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樣回上一頁
手指從螢幕左側邊緣往右滑
我知道了
新聞專題
傷病動物庇護所
野生動物急救站是國內治療與收容受傷野生動物重鎮之一,設備完善,動物經檢傷、儀器檢查、手術治療,送進病房休養及野放訓練籠復健,最後野放,可說是動物界的大醫院。

保育扎根有回報 穿山甲逃過五臟廟

最新更新:2018/06/16 13:50
野生動物急救站是野生動物救傷重鎮之一,除了被動救傷任務,也積極透過臉書分享救治案例、動物大使宣導、參訪課程推廣生命教育觀念,這些努力有回報,曾有上過課的孩童帶著父母送來一隻險被吃下肚的穿山甲。圖非本事件中穿山甲。(中央社檔案照片)
野生動物急救站是野生動物救傷重鎮之一,除了被動救傷任務,也積極透過臉書分享救治案例、動物大使宣導、參訪課程推廣生命教育觀念,這些努力有回報,曾有上過課的孩童帶著父母送來一隻險被吃下肚的穿山甲。圖非本事件中穿山甲。(中央社檔案照片)

傷病動物庇護所系列3(中央社記者蕭博陽南投縣16日電)不只救傷,野生動物急救站也積極透過臉書分享救治案例、動物大使宣導、參訪課程推廣生命教育觀念,這些努力有回報,曾有上過課的孩童帶著父母送來一隻險被吃下肚的穿山甲。

行政院農業委員會特有生物研究保育中心野生動物急救站是野生動物救傷重鎮之一,除了被動救傷任務,急救站人員也將觸角延伸到「教育」端,透過團體限量預約來訪,或人員到校宣導,往下扎根保育觀念,但急救站內屬專業救傷及研究空間,不開放參觀。

急救站今年到校的「野生動物大使教育活動」到台中市、苗栗縣、集集鎮等10多所學校授課,課程多元且生動有趣,不侷限單一主題。

例如到台中市塗城國小宣導棄養寵物對野生動物的危害,到潭陽國小講授野生動物救傷實務,活生生的野生動物當教育大使親自上陣,許多小朋友第一次看到,都深吸一口氣、掩不住興奮讚嘆。

急救站野生動物保育員張雅林說,透過多樣化野生動物教育課程與活動,搭配傷癒後無法野放的動物教育大使,使參與民眾及學童近距離觀察野生動物,體驗並感受動物遭遇困境,並針對一般大眾進行野生動物救傷、防疫、保育宣導工作。

動物教育大使美洲鵰鴞「大角」是走私外來種,又被棄養,於是成為「野生動物S.O.S.」及「空中霸主」棄養及猛禽教案主角,張雅林表示,「大角」於民國100年進入野生動物急救站,因無法野放成為動物大使,多年授課經驗讓「大角」臺風很穩、不會怕人,深受歡迎。

行政院農業委員會特有生物研究保育中心野生動物急救站舉辦「野生動物大使教育活動」,動物教育大使美洲鵰鴞「大角」(圖)是「野生動物S.O.S.」及「空中霸主」棄養及猛禽教案主角,急救站野生動物保育員張雅林表示,多年授課經驗讓「大角」不會怕人,深受歡迎。中央社記者蕭博陽南投縣攝 107年6月16日
行政院農業委員會特有生物研究保育中心野生動物急救站舉辦「野生動物大使教育活動」,動物教育大使美洲鵰鴞「大角」(圖)是「野生動物S.O.S.」及「空中霸主」棄養及猛禽教案主角,急救站野生動物保育員張雅林表示,多年授課經驗讓「大角」不會怕人,深受歡迎。中央社記者蕭博陽南投縣攝 107年6月16日
位於特有生物研究保育中心野生動物急救站前方的保育教育園區,有一隻民國87年入住的大冠鷲(圖),牠當初因右翅骨折被送到急救站,由於斷肢壞死,截肢保命後便住下至今,深受訪客歡迎。中央社記者蕭博陽南投縣攝 107年6月16日
位於特有生物研究保育中心野生動物急救站前方的保育教育園區,有一隻民國87年入住的大冠鷲(圖),牠當初因右翅骨折被送到急救站,由於斷肢壞死,截肢保命後便住下至今,深受訪客歡迎。中央社記者蕭博陽南投縣攝 107年6月16日

位於急救站前方的保育教育園區,則有一隻民國87年入住的大冠鷲,牠當初因右翅骨折被送到急救站,由於斷肢壞死,截肢保命後便住下。記者採訪時,巧遇特生中心解說教育組生態保育志工帶領學童參訪,小朋友瞪大眼睛、駐足觀察許久,大冠鷲也一直發出獨特叫聲,彷彿表示歡迎。

急救站內有個木櫃俗稱「刑具室」,裡面存放不少捕獸夾,還有釣線、魚鉤、排水孔蓋、黏鼠板、毒鼠藥等「傷害野生動物」的器具,上面用貼紙標示「傷了什麼動物」如山羌、台灣獼猴、黃鼠狼、蛇類,這些都是保育教具之一。

急救站獸醫師詹芳澤介紹說,捕獸夾早已公告禁用,但仍有動物受傷害,動物一被夾到就皮開肉綻、骨頭斷掉,若動物手、腳都被夾斷,送來可能就是人道處理,斷單肢若治癒還有野放機會,另外,還有誤傷器具,如排水孔蓋卡住臭青公、釣客拉起魚時被鳥類搶食,魚鉤誤傷成了「釣鳥」,趕緊送來救治。

急救站人員也在網路經營「野生動物急救站」臉書粉絲專頁宣導保育,時常分享救傷及野放案例,感性筆觸搭配照片,內容專業又平易近人,最經典貼文為去年4月搭上批踢踢實業坊(PTT)將美食沙威瑪擬生物化熱潮,以搶救沙威瑪為例,宣導正確救治野生動物方式與流程,幽默文案發布一天就吸引2萬多人次按讚。

「積極的生命教育是有回饋的」,詹芳澤回憶說,一名曾參加特生中心野生動物教育課程的孩童,某天可說是「押著父母送來一隻穿山甲」,裝在垃圾桶裡的穿山甲無大礙,但可能差點被吃掉。

他說,雖然早期有「靠山吃山」觀念,但隨著時空改變,這種親子共同做保育,就是彼此間最好身教及野生動物保育教育,「最美風景就是如此」。(編輯:唐聲揚/施燕飛)1070616

這個週末,野生動物急救站收到兩隻野生沙威瑪寶寶。送來的老先生告訴我們,他是路過產業道路時發現兩隻小沙威瑪在路邊,以為牠們被媽媽拋棄,便好心將牠們送到野生動物急救站。經由獸醫師檢查後,確認小沙威瑪除了體表有一些創傷外,健康狀況良好,推測應該是...

野生動物急救站發佈於 2017年4月23日
地機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