略過巡覽連結
全部類別
照片
影音新聞
政府機關
國內公司行號
國外公司行號
非營利組織
中文稿
英文稿
有附件
無附件
受理採訪通知

會員登入
| 舒適閱覽 :

中國醫藥大學洪明奇校長應邀《國立教育電台》分享研究生涯的歷程,並闡述治校理念、學校特色以及未來發展願景

洪明奇校長應邀《國立教育電台》闡述治校理念與學校特色,以及中國醫藥大學未來發展願景。
洪明奇校長分享研究生涯的歷程。
洪明奇校長接受電台主持人常維鈞訪談。
洪明奇校長與彰化分台長許健挺、常維鈞主持人合影。
中國醫藥大學洪明奇校長應邀《國立教育電台》分享研究生涯的歷程,並闡述治校理念、學校特色以及未來發展願景

(中央社訊息服務20200407 16:01:22)享譽國際的知名癌症基因科學家洪明奇院士,於3月24日下午受邀《國立教育廣播電台》台中節目中心製播「優活在一起」節目主持人常維鈞(常罡)現場直播專訪,分享個人研究生涯的歷程,並闡述治校理念與學校特色,以及中國醫藥大學未來發展願景。

洪明奇校長強調,中國醫藥大學教學資源豐沛並陸續成立了國際級特色研究中心,已經是一所研究型的大學,他會秉持著傾聽(Listen)、觀察(Observation)、遠見(Vision)與執行(Execution)的集思廣義(LOVE)領導風格,與全校夥伴攜手共同打拼,同時以中國醫大為平台,聯合台灣各研究機構、醫學中心和大學,共同努力培育下一代的英才,以及發展尖端醫療研究的領域,尤其在預防癌症治療癌症,扮演一個重要的角色,創造台灣生醫奇蹟,在世界發陽光大!以下是節目訪談的內容:

常維鈞主持人(以下簡稱常):我們今天來了一位大人物,這位真的是,應該算是學術研究型的奇才,他名字裡有個奇,他就是中國醫藥大學的校長,洪明奇校長,洪校長好。

洪明奇校長(以下簡稱洪):常主持人好,各位聽眾大家好。

常:好,洪校長是百忙當中,抽空來到我們優活在一起的節目中。首先呢,請校長來告訴我們的就是,從高雄中學畢業以後,就到台北去打拼了。好,那這段學習的過程當中,校長是不是可以來跟大家做一個分享。

洪:謝謝你。各位聽眾大家好,很高興有這麼一個機會,跟各位在空中見面。我是高雄中學畢業之後,1969年到台北台灣大學就學台大化學系,那麼在那四年之後,對科學打了一些很好的基礎,而且也對發現新事物,就是所謂的discovery開始有興趣,然後呢,退伍之後,我繼續留在台灣大學的生化科學研究所,當時所謂的紅樓,現在還在台灣大學裡面。在那個紅樓讀碩士,我要是沒有記錯的話,是台灣大學第一棟中央冷氣系統的建築,在那以前都是箱型的,所以那個時候我們生化科學研究所碩士班有八位同學,大家都很認真,因為設備特別好,我還記得那時候做研究都很認真,因為有冷氣嘛。

常:是。
洪:所以,不好意思都在實驗室睡覺。
常:炎炎夏日正好眠。
洪:那時候回宿舍是沒有冷氣的。
常:喔~了解。

洪:那時候都是在實驗室,就是研究蛇毒蛋白的結構,各位知道這個蛇毒蛋白,現在蛇毒當然對人的影響不是那麼大了。
常:是。

洪:早期的時候,台灣的蛇毒蛋白在世界上的研究是相當相當出名的,包括台大校本區的生化科學研究所,以及台大醫學院的藥理、生化,這方面的研究,在世界上都相當的出名,跟各位分享一下。
常:好。

洪:就是蛋白結構齁,講蛋白質的結構,其實不只是蛇毒蛋白,今天大家都很熟悉的,武漢新冠病毒。
常:是。

洪:這個病毒裡面的結構,還有裡面很多的酵素,其實也都是一種蛋白質。
常:喔,原來校長老早就已經了解這個相關的情況了。

洪:對對對,就是在碩士班研究所的時候,在那邊念我就打了一個很好蛋白結構的基礎,所以我現在看最近這個新冠病毒的文章,就比較看得懂捏,就是當初有這麼一個基礎。

常:這個有學有差哦。好,那接著就是博士班的研究嗎?

