曾經孤單、漫長。

魏斯曼說,過去雖然有幾組研究團隊從事RNA研究,但人數有限,當他和卡里科投入RNA研究時,幾乎沒有人對這個領域有興趣,許多研究人員不認為RNA具有研究潛力,甚至認為魏斯曼在浪費他的職業生涯,「現在我可以回去嘲笑他們說,看吧!成果豐碩」。

寡言的魏斯曼只有談到RNA時會侃侃而談。他耐心解釋說,RNA其實不是新領域,在1961年就被發現,但直到1995年才用於人體研究。儘管不是全新研究領域,但因為是第一個經美國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FDA)批准的mRNA疫苗,才廣為人知。

魏斯曼回憶第三階段臨床實驗結果公布時,他的妻子到他辦公室跟他說,「他們宣布試驗結果有95%成效」,他只簡單回說,「真是太好了,讓我回去工作」,因為「我知道疫苗會起作用,我們只是在等待結果」。

身為第一批接種新冠疫苗的人,魏斯曼說,「25年的工作成果打在手臂上,讓人非常興奮」,「我知道現在有了能因應疫情大流行的東西,我們有辦法控制流行病,這對我來說非常重要」。這也是他向世界展示疫苗安全的方法,鼓勵民眾接種疫苗。

在全球許多實驗室仍致力於研究新冠疫苗時,魏斯曼已經往前跨進一步,與全球約250個實驗室進行廣泛的RNA相關研究,包括mRNA疫苗、RNA療法、瘧疾疫苗、基因治療等不同項目研究。

面對新冠病毒的肆虐,魏斯曼儘管為疫苗研發奠定基礎,讓人類免於更多病故,但他也認為,與其追逐一個又一個變異株而更新疫苗,更該推動的是開發泛新冠病毒疫苗,有效對抗所有未來可能出現的變異株,同時也應研發通用的流感病毒疫苗,保護民眾免受新的流行疾病侵襲,阻止下一次疫情大流行。(編輯:周永捷)1110619

中央社「一手新聞」 app
iOS App下載Android App下載

本網站之文字、圖片及影音,非經授權,不得轉載、公開播送或公開傳輸及利用。

地機族
請繼續下滑閱讀
開發mRNA疫苗抗COVID-19 3醫學家獲唐獎肯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