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樣回上一頁
手指從螢幕左側邊緣往右滑
我知道了

台教授抵南極 手繪國旗插極頂

最新更新:2011/12/12 17:41
到南極極頂進行研究的台灣大學梁次震宇宙學講座教授陳丕燊,將國旗插在極頂前,象徵台灣第1個南極科學研究計畫。(梁次震宇宙學與粒子天文物理學研究中心提供)中央社記者許秩維傳真 100年12月12日
到南極極頂進行研究的台灣大學梁次震宇宙學講座教授陳丕燊,將國旗插在極頂前,象徵台灣第1個南極科學研究計畫。(梁次震宇宙學與粒子天文物理學研究中心提供)中央社記者許秩維傳真 100年12月12日

(中央社記者許秩維台北12日電)到南極極頂進行研究的台灣大學梁次震宇宙學講座教授陳丕燊,將國旗插在極頂前,象徵台灣第1個南極科學研究計畫。但他笑說,出發前太匆忙,最後只能就地取材,自行手繪國旗。

台灣大學梁次震宇宙學與粒子天文物理學研究中心參與天壇陣列國際合作計畫,預計4年內打造37座天線陣列,而台灣團隊計畫主持人陳丕燊6日抵達南極極頂,安裝第1座天線站。台灣大學今天也舉行視訊連線記者會,了解陳丕燊目前在南極的情形。

陳丕燊和廣達電腦副董事長梁次震是台大物理系同班同學,兩人私交甚篤。同是天文迷的兩人,不但曾創立天文社,還曾自製望遠鏡。而梁次震更捐贈宇宙學與粒子天文物理學研究中心給台大,並邀請陳丕燊主持,為他一圓年輕時的天文夢。這次也贊助天壇陣列計畫新台幣上千萬元。

而跟隨陳丕燊研究的的博士生陳志清則透露,陳丕燊在出發前接受多達二、三十項的精密身體檢查,包括蛀牙、肝指數等,所有檢查都通過後,才獲准登上南極極頂;而61歲的陳丕燊雖然事前沒有做特別訓練,但平時都靠游泳來強健體魄。

首次到極頂的陳丕燊說,當地氣候嚴苛,雖是夏天,戶外氣溫仍低到零下40度,除了剛下飛機就出現高山症外,缺氧狀況也很嚴重,尤其到戶外只要一脫下手套,馬上就會長出凍瘡。

原本出發前準備國旗和旗桿的陳丕燊,因為出發前太過匆忙,到極頂後打開行李箱,才發現只帶了旗桿。由於從台灣寄來得花兩三個星期,讓陳丕燊感到很焦慮,幸好他發現研究中心設有美術工作坊,因此就地取材,自行手繪國旗。

從小對繪畫有興趣的陳丕燊笑說,繪畫興趣能在南極派上用場真是始料未及。為了輸人不輸陣,他找來和其他國家插在極頂的國旗尺寸一樣大小的畫布,並花10多個小時製作。為記念建國百年和人類登極頂百年,還特地在白日中間寫上「100」,並將手繪國旗插在極頂上。

陳丕燊說,在國科會和梁次震中心支持下,將提供10座天線站,占天壇陣列的近1/4數量,未來這些天線站建造完成後,等於在涵蓋100平方公里、相當台北市中心5個行政區面積的天壇陣列中,有1/4都會飄揚國旗旗幟。1001212

地機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