洪:對,這是碩士班,我順便提一下,當初我們碩士班同學,有位在國內是鼎鼎大名的人物,就是前中央研究院院長翁啟惠,他也是我同學。

常:是是是,都是菁英份子。

洪:好幾位,包括我老婆也是,這很重要,那個時候是我的同學。碩士班畢業之後,到美國大學深造,我就開始在那邊打下這個分子生物的基礎。在那邊、在早期,那個時候正好是分子生物,所謂克隆,那個科技剛剛名揚的時候。比如說現在我們都知道癌變的基因,什麼很多的基因,這個生物之中的基因,都是當初要克隆出來的。
常:對。

洪:我那個時候在那邊念博士班的時候,就是專門學習分子生物克隆的技術,那個時候呢,我很幸運,我隔壁實驗室有一位教授,他當初就是在克隆,一個基因、一個很重要的基因,是專門在控制生物時鐘的基因。
常:是。

洪:他是從果蠅裡面克隆生物時鐘的基因,他的實驗室就在我的隔壁。
常:是。
洪:所以當初我就有機會去了解他們在做的那些東西,那是1980年代。
常:嗯。

洪:因為他對這個生物時鐘的基因提煉,而且對於生物時鐘的基因了解,他在2017年拿了諾貝爾獎。
常:是,所以有幸也可以跟他,共事過就對了。
洪:他算是我的老師。

常:哇、你的老師!名師出高徒。
洪:我們都還有聯絡,還有聯絡。
常:好,接著呢,校長還繼續做那些其他的研究。

洪:那麼後來呢,我博士畢業之後,就到MIT做博士後的訓練。在博士訓練的時候,正好就是專門在做克隆的技術。在1982、1983年的時候,人類的第一個癌變的基因,被克隆出來,所以那個時候是相當熱門的領域,當初有一位很出名的教授在MIT,我當初就是經過這位諾貝爾得主Michael Rosbash的介紹還有其他人的介紹,因為Dr. Michael Rosbash當初跟Dr. Robert A. Weinberg是同學,所以介紹我到Dr. Robert A. Weinberg那裡進行博後的訓練。在那就是很幸運,提了一個很重要的基因,現在在乳腺癌裡面非常重要的基因,這個很多乳腺癌的病人,可能都知道有一個基因叫做HER2,那個基因,在老鼠叫做NEU,就是我克隆。
常:好的。

洪:從那個時候,因為我做的老鼠的基因被提煉出來之後呢,發現是跟人類的乳腺癌基因有關係,所以從那時候我就一直在從事乳腺癌的研究到現在。

常:哇、太重要了。我們今天訪問到的就是在癌症研究長達32年的中國醫藥大學校長洪明奇洪校長。

------------------------------------------------------------------------------------------------------------------------------------

常:我們今天介紹這位特別的人物,真的很特別,他是這個世界級的科學家,也是中央研究院的院士,他就是我們中國醫藥大學的校長洪明奇洪院士。哇、校長聽說你在美國待了40年,那其中有32年呢,都是在做這個癌症的研究是嗎?

洪:是的,我在美國求學受訓一共8年,我在那邊待了40年,在博後訓練之後,就到一個癌症中心教授,在美國德州休士頓MD安德森的一個癌症研究中心,在那邊待了32年,從剛開始創立自己的小小實驗室,當助理教授,然後到副教授、正教授、系主任,然後再到基礎研究的副校長,在那邊整整待了32年,到去年2月份的時候,我很高興有機會,回台灣到中國醫藥大學來服務。

常:是,在美國的這段期間,我們校長可以說是勞心又勞力,馬不停蹄的做了很多事情,包括教學,也包括研究對不對?

