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類別
照片
政府機關
國內公司行號
國外公司行號
非營利組織
中文稿
英文稿
電信
有附件
無附件
受理採訪通知

會員登入
| 舒適閱覽 :

商管教育的流浪旅程─由思維面到機構面(許士軍教授於ACCBE授證儀式之演講)

ACCBE認證指導委員會許士軍主任委員於授證儀式中進行專題演說
ACCBE認證指導委員會許士軍主任委員於授證儀式中進行專題演說
2020年ACCBE授證儀式暨推動經驗座談會
2020年ACCBE授證儀式暨推動經驗座談會
商管教育的流浪旅程─由思維面到機構面(許士軍教授於ACCBE授證儀式之演講)

(中央社訊息服務20200902 09:36:40)中華民國管理科學學會(以下簡稱本會或管科會)「2020年ACCBE授證儀式暨推動經驗座談會」於今(2020)年8月18日圓滿落幕,今年儀式亦邀請認證指導委員會許士軍主任委員以「商管教育的流浪旅程─由思維面到機構面」為題,對管理教育在美國及台灣的發展歷程娓娓道來。以下為許教授在該場演講的內容摘要:

自從人類由於事實上需要「群策群力、以竟事功」,「管理」就一直存在團體生活之中。但是如易經所說「百姓日用而不知」,人們對於這一種機制或功能,猶如悠遊水中的魚群並不感覺有水,或飛翔在空中的鳥類不知有空氣一樣,人們並不感覺有其存在。一般認為,這要等到1945年,由於彼得·杜拉克深入觀察通用汽車這家公司的運作,並撰就「公司的概念」一書後,才有今天我們對於「管理」一個系統性的認識。

至於在大學之所以在校內設置像商管學院這一教育單位,當初也是出於產業界對於這種人才的實際上需要,而非由於學術或研究上的理由。也因此故,當時對於這一單位應該放在什麼位置,也是莫衷一是,這可說是流浪旅程的開始。不過,至少美國大學發現這種教育的特殊性質,乃給予school這一名稱及其獨立地位,這一點可說是源自美國的商管教育的特色和貢獻。

然而,當時有關這種教育究竟該教什麼內容,可說相當蕪雜,以至於造成業界的困惑。一直要到1960年後,經過深入和系統性的探討後,終於形成共識:這種教育不應是「學術導向」,而是「專業導向」。就在這種觀念下,當時所發展出以管理各功能面為主體的專業教育,遂成現在MBA的雛型。

幾乎在同一時間管理教育也引入台灣,但卻面臨制度和名稱上的困擾:一則在制度上,在我國大學法內並無所謂「專業教育」的空間;二則,在名稱上,由於〝 graduate school〞一般被譯成「研究所」,帶來管理教育到底是「實務」,還是「學術」思維上的混淆。這種情況也產了今日人們對於 DBA與Ph.D.有何不同在觀念上的模糊不清。

再回到MBA這一學位。人們往往批評,這學位所教的,好像什麼都懂一些,又什麼都不精,其實MBA所培育的人才,有如導演,他既不是演員,也不是劇作家、服裝和舞台設計師之類專精人才。導演的任務是如何讓這些專精人才各自發展其專長,共同把一齣戲的精神發揮得淋漓盡致。

最後,許教授也提到,商管教育不應只是直線的結構,今天它所要培育的,乃是一種實務性的領導人才,以達成或創造績效為目的,除了以博雅教育為基礎外,還要兼具多方面的知識和素養,為此許士軍老師特別創立了一個IMAGES模式:其中包括Information、Management、Aesthetics、Global、Ethics和Social這些要素。許教授說,這樣才不會使所培育的學生最後變為一個言語乏味、面目可憎的商人,這也是他對台灣管理教育的期許。

訊息來源:社團法人中華民國管理科學學會

本文含多媒體檔 (Multimedia files included):
http://www.cna.com.tw/postwrite/Detail/278391.aspx
附件下載
  

Top 中央社訊息平台首頁
新聞稿刊載服務請洽本社業務行銷中心人員,電話(02)2505-1180 轉 712、781、785 或 797 本平台資料均由投稿單位輸入後對外公布,資料如有錯誤、遺漏或虛偽不實,均由投稿單位負責
關閉提示
訊息提示
顯示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