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樣回上一頁
手指從螢幕左側邊緣往右滑
我知道了
新聞專題
德不孤必有鄰
台灣外交艱困,但還是有不少台灣人在海外努力當國際公民,像是在布吉納法索協助醫務管理長達9年的「台灣人保羅」滕春祐、10幾年來在布吉納法索援助貧童的醫師連加恩...等。

布吉納法索駐點一待9年 別後願君多珍重

最新更新:2018/06/03 12:02
布吉納法索5月24日突然宣布與中華民國斷交,在當地協助醫務管理長達9年的滕春祐說,當地輿論很兩極,有些人並不希望台灣離開,還發起串連,想在下屆總統選舉換掉總統卡波雷。(中央社檔案照片)
布吉納法索5月24日突然宣布與中華民國斷交,在當地協助醫務管理長達9年的滕春祐說,當地輿論很兩極,有些人並不希望台灣離開,還發起串連,想在下屆總統選舉換掉總統卡波雷。(中央社檔案照片)

德不孤必有鄰專題1(中央社記者曾依璇巴黎3日專電)在布吉納法索說起台灣人保羅,很多人知道是指滕春祐,他在當地協助醫務管理長達9年,斷交後不得不撤離。臨別前他說,朋友遠勝政治,祈願布國人民的醫療需求有朝獲得滿足。

布吉納法索網路媒體LeFaso.net於5月中旬開始刊登「布吉納法索-台灣25年合作」系列專題,紀錄台灣在布吉納法索提供的手工藝中心、烘米廠建設和醫療支援等計畫。

4篇報導陸續上線後,布吉納法索於5月24日突然宣布與中華民國斷交,即使後續還有關於雙邊合作的報導,可能也無望刊出。

在這4篇報導中,其中一篇聚焦於龔保雷教學醫院(CHU-Blaise Compaore),內文形容這是「雙邊合作成果的典範」。

這間擁有600床的醫院從無到有,少不了台灣的協助;從興建到桌椅燈管等用具,以及資訊管理系統,都來自台灣。

布吉納法索媒體形容龔保雷醫院是台布「雙邊合作成果的典範」,當地人憶起往昔生病只能期盼自行痊癒,對台灣協助興建醫院更加感念。(滕春祐提供)中央社記者曾依璇巴黎傳真 107年6月3日
布吉納法索媒體形容龔保雷醫院是台布「雙邊合作成果的典範」,當地人憶起往昔生病只能期盼自行痊癒,對台灣協助興建醫院更加感念。(滕春祐提供)中央社記者曾依璇巴黎傳真 107年6月3日
在布吉納法索說起「台灣人保羅」,很多人知道是指滕春祐,他在當地協助醫務管理達9年,斷交後必須撤離。他說,朋友遠勝政治,祝福布國人民。(滕春祐提供)中央社記者曾依璇巴黎傳真 107年6月3日
在布吉納法索說起「台灣人保羅」,很多人知道是指滕春祐,他在當地協助醫務管理達9年,斷交後必須撤離。他說,朋友遠勝政治,祝福布國人民。(滕春祐提供)中央社記者曾依璇巴黎傳真 107年6月3日

最熟悉這個計畫的人,應該是在當地待了9年的「台灣人保羅」。

他本名滕春祐,是埔里基督教醫院院長特別助理,台灣人大多稱他「滕特」,但在布吉納法索,從歷任衛生部長到一般民眾都用他的法文名「保羅」(Paul)來稱呼,雖然這個名字在法語中相當普遍,但若提到「台灣人保羅」(Paul le Taiwanais),講的就是他。

56歲的滕春祐於2009年5月來到布吉納法索,協助建設龔保雷醫院,本以為最多待兩年,但醫院完工後,他注意到新醫院的需求,於是繼續輔導建置資訊管理系統,直到2014年;任務一完成,又接著協助醫院提升臨床技能,今年2月新的洗腎中心揭幕後,不知不覺就在布吉納法索待了9年。

滕春祐接受中央社記者電話訪問時說,這間醫院在當地評價大致是乾淨明亮、服務好,價格介於公立醫院與私立醫院之間,當地人認為這是「台灣人的醫院」,但滕春祐都說:「這是你們自己的醫院,我們只是來幫忙而已。」