洪:是的。因為我們癌症研究中心算是一個大學,所以有博士生跟碩士生,然後,當然有做科學研究,我們學校也是醫院,這所醫院現在大概是全美國,全世界最大最好的一個癌症醫院,我們大概有兩萬個員工。
常:是。

洪:我們只看癌症不看別的。
常:是,專精。

洪:從癌症的基礎研究,一直到各式各種的癌症都有,就是有兩萬個員工的一個很大很大的醫院,像大學這麼大了。然後呢,只看癌症,所以現在全世界上所有的臨床實驗研究方面在癌症,這裡大概是,應該是數一,或者是數一數二的一個最好的、最大的癌症研究醫院。我很高興有那麼一個機會,我整個職業生涯都在那邊發展。
常:是。

洪:從剛開始當助理教授,一直到管理所有基礎研究的副校長,整個32年都在那個地方渡過。
常:是,校長真的是非常認真努力的在教學上面,所以校長有很多很多優秀的學生。

洪:對,我在那邊,因為自己對教學就很有興趣,而且我有一個觀念就是,教學跟研究是一體的兩面,你一面教學教學生,學生進來的時候,可能本來不是很內行,你教他,等到學生要畢業的時候,變成怎麼樣,學生過來教你。教育本來就是一體兩面。而且教學跟研究是一體兩面,你一面教了學生,學生做的研究,你也一面一面的這樣子學習,我在這個教學方面倒是挺有心得的。我在德州大學教博士班學生,在研究院我是受研究生喜愛的教學老師,我是唯一拿過最傑出教師獎4次。

常:4次哦。
洪:超過兩次的沒有,只有我一個拿了4次。

常:第一名!叫你第一名。
洪:的確很驕傲,因為我從台灣到美國去,我知道在國外的表現,不只是我一個人,就是你做的好就是台灣的光榮。

常:對,台灣之光、世界之光。
洪:如果做的不好,不只是你的問題,人家說你台灣來的怎麼那麼土,所以這一點我倒是很小心。我很高興在做研究抗癌有很多很多的成果,這些成果現在都帶回台灣,然後在中國醫藥大學當做一個平台,跟台灣的各研究中心在合作。在教學方面特別高興的就是,我單單博士班的學生,從我實驗室畢業就差不多超過60個,這個倒是一個紀錄。

常:破紀錄,破紀錄。
洪:博士後的研究員,大概有200個,我不曉得其他學校,在德州大學,我是唯一有這種紀錄的,沒有人比我更多。不只是我訓練出來很多學生和博士,而且在各行業都做的非常成功,你知道,當老師的人看到學生很成功是最高興的。
常:真開心。

洪:我舉個例子說給你聽。
常:好。
洪:就講台灣就好,我們國防醫學院查岱龍校長,20幾年前,當我們年輕的時候,他是我的博士班學生,現在我們是好朋友、他也是校長,我們是同事。

常:校長很會保養。
洪:我也是校長,我們是同事。另外一位在台灣大學胸腔科外科主任陳晉興醫師,他當初去我實驗室當博士後研究員,現在是國內胸腔科的專家,我這樣講大概沒講錯是第一把交椅,他開的刀比誰都還多。
常:是。

洪:跟各位聽眾分享一下,就是當老師最高興的就是看到自己的學生,非常成功,做的比自己還好,就是青出於藍勝於藍。現在我們都是同事了,很高興他們都成為好朋友,台灣有很多,包括南部義守大學癌症醫院副院長饒坤銘醫師,也是以前在我們實驗室的。現在是在美國很多大學、工業界,或者中國大陸,有很多是我們實驗室訓練出來,就像剛剛提到那60位博士生,還有200位的博士後研究員,在全世界各地都在從事跟癌症有關係的研究,或者是教書。

常:是的。洪校長真的可以說是桃李滿天下,在教學方面有這麼多的榮耀可以跟大家分享。您有一個理念我覺得很棒,就是天生我才必有用,志向必高方有成對嗎。

洪:沒錯。我們知道李白這個很出名的詩,天生我才必有用是千金散盡還復來。那麼在鼓勵學生的時候,我都會鼓勵學生說aim high。
常:是的。

洪:aim high就是天生我才必有用,必須要志向必高方有成,一個人已經念到研究所、念到博士班或者是博後了,那麼你都是高智商的人,應該要把志向aim high。還有一個很重要的觀念,我想跟告位聽眾分享,就是常常跟我的學生,跟我的團隊分享,就是你今天的成就,當然有你自己的努力,可是有很多是因為社會環境給你的機會,譬如說你遇到貴人,你處的環境或你的學生,幫助你的,或者你的同事幫助你的,還有你的老師幫助你的,還有你的單位給你的機會,所以今天你之所以會有成就,不只是你一個人的努力,是大家給你,所以該懂得ㄧ個社會的回饋,把你的成就,把你的知識,都要回歸給社會。

