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網站使用相關技術提供更好的閱讀體驗,同時尊重使用者隱私,點這裡瞭解中央社隱私聲明當您關閉此視窗,代表您同意上述規範。
Your browser does not appear to support Traditional Chinese. Would you like to go to CNA’s English website, “Focus Taiwan" ?
こちらのページは繁体字版です。日本語版「フォーカス台湾」に移動しますか。
Se detecta que el idioma que usted usa no es el carácter chino tradicional.Por favor, intente entrar en la Página web de“Español”

東京大倉飯店換新裝重開幕 設同盟會紀念碑

最新更新:2019/09/14 07:18
東京大倉飯店為迎接2020年東京奧運,本館原址拆除,並重建一棟41層樓與一棟17層樓的建築。圖為飯店大廳充滿和風的設計。中央社記者楊明珠東京攝 108年9月13日
東京大倉飯店為迎接2020年東京奧運,本館原址拆除,並重建一棟41層樓與一棟17層樓的建築。圖為飯店大廳充滿和風的設計。中央社記者楊明珠東京攝 108年9月13日

(中央社記者楊明珠東京13日專電)日本飯店業界三巨頭之一的東京大倉飯店為迎接2020年東京奧運,本館於4年前拆除重建成兩棟大樓,昨日舉行開幕典禮。大樓旁新設「中國同盟會發祥地」紀念碑,頗具歷史意義。

位於東京都港區虎之門的大倉飯店原本有本館與別館兩棟,4年前拆除本館,斥資1000億日圓(約新台幣291億元)在原址改建為一棟41層樓高及一棟17層樓高的大樓,成為新的旗艦酒店「The Okura Tokyo」,昨天舉行開幕典禮。東京都知事小池百合子、大倉飯店社長荻田敏宏等人出席並剪綵。

大倉飯店的總經理梅原真次表示,新建的東京大倉飯店繼承原本大倉飯店的傳統美與日本傳統和風精神,有最新設備與機能。

大倉飯店於1962年開幕,時值東京首度舉辦奧運的2年前,開幕以來有許多貴賓下榻,包括前美國總統卡特、英國王子查爾斯、王妃戴安娜、前總統李登輝等政要,堪稱「民間的迎賓館」。迎接2020年東京奧運,預料將有大批來自海內外賓客入住新建的大倉飯店。

大倉飯店公關人員表示,大倉飯店的所在地原本是大倉財團創辦人大倉喜八郎(1837-1928年)的寓所,大倉喜八郎是日本明治維新時期的企業家,曾協助孫中山等革命志士。

大倉飯店是由大倉喜八郎的長男、大倉財閥的第2代掌門人大倉喜七郎於1962年創立。這次大倉飯店利用本館原址興建兩棟大樓的同時,特別新立了一座「中國同盟會發祥地」紀念碑。

東京大倉飯店為迎接2020年東京奧運,本館於4年前拆除,重新興建成兩棟大樓,12日開幕。大樓旁新設「中國同盟會發祥地」紀念碑,頗具歷史意義。中央社記者楊明珠東京攝 108年9月13日
東京大倉飯店為迎接2020年東京奧運,本館於4年前拆除,重新興建成兩棟大樓,12日開幕。大樓旁新設「中國同盟會發祥地」紀念碑,頗具歷史意義。中央社記者楊明珠東京攝 108年9月13日

紀念碑上寫著1905年8月20日,中國同盟會以孫中山為總理在現在東京大倉飯店原址的大倉喜八郎寓所宣告成立。之後,由中國同盟會發起的辛亥革命成功,於是中華民國成為亞洲歷史上第一個共和國家誕生。

大倉飯店本館4年前改建之前,駐日代表處每年舉辦中華民國國慶酒會都選擇大倉飯店本館的大宴會廳「平安之間」。現在新建的高層樓棟內有多座宴會廳,位於一樓的大宴會「平安之間」面積2000平方公尺,加上一旁的小會廳與走廊,共約3000平方公尺,約可容納2000人。

「平安之間」的壁面裝飾是以收藏在大倉集古館的國寶「古今和歌集序」的唐紙所設計的圖案,在這大宴會廳可看到大倉家的家紋「五階菱」圖飾。

1962年開幕的大倉飯店大廳是由日本建築師谷口吉郎設計,充分運用日本傳統美術、工藝的元素,被譽為匯集日本傳統美的現代建築的傑作。

新建的大倉飯店大廳則是由谷口吉郎的兒子谷口吉生設計,保留原來飯店大廳的模樣,像是「切子玉形」吊燈,是取自西元300至600年的日本古墳時代的裝飾玉器的多面體意象,散發出柔和燈光。另外,五椅一桌梅花狀的漆製茶几、麻葉紋木條格子的壁飾等,凸顯現代人所謂的「傳統就是潮」的概念。

東京大倉飯店41樓高的高層樓棟內有客房368間,住宿費一晚約7、8萬日圓。17樓高的中層樓棟內有客房140間,住宿費一晚約10、11萬日圓,另外還有號稱日本最寬敞的皇家套房,住宿費一晚高達300萬日圓。高層樓視野佳,依方位不同分別可看到東京鐵塔、東京晴空塔、2020年東奧主場館新國立競技場等。

隨著東方文華酒店(Mandarin Oriental Hotel Tokyo)、東京安達仕(Andaz Tokyo)酒店、東京半島酒店(The Peninsula Tokyo)等外資豪華大飯店陸續進軍東京,東京的老牌飯店除了求新求變,也努力將傳統美與歷史文化注入設計,與歐美系大飯店作市場區隔。(編輯:王永志)1080913

東京大倉飯店新蓋的大樓內有大宴會「平安之間」,設計富日本傳統藝術美,與一旁小會議廳,共可容納2000人。中央社記者楊明珠東京攝 108年9月13日
東京大倉飯店新蓋的大樓內有大宴會「平安之間」,設計富日本傳統藝術美,與一旁小會議廳,共可容納2000人。中央社記者楊明珠東京攝 108年9月13日
東京大倉飯店原本有本館與別館兩棟,4年前拆除本館原址改建,斥資約新台幣291億元興建一棟41層樓高及一棟17層樓高的大樓,成為新的旗艦酒店「The Okura Tokyo」,12日舉辦開幕典禮。中央社記者楊明珠東京攝 108年9月13日
東京大倉飯店原本有本館與別館兩棟,4年前拆除本館原址改建,斥資約新台幣291億元興建一棟41層樓高及一棟17層樓高的大樓,成為新的旗艦酒店「The Okura Tokyo」,12日舉辦開幕典禮。中央社記者楊明珠東京攝 108年9月13日
隨著東方文華、東京半島酒店等外資豪華大飯店陸續進軍東京,東京的老牌飯店大倉除了求新求變,也努力將傳統美與歷史文化注入設計,與歐美系大飯店作市場區隔。中央社記者楊明珠東京攝 108年9月13日
隨著東方文華、東京半島酒店等外資豪華大飯店陸續進軍東京,東京的老牌飯店大倉除了求新求變,也努力將傳統美與歷史文化注入設計,與歐美系大飯店作市場區隔。中央社記者楊明珠東京攝 108年9月13日
地機族
訂閱中央社
感謝您的訂閱!瀏覽更多中央社精選電子報
點擊訂閱電子報 點擊訂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