滕春祐曾在一篇文章裡記述兩名布國友人對這間醫院的想法。他們說,小時候生病,很難看到醫生,更別說到醫院就醫,生病幾乎只能靠自己痊癒。有點錢的人或許還能買成藥吃,沒錢的人只能土法治療,結果就是很多親友因病逝世,所以他們很感謝台灣幫忙建造醫院。

布吉納法索醫療環境欠佳,滕春祐舉例,一般國家是計算洗腎患者5年死亡率,而布國死亡率太高,計算的是5年存活率;首都瓦加杜古(Ouagadougou)地區約有700人需要洗腎,但每週最多只能排到洗一次,新的洗腎中心成立後,目前提供12床位,多少增加了患者存活的機會。

依照原定安排,滕春祐還要協助醫院的心導管相關計畫,經過2年籌備,近期終於要展開,現在一斷交,所有計畫戛然中止,他也準備返台,對未竟之業,只能感到惋惜,「現在能做的,就是把能送的東西都送給他們」。

(中央社製圖)
(中央社製圖)
布吉納法索的龔保雷醫院有600張病床,從無到有,少不了台灣協助,從興建工程到桌椅燈管等用具,以及資訊管理系統,都來自台灣。(滕春祐提供)中央社記者曾依璇巴黎傳真 107年6月3日
布吉納法索的龔保雷醫院有600張病床,從無到有,少不了台灣協助,從興建工程到桌椅燈管等用具,以及資訊管理系統,都來自台灣。(滕春祐提供)中央社記者曾依璇巴黎傳真 107年6月3日

滕春祐回憶,布國外交部宣布斷交當天,龔保雷醫院院長急著找他,並寫信給埔里基督教醫院,希望雙方繼續技術合作,他為政府決定感到愧疚的同時,希望滕春祐留下來幫忙。

依規定,合作計畫悉數終止,但埔里基督教醫院本於「愛鄰如己」院訓,願意提供遠端的友情協助,布國人員若有系統上的問題,仍可向埔基詢問。

滕春祐說,他的布國朋友、司機和僱員,在斷交後都有一種羞愧的心情,覺得自己的國家拋棄了台灣。他們低著頭來找他合照留念,但他告訴這些朋友:「政治歸政治,朋友歸朋友,我們之間的情感不會忘記,這是緣份,朋友遠勝於政治問題。」

他說,當地輿論也很兩極,有些人並不希望台灣離開,還發起串連,想在下屆總統選舉換掉總統卡波雷(Roch Marc Christian Kabore),「好把台灣找回來」。

滕春祐離家9年,兩個女兒從國、高中生到畢業、出社會工作,他都未能陪伴,也自覺蒼老很多。他在布吉納法索得過3次瘧疾、8次傷寒、2次阿米巴痢疾,還有一次登革熱和一次「不明熱」,這次撤回台灣,正好讓他休息一陣。

他說:「可惜、遺憾一定有,但努力過了,就遵照上帝安排,走一遭也值得,過程起伏,一輩子不會忘,台灣的足跡也一定會留下,不會輕易消失。」

畢竟難免牽掛待了9年的地方,他說,未來仍打算以私人身分回到布吉納法索看看老友,此外,台灣僅餘的非洲友邦史瓦帝尼打算建置醫院,也有人問他願不願意協助。他說,若真有需要,他義不容辭。

他以自己的經驗歸納,在非洲做事要有3種心態:決心、耐心與愛心,要以對方能接受的方式去協助,而非把自己的意願強加於人,帶著奉獻的心,至少花2、3年時間,才能期望看到成果。

滕春祐近日忙著整理設備清冊、交接,還要處理銀行帳戶和水電帳單,兩週內就要離開布吉納法索。

臨別前,滕春祐對每天相處的布國人民和患者只有祝福:「希望他們繼續慢慢往前進步,這裡的人民真的很和善,上帝會照顧他們;盡量不要生病,也祝福早日康復,希望這個國家的百姓,醫療需求有一天能得到滿足。」(編輯:紀錦玲)1070603

地機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