常:好的。這就是洪明奇校長跟我們分享的,希望所有的人都可以把你的成就回饋給這個社會。好,接下來我們要繼續來訪問洪校長的是,在校長的帶領下,如何讓中國醫藥大學成為實質的世界百大的研究型大學,校長的治校理念是什麼呢?

-----------------------------------------------------------------------------------------------------------------------------------

常:不得了喔,今天我們請到的是世界級的科學家,也是中央研究院的院士,中國醫藥大學的洪明奇校長。好,請問校長您的治校理念是什麼呢?簡單只有一個是love。為什麼是love呢?

洪:好,謝謝主持人,各位聽眾大家好。剛才已經提到,我回國差不多正好過了一年,我在美國待了40年的,在那邊學習所看見的,主要就是癌症方面的研究,還有教導博士生的這些經驗,那麼回來中國醫藥大學,我在這裡利用這個機會非常謝謝中國醫藥大學的董事會,尤其是蔡董事長給我這個機會回來台灣自己的故鄉來服務,過去這一年,謝謝很多同仁,包括好幾位副校長、主任秘書及全體同仁幫我很多很多。我的治校理念,所謂的LOVE,當然要以愛心來治理學校,這個LOVE是代表什麼呢?就是不管你是從什麼地方回到台灣來,第一件要了解的就是要傾聽學校老師、學生、職員、員工的意見,我們要知己、要了解自己,因為是從國外回來,絕不能說國外來一套,台灣也來做這一套,這樣子是行不通的。
常:的確是。

洪:所以必須要先了解,要傾聽(Listen)。第二,還要觀察(Observation),觀察什麼?就是觀察我們大環境,我們的微環境,台灣的大環境跟微環境。在台灣什麼事情可以做,什麼事情比較好做,什麼事情比較不好做,這些要去觀察;觀察之後接下來就是要用自己的眼光,自己的遠見(Vision),把你自己的看到的、聽到的,還有加上你的同事給你的意見,把它集思廣益在一起。我們要怎麼把大學,中國醫藥大學帶向另一個境界。各位都知道,不管你有多好的計劃,你不執行也是空話,所以最後一點就說,我剛剛提到過去這一年,這個我的傾聽跟觀察,有相當多的人幫我的忙,現在已經是開始執行(Execution)的階段,這一段時間,正好這幾個月,大家都很清楚,就是這個武漢新型冠狀病毒。
常:是的。

洪:這不是對台灣造成衝擊,對世界也是ㄧ個很大很大的衝擊,有一點好像第三次世界大戰,全世界亂糟糟,也等於是,給我們一個大學、一個醫學大學ㄧ個很大的刺激。我跟各位分享的是,中國醫藥大學當然是ㄧ個醫學領域的大學,大學一個最重要的角色,就是大學教育要教育下一代的精英,同時我們要有社會責任,就是要照顧偏鄉的老百姓,還有照顧弱勢,現在教育部不叫弱勢,稱經濟文化不利的學子,這些我們中國醫藥大學有很多老師、很多學生在做努力。那麼一個醫學型的研究大學,就像中國醫藥大學這樣子。
常:嗯。

洪:我們除了有醫院,還有很多很多研究人員,我們覺得有一個很重要的社會責任,就是要去解決現在醫學上最困難的問題,誰應該去做,不能說叫一般的老百姓去做,誰來做?就是ㄧ個醫學大學,這是我們的社會責任。

常:是的,好。我們聽到中國醫藥大學的洪明奇洪校長來跟大家做的一個經驗分享,洪校長的治校理念很簡單,就是LOVE,L、O、V、E,透過這個愛的英文字,校長是想秉持著傾聽,跟這個觀察、遠見,還有執行等四個面向來集思廣益,共同來打造中國醫藥大學實質的成為世界百大的研究型大學,校長剛才講得很好,其實大學的教育,也希望能夠照顧到一些弱勢的朋友,那這個部分中國醫藥大學也非常的盡力。這樣一個領導跟治校的理念,相信校長還很有方法及步驟,想要一步接著一步的達成,對不對?

