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網站使用相關技術提供更好的閱讀體驗,同時尊重使用者隱私,點這裡瞭解中央社隱私聲明當您關閉此視窗,代表您同意上述規範。
Your browser does not appear to support Traditional Chinese. Would you like to go to CNA’s English website, “Focus Taiwan" ?
こちらのページは繁体字版です。日本語版「フォーカス台湾」に移動しますか。

富國島老兵來不及圓台灣夢 兒女立中文墓碑訴原鄉情[影]

2021/5/8 17:31(5/8 21:43 更新)
請同意我們的隱私權規範,才能啟用聽新聞的功能。
富國島最後一名老兵陳德舉於2020年11月辭世,島上的老兵故事成追憶。圖為陳德舉90歲生日時兒女為他慶生的照片。(讀者提供)中央社記者陳家倫河內傳真 110年5月8日
富國島最後一名老兵陳德舉於2020年11月辭世,島上的老兵故事成追憶。圖為陳德舉90歲生日時兒女為他慶生的照片。(讀者提供)中央社記者陳家倫河內傳真 110年5月8日
請同意我們的隱私權規範,才能啟用聽新聞的功能。

(中央社記者陳家倫河內8日專電)富國島最後老兵陳德舉去年辭世,他的女兒陳金惠說,父親原本計劃赴台旅行因疫情告吹。陳德舉過世後,子女特地以中文為他立墓碑,想像有一天父親的兩岸親友來祭拜時能看懂。

富國島是越南近年來新興的旅遊勝地,但這塊位於越南西南方的「度假之島」早年有一段淒楚歷史。1949 年國共內戰末期,約有3萬名國軍一路遭共軍追擊,最後前往越南並轉進富國島。

這批國軍部隊多數人直到1953年才前往台灣,但其中有30多人選擇留下,飽經戰亂與南越政權交替的他們,生前極為低調,前往台灣的同袍與其後代在散見的口述資料中,也似乎不知有人還留在島上。

富國島最後一名老兵陳德舉辭世的消息4月下旬經中央社披露後,記者進一步與陳德舉的女兒陳金惠(Tran Kim Hui)取得聯繫,透過訪談回顧這批老兵過去在島上的生活樣貌,讓富國島老兵故事更加完整。

今年56歲的陳金惠表示,年逾90歲的陳德舉去年底過世,當時颱風季富國島下起大雨,父親在家中院子滑倒、撞到頭,羸弱的身體送醫治療大約2個月後宣告不治。

她說,島上與父親一樣的老兵大概有數十名,「他們都比我爸早走」,這些「叔叔、伯伯」生前會因各種婚喪喜慶聚在一起。近10多年來這些老兵一個個離開,其他還在世的同袍都會前往送別,直到剩下父親一人。

富國島最後一名老兵陳德舉生前很想去台灣玩,但因為COVID-19疫情而作罷,來不及等到疫情結束就以逾90歲高齡辭世。(陳金惠提供)中央社記者陳家倫河內傳真 110年5月8日
富國島最後一名老兵陳德舉生前很想去台灣玩,但因為COVID-19疫情而作罷,來不及等到疫情結束就以逾90歲高齡辭世。(陳金惠提供)中央社記者陳家倫河內傳真 110年5月8日

由於陳德舉生前對過往幾乎隻字不提,與島上同袍聊天、話當年也都是用中文,不諳中文的陳金惠對父親為何來到富國島、為何沒前往台灣的原因一概不知,甚至在電話中向記者詢問:「我爸是毛澤東的兵嗎?」

陳德舉的妻子是越南人,已於數十年前過世,兩人育有6名子女。陳金惠說,父親早年種植胡椒、幫人打工,由於孩子很多,生活相當清苦,直到她的5個兄弟姊妹1978年後陸續到美國工作,才改善家中生活。

這批當年隨著國軍部隊一路流落至越南的老兵,人人生前都想回中國看看,有些人礙於經濟狀況不佳或因年邁體衰而沒能再訪故土。與之相較,陳德舉算是幸運的一位,生前曾多次回貴州探親。

陳金惠說,父親大約30年前首次返回貴州探親,當時因為不知道怎麼出國,在沒有申辦證件的情況下,先到河內再設法走小徑前往中國。在那之後,作為兒女的他們才對父親的故鄉與身世有粗略的了解。

陳金惠表示,父親生前一共回去貴州4次,之後的3 次分別帶著她與妹妹同行。父親家是個大家族,幾乎整村都是親戚,父親的姊姊當時還在世,每次都會煮一大堆菜宴請他們,大夥吃一個月都還有剩。

至於台灣,陳金惠說,父親雖然一輩子都沒去過,但生前只要有人與他聊到中國或台灣的話題,他都很有興致。

陳德舉在島上生活近70年,從來沒有台灣方面的人來看過他,直到越南台商蘇建源2019年到訪。那一次見面,陳德舉一開始誤會對方是台灣的官員,情緒激動到說不出話來。

陳金惠表示,那次遇見「來自台灣的朋友」後,父親樂不可支,天天念著要去台灣玩,兒女憂心他的健康狀況勸他別去,但老人家很堅持。

陳金惠指出,父親原本計劃2020年赴台,並準備辦理證件,如果沒有COVID-19疫情,應該已經從台灣玩回來,可惜沒能等到疫情結束就先走一步。之後有機會,她會代替父親圓夢去台灣走一趟。

陳金惠得知陳德舉與其他富國島老兵的故事獲得台灣媒體報導後,相當感謝有台灣的朋友記得這群人。她說:「父親走的前一年有幸見到台灣朋友,那次他很開心,也算是了了一樁心願。」

念及陳德舉當時見到蘇建源的開心模樣,還有陳德舉每次提到中國、台灣就滔滔不絕,陳金惠便以中文為父親立墓碑。「我只想說爸爸兩岸的親友如果到富國島旅遊,就順便來為我爸上香」。

那塊寫著中文字的墓碑,乘載兒女對父親原鄉情的理解,一路踽踽獨行的不捨。

陳金惠說,父親30年前首次去貴州探親時,她的母親就在那時過世,但當時沒有電話,經人轉告,陳德舉2週後才接獲妻子過世的消息。而去年陳德舉辭世,因疫情之故,不僅中國的親戚無法到場祭悼,遠在美國的子女也難以返國奔喪。

儘管陳金惠為父親的後事辦得盛大風光,但想起父親初到富國島時孑然一身,辭世時一群兒女也未能全部在旁相伴,她不免覺得遺憾。

這批當年僅約20歲的年輕小夥子如今一起長眠島上,他們的後代在此開枝散葉,迄今最多已有四代。陳金惠說:「若爸爸當年去了台灣,可能就不會有我們」。戰爭下支離破碎的親情,試圖一片片在越南拼湊完整。(編輯:周永捷)1100508

影片來源:中央社
影片來源:中央社
請同意我們的隱私權規範,才能啟用聽新聞的功能。

本網站之文字、圖片及影音,非經授權,不得轉載、公開播送或公開傳輸及利用。

下載中央社「一手新聞」 app,每日新聞不漏接!
iOS App下載Android App下載
地機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