略過巡覽連結
全部類別
照片
影音新聞
政府機關
國內公司行號
國外公司行號
非營利組織
中文稿
英文稿
有附件
無附件
受理採訪通知

會員登入
| 舒適閱覽 :

三任總統的日文翻譯,蘇定東樂在推廣口筆譯

現任外交部祕書處翻譯組副組長的蘇定東(中),是三任總統的日文翻譯,也是出色的語文老師。
三任總統的日文翻譯,蘇定東樂在推廣口筆譯

(中央社訊息服務20090526 13:59:27)如果你想知道時髦的「口譯」工作挑戰有多大,問他準沒錯。先後已擔任了三位總統的日文翻譯,蘇定東最知道什麼是「表面雲淡風輕,暗地波濤洶湧」。剛進外交部祕書處翻譯組、替首長們當即席翻譯的頭一兩年,每次只要被「點召」,場子的大小,就決定了會前拉肚子的程度。

十多年下來,蘇定東已是外交部的資深日文翻譯,對於大場面的壓力早已控制自如,甚至能享受「瞬間反應」的樂趣,但正因從事的是口譯,挑戰永遠無邊無際,謹記在心的始終是「知有盡而學無涯」。

已在中國文化大學推廣教育部當了三年日文口筆譯老師的他,最常提醒學生的就是,別以為口譯只要外語棒就好,中文素養、文化涵養、常識豐富、隨時進修缺一不可;善於傾聽、敏於理解,更需經驗累積。

努力勤學,愛上口譯

「當口譯不是做鸚鵡,而是語言的詮釋者,要能聽懂對方的話,把他的語意、語氣、思惟甚至弦外之音,在最短的時間裡用最接近的語彙翻出來,連聲音表情都要像。」說起聲音,現任外交部祕書處翻譯組副組長的蘇定東,好音色確實很像「聲優」,原來在進外交部之前,他曾在中廣海外部和中央廣播電台,當了十年的日語廣播編導。

談起學日文,謙虛幽默的蘇老師總愛自我解嘲,說自己是南部孩子,家境又不太好,英文沒得補習,考大學時語文科系只敢填日文系。後來果然進了文化大學日文系,為了賺學費,只好克服恐懼現學現賣,哪裡需要日文系學生當工讀生,他一定舉手。接待來訪的日本學生、到日僑小學當警衛、接些口筆譯的小外快都做過,「那真是一招半式闖江湖,膽大包天啊!」他笑說。不過正因為怕漏氣,自己也卯起來用功,把單字抄在小卡上,一得空就充電,邊背邊把相近的字詞串連歸類。

日文系畢業後,他繼續半工半讀念完了文大日文研究所,隨即赴日進修三年,回國後在故宮博物院當日語解說員,也替院長當傳譯,負責陪同接待日本國會議員等貴賓。蘇進東說,面對真槍實彈的大場面,馬上理解做專業口譯跟自己直接講外語,難度大不同。

被長官的湖南鄉音難倒

蘇進東笑說,在故宮工作時,一開始也是打鴨子上架,挫折在所難免,趕巧又遇上了湖南鄉音特重的秦孝儀院長,既要適應新工作,又要適應院長的口音,真是皮皮剉,好在有見習機會當緩衝,才逐漸摸到竅門。但要掌握歷史文物的翻譯要訣,還是得靠自己多下功夫、積極學習。

先後在故宮和中央廣播電台累積十一年經驗之後,他進入外交部祕書處翻譯組,開始「我在首長身邊的日子」,翻譯的類型也大增,談判桌上的語彙、國際法、海洋法、捕撈法、環境會議…各種專業領域鋪天蓋地而來,而且毫無見習機會,立刻披掛上陣,不過新進人員多半是從協助行政院長官開始,再逐步「向上發展」,緊張程度才不至於「壓」很大。

陳總統愛脫稿演出,馬總統愛話家常

「很多人羨慕我們替高官『發聲』,能參與無數大場面,這工作確實是榮譽,但壓力之大也不足為外人道。」蘇定東說,不只用字遣詞要字斟句酌,更要控制緊張、專心而不躁進,一字一句想清楚、說明白。只要一有工作就是面對大人物,他坦承頭一兩年壓力大到一有場子就拉肚子,但隨著經驗累積,知道壓力必須管控,否則身體狀況、情緒、緊張、睡眠…每一樣都會影響到口譯的品質。

經歷過三屆總統,每個認識蘇定東的人都追著他問「幫總統翻譯會不會壓力很大?」他說,雖然先後幫三位總統口譯了這些年,緊張仍在所難免,而且多年來每天都為自己打分數,反省今天的表現有無疏漏。比較輕鬆的幾年可能是李登輝總統的時代,「李總統日文溜,我們只要在旁邊做紀錄就好!」

貴賓致詞背起「禮運大同篇」,當場傻眼

至於陳總統和馬總統,他說兩位總統的風格截然不同,陳總統的即席演講功力不是蓋的,口條一流,只是常會脫稿演出、尤其喜歡用口號,口譯事前拿到的資料又非常有限,怎麼翻只好靠自己意會。馬總統的風格則是親和型,喜歡跟外賓話家常,介紹台灣的風土民情,讓他比較苦惱的只有一件,就是總統靈機一動說笑話時要怎麼翻出精髓,讓外賓理解「笑點」之所在。

跟日文翻譯打交道二十幾年,他印象最深的一次是某次一個大型國際典禮,邀請前副總統謝東閔先生蒞臨致詞,副總統一時有感而發,也脫稿演出,竟成串的背起禮運大同篇「大道之行也天下為公…」,而且一口氣從頭背到尾,他當場傻眼,頭皮發麻到簡直想挖個洞鑽進去。但口譯的工作就是得將講述者的內容「露出至少95%」,他也只好硬著頭皮,就自己理解的翻出來。

翻譯真諦要得「意」忘「形」

「所以做口譯的人,最能體會”學無止境”!」蘇定東說,現在很多人喜歡學日文和口筆譯,但普遍的障礙是中文底子不夠好 ,可使用的詞庫有限,翻譯時兩方語文亦無法順利連結。所以學翻譯,對語文和文化要有興趣,並樂於學習,才能逐步體會口譯工作「得『意』忘『形』」的精神,也就是掌握對方的語意,但不被語句的外形所限,流暢譯出主軸精神。

雖然親朋好友都羨慕他能天天接觸大人物,但蘇定東打趣的說,當口譯人員要有個認知,就是要安於當配角、不搶主帥風采、把自己當作貢獻專業的服務業;雖然會議現場「缺我不可」,但事件過後也能甘於被「用完即扔」。不過對他而言,能將興趣、專業、見識與歷鍊完美結合,工作生涯也算紮實豐收。


圖說:現任外交部祕書處翻譯組副組長的蘇定東(中),是三任總統的日文翻譯,也是出色的語文老師。
附件下載
  

Top 中央社訊息平台首頁
新聞稿刊載服務請洽本社業務行銷中心人員,電話(02)2505-1180 轉 781 ~ 786 或 790 ~ 797 本平台資料均由投稿單位輸入後對外公布,資料如有錯誤、遺漏或虛偽不實,均由投稿單位負責
關閉提示
訊息提示
顯示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