洪:是的。所以說很多大學社會責任我們都在進行之中。各位可能都知道,中國醫藥大學是教育部指定的中區防疫諮詢學校,除了我們自己附設院有關冠狀病毒的防疫之外,中部地區的所有學校,如果有什麼問題,我們是諮詢學校之一,這個都是大學的社會責任。那剛剛提到,就是說一個研究型的醫學大學,另外有一個非常重的社會責任就是,要去解決醫學上的難題。簡單來說,因為我一生都在做癌症抗癌的研究。癌症跟40年前已經不一樣了,那時候我們對於癌症都不了解,人得了癌大概就沒救了,今天癌症已經不是這樣子,今天有一些癌症,不是所有的癌症,有一些癌症現在已經可以治療,可能將來有些癌症就能變成慢性的疾病,像這樣的事情應該誰來做呢?就是研究型的大學應該做的事。舉幾個簡單舉例子來講,比如說有一種乳腺癌,叫做三陰性乳腺癌,那麼三陰性乳腺癌,在所有的乳腺癌裡面,大概佔有20%,也就是說,乳腺癌的病人裡面,五個有一個屬於三陰性,那三陰性乳腺癌現在是沒有什麼藥可救,現在我們知道三陰性乳腺癌可以把它分類出來,在實驗室裡可以去做研究,可以去發展把相同治療或者免疫的治療,把這種現在不能治療的疾病,將來可以發展一個新的治療方式,不只是乳腺癌、肺癌、肝癌,甚至於胰臟癌,胰臟癌就比較困難一點,很多這些癌症,以前都是沒有辦法的事情,現在都一步一步,已經有一部份的癌症可以被發展一些新的治療方式,可以來治療。

常:好的,我們接下來訪問洪校長來談談,未來學校發展的一個方向。

----------------------------------------------------------------------------------------------------------------------------------

常:防疫是全民的責任,人人有責對不對?我們中區防疫的諮詢學校也就是中國醫藥大學,今天特別來訪問到這一位世界級的科學家,也是我們中央研究院的院士洪明奇校長。好,說到這個抗癌抗冠,請校長來跟我們分享有什麼理念跟做法。

洪:好的,剛剛已經提到說研究型的醫學大學,有一些社會責任,就是要解決這些醫學難題,除了抗癌之外,今天台灣、全世界所面臨的就是冠狀病毒,在抗冠這方面做研究,台灣所有的研究單位都責無旁貸,就像中央研究院已經在進行之中,國家衛生院還有很多大學都也在進行之中,我們中國醫藥大學也有一個團隊,在這一方面用我們比較內行、比較了解抗癌的靶像治療方式來進行可以抗冠的治療,所以現在也把冠狀病毒一些重要的蛋白質激酶提煉出來,然後可以去找新的藥,希望可以對抗冠、對台灣社會,甚至對世界會有一些貢獻,這也是我們希望發展未來的方向。

常:所以大家要一起加油囉。好,關於中國醫藥大學未來發展方向呢,相信校長心裡有一個腹案了。

洪:謝謝。中國醫藥大學一直有長期的發展計劃,在董事會的卓越領導下,各位都知道我們在台中有一個水湳校區。
常:對,在水湳經貿園區。

洪:水湳經貿園區很大,中國醫藥大學在那邊有16公頃校地,我們現在已經在分期做開發建設,第一期計劃三個建築物今年暑假就會完工,第一批人就會搬過去,這16公頃分期建完後,中國醫藥大學校園環境,研究空間、教學空間大概就是現在的三倍,所以未來發展的潛能就很大,現在做了很多人才延攬,還有很多希望可以幫台灣製造亮點的,在世界上大家可以看得見的一些大型的重要研究計劃,比如說剛講到的抗癌,還有最近的抗冠狀病毒等,這些研究都在計畫推動中。

