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網站使用相關技術提供更好的閱讀體驗,同時尊重使用者隱私,點這裡瞭解中央社隱私聲明當您關閉此視窗,代表您同意上述規範。
Your browser does not appear to support Traditional Chinese. Would you like to go to CNA’s English website, “Focus Taiwan" ?
こちらのページは繁体字版です。日本語版「フォーカス台湾」に移動しますか。
Se detecta que el idioma que usted usa no es el carácter chino tradicional.Por favor, intente entrar en la Página web de“Español”
新聞專題
我們與惡的距離風光完結
台劇「我們與惡的距離」探討無差別殺人事件加害者及受害者家屬心境,反思媒體現象,也演繹精神病患面臨的社會處境,引起話題。21日播出最後兩集大結局,收視率22日出爐,第9、10集分別衝到2.91、3.40,蟬聯各台戲劇第1、2名。
我們與惡的距離風光完結

我們與惡的距離惹淚 曾沛慈比應思悅愛哭

最新更新:2019/04/03 22:51
台灣原創影集「我們與惡的距離」播出後,成功引起大眾關注,劇中飾演姊弟的演員曾沛慈(左)、林哲熹(右)3日共同受訪,曾沛慈說自己比劇中還愛哭,尤其林哲熹演得太傳神,她常在鏡頭外哭到無法自己。中央社記者陳政偉攝 108年4月3日
台灣原創影集「我們與惡的距離」播出後,成功引起大眾關注,劇中飾演姊弟的演員曾沛慈(左)、林哲熹(右)3日共同受訪,曾沛慈說自己比劇中還愛哭,尤其林哲熹演得太傳神,她常在鏡頭外哭到無法自己。中央社記者陳政偉攝 108年4月3日

(中央社記者陳政偉台北3日電)講述無差別殺人事件的台劇「我們與惡的距離」收視再創新高,曾沛慈說自己比劇中還愛哭,角色須表現姊代母職的堅強,飾演弟弟的林哲熹則把在療養院的貼身觀察投入在角色中。

公視、CATCHPLAY以及新加坡HBO Asia共同推出的台灣原創影集「我們與惡的距離」播出後,成功引起大眾關注,日前播出最新第3、4集,收視再創佳績,瞬間最高收視逼近2。在5、6集即將播出前夕,飾演應思悅、應思聰的曾沛慈、林哲熹今天聯袂接受媒體訪問。

曾沛慈說,跟劇中飾演弟弟的林哲熹首次見面是讀劇本,當時只有導演林君陽在,那天光唸台詞,加上林哲熹的眼神,就已經覺得他真的像已經病人那樣駭人。

林哲熹也笑稱,當時在讀劇本,就發覺曾沛慈非常緊張,因此開拍前私下約她聊聊,是希望建立姊弟談話的熟悉感。曾沛慈也發現,林哲熹其實是很有魅力的大男孩。

接下來的劇情是搬來與姊姊應思悅同住的應思聰產生幻聽、幻覺日益嚴重,終於被姊姊與李大芝發現不尋常。面對病發,應思悅過於不忍而轉身,這畫面讓許多觀眾跟著落淚。

談到這場戲,曾沛慈解釋,當她看到應思聰發病的模樣,作為曾沛慈的當下是相當崩潰的,但角色上的應思悅是個堅強的姊姊,不能在弟弟面前落淚,讓弟弟感覺姊姊是在為他哭,才決定轉身背對大家。

曾沛慈說,現實中的她真的比應思悅愛哭,尤其林哲熹演得太傳神,感受力很強的她太容易入戲,她常在鏡頭外的時候,哭到無法自己。

原本她接到角色還猶豫劇中角色應思悅相當正面,跟自己過去許多開朗的角色相似,但隨著劇本的修改,姊姊在很多時候是必須強忍淚水而堅強,姊代母職的她,應該是遇到事情就去面對的人,是堅毅地付出關愛。

為演出精神狀態異常的角色,林哲熹說,前後花2至3個月研究做功課,去康復之家實習並在療養院待了一段時間。他把之前觀摩過的經驗放到角色,腦中重現那個患者想望的狀態,眼神好像自然就可以投射出來那樣的真實。

看到很多網友建議患者要接受治療才能康復,林哲熹說,精神病患者與外界的理解非常不同,「他們吃藥後,像是一滴水滴到水盆裡,但無法激起漣漪。他們雖然有感受到,但是沒辦法做出反應」。

林哲熹接了這部戲,對於戲中身處應思聰的狀態,感受最多的是很無奈,「不知道是哪個環節出了問題,我們沒有辦法去照顧生病的人」,他覺得好無助,竟然什麼忙都幫不上,所以詮釋應思聰時,就想讓觀眾感受到他經歷過什麼。

林哲熹提到,第一天去拜訪療養院時,病友們正在討論是否能讓他貼身觀察,有位病友說,「讓林哲熹來很好,他可以跟其他人講說我們不會亂打人。」聽來心酸,但其實病友也會怕外界用獵奇的心態看待。

林哲熹也說,一般人常帶著成見再去認識事情,但不管帶著什麼想法,重要的是跨出那一步去認識,人跟人的相處可以消除很多歧見。(編輯:張芷瑄)1080403

地機族
請繼續往下閱讀

訂閱中央社
感謝您的訂閱!瀏覽更多中央社精選電子報
點擊訂閱電子報 點擊訂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