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網站使用相關技術提供更好的閱讀體驗,同時尊重使用者隱私,點這裡瞭解中央社隱私聲明當您關閉此視窗,代表您同意上述規範。
Your browser does not appear to support Traditional Chinese. Would you like to go to CNA’s English website, “Focus Taiwan" ?
こちらのページは繁体字版です。日本語版「フォーカス台湾」に移動しますか。
Se detecta que el idioma que usted usa no es el carácter chino tradicional.Por favor, intente entrar en la Página web de“Español”
新聞專題
巧手救國寶 文物修復轉乾坤
文物修復學問多,除毀損需要修復外,平時的預防性保存更重要。對於這些文物修復師們來說,利用自己的巧手,延續文物的生命,就是他們最重要的使命。
巧手救國寶 文物修復轉乾坤

天衣無縫非完美 首要延長文物壽命[影]

最新更新:2017/09/25 15:21

巧手救國寶 故宮修復師系列報導(5)(中央社記者江佩凌台北25日電)一幅清代「唐卡」歷經歲月流逝、時代轉變一路顛沛流離,如今在故宮修復師細心呵護下,得以和世人見面,對於書畫修復師洪順興來說,延續這些文物的生命,就是最重要的使命。

在東方藝術領域中,「書畫」作品是重要的瑰寶,其中「唐卡」是一種獨具特色的繪畫藝術形式,但隨著漫長歷史歲月,仍難以避免損壞。今年50歲、在故宮擔任書畫修復師的洪順興日前接受中央社專訪,分享書畫修復師的工作內容。

在東方藝術領域中,「書畫」作品是重要的瑰寶,其中「唐卡」是一種獨具特色的繪畫藝術形式,但隨著漫長歷史歲月,仍難以避免損壞,圖為正在修復的「清無量壽佛唐卡」小檔案。中央社製表 106年9月25日
在東方藝術領域中,「書畫」作品是重要的瑰寶,其中「唐卡」是一種獨具特色的繪畫藝術形式,但隨著漫長歷史歲月,仍難以避免損壞,圖為正在修復的「清無量壽佛唐卡」小檔案。中央社製表 106年9月25日

在故宮館方人員帶領下,得以近距離欣賞正在修復的「清無量壽佛唐卡」。洪順興表示,一共有9件構圖及顏色一模一樣的「無量壽佛唐卡」,其中故宮院內有7件,另外2件保存在國立歷史博物館。

洪順興說,眼前這幅是這一系列狀況最好的,雖然過去曾被日本人修復過,但他接手修復時,一方面擔心顏色掉落,另一方面在「揭裱(書畫需要重新裝裱的工序之一)」需格外謹慎,要小心翼翼地把老化的紙張移除掉,再加入延長生命的紙張,如此一來文物才有足夠的支撐力,得以增加壽命。

回憶修復這幅唐卡,洪順興形容過程是「千辛萬苦」,「這幅已經修了將近一年,但還有6件,我很希望往後剩餘的工作時光可以把它們完成。」洪順興還提到,期盼有一天,能和歷史博物館做9件合璧的展示。

在東方藝術領域中,「書畫」作品是重要的瑰寶,但隨著漫長歷史歲月,仍難以避免損壞,對於書畫修復師洪順興來說,延續這些文物的生命,就是最重要的使命。中央社製表 106年9月25日
在東方藝術領域中,「書畫」作品是重要的瑰寶,但隨著漫長歷史歲月,仍難以避免損壞,對於書畫修復師洪順興來說,延續這些文物的生命,就是最重要的使命。中央社製表 106年9月25日

對於每天與故宮文物為伍的修復師,面對這幅唐卡的修復難度,若滿分10分,洪順興會打幾分?他思考後回:「8到9分,算高難度。」他表示,除了顏色和不少劣化狀況是很大的挑戰,面對如此大幅的作品,常要趴在桌子上工作,對於修復師的體力來說,也是一種考驗。

修復師除了不斷累積技術能力,認識「材料」也是工作的一環。洪順興表示,「認識和研究更多材料,能幫助修復人員更精準地訓練,一方面解決未來的問題,另一方面也能了解過去的問題。」

除了專注於修復工作,故宮修復師還可透過「材質劣化實驗室」做模擬實驗,透過可「加熱、加濕」的可程式恆溫恆濕試驗機,拿到「老化」後的材料,再經由耐折、撕裂測試,還有顯示的色票數據的儀器做為紙張顏色的判讀,進一步比對每樣材料的差異。

洪順興舉例,不同的紙張纖維,耐折力就差很多。他現場示範,國內的鳳梨宣紙經385次耐折測試才斷裂,另一張宣紙則是19次就撕裂,顯見不同材質,生命力上就會有相當大的落差。

洪順興提到,對於修復文物的材料來說,透過儀器輔助模擬「老化」狀況,讓修復師得以選擇比較優良的材料,如此一來,文物才得以保存得更長久。

「我們的經驗雖然很重要,但有時還是需要更精密的機器輔助。」洪順興不執著於老師傅教他的寶貴經驗,他認為,透過實驗能做出更精準的修復,「經驗和實驗,兩者是一起的」,都是為了讓文物保存得更長久。

一幅清代「唐卡」歷經歲月流逝、時代轉變一路顛沛流離,如今在故宮修復師細心呵護下得以和世人見面,對於書畫修復師洪順興(圖)來說,延續這些文物的生命就是最重要的使命。中央社記者裴禛攝 106年9月25日
一幅清代「唐卡」歷經歲月流逝、時代轉變一路顛沛流離,如今在故宮修復師細心呵護下得以和世人見面,對於書畫修復師洪順興(圖)來說,延續這些文物的生命就是最重要的使命。中央社記者裴禛攝 106年9月25日

談及修復師工作,洪順興認為10年是基礎,「要做的東西太多,材料也很多樣,很多特殊性狀況難用一種方式解決。」他接著說,「工作20幾年時,才覺得好像可以駕馭一些事情,但不敢說我們這樣就會滿足,因為這個東西實在太深奧,隨時會找到問題、解決問題。」

面對每一件文物,洪順興說:「常常心裡整天縈繞的就是它,想著如何解決問題,也不能只是單線思考,而是多條思路,並藉由過去所累積的能量,選擇一項最適合的方式。」

問及修復師該具備的條件,他認為,首先要熱愛自己的工作,再者要把專業能力補足,甚至要懂得基本的木工、繪畫、裁縫等本領,「對工作有幫助的都要學」。

洪順興表示,過去的思維會認為,修復師要補到「天衣無縫」才是一名好的修復師,但現在博物館的精神有些不同,「因為看起來很漂亮,不代表能保存得長久」。他進一步說明,修復師應以「延長文物的生命」為主要精神,美觀反而要擺在稍微後面。

對於身為故宮文物修復師,洪順興表示,「我們不凸顯自己的本領,一直以來就是扮演幕後工作人員的角色。」他笑說,其實他不應該站在鏡頭前面,而是要站在畫的背後,持續作為文物保護的推手。1090925

今年50歲的洪順興,目前是國立故宮博物院登錄保存處助理研究員代理科長,擔任書畫修復師。中央社製表 106年9月25日
今年50歲的洪順興,目前是國立故宮博物院登錄保存處助理研究員代理科長,擔任書畫修復師。中央社製表 106年9月25日
地機族
請繼續往下閱讀

訂閱中央社
感謝您的訂閱!瀏覽更多中央社精選電子報
點擊訂閱電子報 點擊訂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