常:好,那應該算是一波接著一波,接著呢。
洪:台灣兩千三百萬人,我們是很好很成功的一個國家,在世界上不是很大的國家,就占地人口來講,台灣必須要在各方面都做出亮點,讓世界看見台灣。今天我們很高興,我們國家防疫指揮中心在陳時中部長領導之下,第一波防疫非常非常的成功,在世界各大報紙報導,被當作世界抗冠狀病毒防疫的一個楷模。
常:有。

洪:對於境外回來的百姓,必須要趕快14天的居家隔離,因為有很多人確診,相信在防疫中心指導之下,全民都要繼續努力,防疫是全民的責任,每一個人都應該做好自己責任。國外回來的居家14天都應該做,為什麼呢?因為防疫第一波已經是世界的楷模,希望第二波之後,我們再繼續的努力做得很成功,世界絕對可以看見台灣,大家都知道世界衛生組織WHO,老是把我們撥在外面。
常:是的。

洪:台灣防疫是世界做得最好的,或許有一天,WHO世界衛生組織會來拜託求台灣參加世界衛生組織,甚至到台灣來取經,相信大家都希望可以看到這樣子。

常:好。就像校長說的,那經由所有人的努力,要讓世界可以看到台灣。那產業跟學校、研究,是不是也有可能未來也有進一步的發展跟機會呢?

洪:這方面,我個人覺得空間相當的大,各位知道台灣的電子產業,不管台積電也好、鴻海、廣達、宏達電、工研院在電子產業,在台灣在世界上都有相當亮麗的成就。
常:嗯。

洪:可是,在醫藥方面台灣還有某些空間可以繼續發揚光大,當然很多人都在努力之中。舉例來說,世界十大藥廠,其中有兩個大藥廠諾華、羅氏大藥廠,在ㄧ個人口不到九百萬的國家瑞士,是台灣差不多三分之一強,瑞士有兩個世界最大的藥廠,台灣還沒有。

常:所以我們還有很多努力的空間。

洪:對。我個人希望看到,台灣的醫藥界,還有政府可以大家一起努力,把現在在醫藥上沒有辦法治療的疾病,在台灣把它做出來,把它變成產品,變成一個公司,那這樣子不只是在經濟上可以幫助台灣,就像電子產業一樣,對於台灣年輕人也是提供工作機會,更重要的一點,世界上其他國家做不出的事情,在台灣把它做出來,成為台灣的亮點,照亮世界。這是台灣很需要,應該要迫切做的一件事情。

常:好的。當然也是期望台灣能夠更好,讓全世界都可以以台灣為榮。我們知道校長在癌症研究長達32年,研究在校長的生命歷程當中,佔了很重要的一部份,現在洪校長來帶領中國醫藥大學,相信可以實質的成為百大的研究型大學,校長還有沒有要做一些補充說明的。

洪:謝謝主持人,還有謝謝各位聽眾,我們有這麼一個機會算是有緣,在空中互相可以這樣聊天。我個人在美國待了40年回來台灣一年,生活已經非常的習慣,台灣是ㄧ個美麗的寶島,我們住在台灣的每一個老百姓,應該都覺得非常的幸運,我相信台灣會更好,我們要讓台灣變成BETTER WORLD AND BETTER LIFE。

常:好的。今天很開心能夠來訪問到世界級的科學家,中央研究院的院士、中國醫藥大學的洪明奇校長。剛才在利用聽歌的空檔,也跟校長小聊了一番,洪校長回來台灣超習慣的,他最愛吃的台灣小吃,現在隨處就有了,台灣在大科學家的眼裡,真的是非常非常的棒,謝謝校長。

洪:謝謝主持人,也謝謝各位聽眾,祝福大家身體健康。

訊息來源: 中國醫藥大學

本文含多媒體檔 (Multimedia files included):
http://www.cna.com.tw/postwrite/Detail/270823.aspx
附件下載
  

Top 中央社訊息平台首頁
新聞稿刊載服務請洽本社業務行銷中心人員,電話(02)2505-1180 轉 781 ~ 786 或 790 ~ 797 本平台資料均由投稿單位輸入後對外公布,資料如有錯誤、遺漏或虛偽不實,均由投稿單位負責
關閉提示
訊息提示
顯示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