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樣回上一頁
手指從螢幕左側邊緣往右滑
我知道了
新聞專題
山海之間的藝文浪潮
位在山海間的都蘭,符合人們對移居東部的浪漫想像,凝聚在此的藝文工作者更是默默耕耘,推動部落文化復興,如阿美族歌手舒米恩發起的阿米斯音樂節、台東指標性活動利卡夢梅之宴音樂會等,努力不懈打造他們想呈現給世人最「原」汁「原」味的藝術饗宴。

舒米恩打造音樂節 帶動部落文化復興

最新更新:2017/12/24 11:21
歌手舒米恩發起在台東故鄉都蘭舉辦的阿米斯音樂節,推動部落文化的復興。(圖取自阿米斯音樂節臉書 www.facebook.com)
歌手舒米恩發起在台東故鄉都蘭舉辦的阿米斯音樂節,推動部落文化的復興。(圖取自阿米斯音樂節臉書 www.facebook.com)

山海之間的藝文浪潮1(中央社記者羅苑韶台東縣24日電)「歡迎來到Amis(阿美族)國度」,都蘭上個月在阿米斯音樂節期間,豎起音樂節旗幟,開幕正午升旗,唱都蘭頌。創辦人舒米恩笑說:「人們要買票才能進來,像付簽證費。」

舒米恩發起在台東故鄉都蘭舉辦阿米斯音樂節,2017年進入第4屆,規模越辦越大。音樂節初衷是都蘭自發性活動,由本地人輪番上陣表演。一開始,人們衝著舒米恩來,為吸引外地人,舒米恩前兩年也動用朋友關係,請來原住民歌手張震嶽、陳建年、王宏恩助陣。

音樂節2015年休息一年後,舒米恩開始為音樂節「去舒米恩化」。

這個音樂節沒有節目單,除了音樂外,更重要的是,是要來認識原住民文化。舒米恩也不是主角,僅在接近尾聲時表演壓軸,他不要人們將阿米斯音樂節和舒米恩劃上等號,甚至極力稀釋。

2017年,音樂節票券預售期間就賣完。舒米恩說:「第一年,來參加的人不到1000人,第4屆,3000人要來,再多,場地要塞不下了。」音樂節11月舉行,使用都蘭國中體育館當做小巨蛋開演唱會,擺設工藝品攤位及戶外表演;今年還在國中加設電影院,音樂節擴充為二天、三場地,規模超越以往。

參加音樂節的團隊也趨向多樣和國際性,「邀請其他部落有文化動能的年輕人來參加,這些年輕人有參與部落公共事務的經驗,如豐年祭或其他祭典。」舒米恩排除傳統上以教會、學校或協會名義辦活動的方式,清楚定調是富文化意涵的音樂節活動。

受邀的15個外來部落當中,建和部落一名卑南族青年說:「部落裡老人家很高興要來,事先提早準備來參加音樂節的服飾,我們就跟著協助,」他穿著傳統服飾,語氣肯定地說,「我認為阿米斯音樂節正在推動花東其他部落的文化復興。」

原住民不同部落豐年祭落在差不多的時節,那時大家各自忙著部落的祭典,沒機會認識彼此的歌舞,都蘭「拉立委」年齡階層(30歲出頭)的女孩說:「阿米斯音樂節讓我們有機會和其他部落交流,我們發現了和阿美族其他部落豐年祭歌曲的異同。」

許多人穿上傳統服飾來參加阿米斯音樂節,除了是為了上場表演,便是展現自我,操場上輕易可見穿著傳統服飾的人向人介紹服飾特徵,魯凱族青年引導人們辨識百合花或百步蛇、布農族勇士頭飾上有羌角、阿美族男子揹情人袋,女孩要表示喜歡便拉一下男孩斜肩揹的情人袋。

操場陸續上演不同部落的傳統舞蹈,有些段落會邀請觀眾一起牽手跳大會舞,在場邊,不同部落青年自行交流起來,不同族群不同色系的服飾交錯一起牽手跳起舞。

體育館裡,有舞台和燈光音響的表演登場,溫嵐和巴奈來了,但是人們可能因為在操場邊參加工作坊,專心學傳統技藝編織手袋,而沒有跟著瘋過去聽。

去年僅有一團來自日本沖繩的國外團體,今年則有來自大溪地、菲律賓、摩洛哥和澳洲及法屬喀里多尼等團體,這個音樂節不但本土化,還走向國際化。

大溪地舞者身穿椰子素材製作的簡單衣物,跳起舞來熱力四射,感染力極強。都蘭木雕藝術家希巨蘇飛(Siki)一旁看著說:「南島語族裡,就我們台灣原住民穿著包得緊緊的。」

音樂節不只有音樂,今年新設裝置藝術,有重現阿美族文化記憶的古帆船,及討論原民傳統領域的多媒材裝置。現場也辦論壇,社運人士馬躍比吼來開講,高聲疾呼傳統領域議題。

都蘭居民支持家鄉活動,憑身分證免費進場。和舒米恩一起工作、參與籌辦音樂節的鄭宜豪負責組織志工,他說,招募志工消息發布短短幾天內,湧進400人報名,只得趕緊喊卡。經初步審查後錄用42人,志工需繳交新台幣2000元,但供住宿、發工作T恤、可輪流看音樂節活動。

熱血的志工多自行負擔交通費,也有人特地請假來參與,醫護站護理人員是來自台中的護士,請了5天假,來音樂節共襄盛舉。

鄭宜豪已連續參加兩屆音樂節,他說,音樂節已成為聚集原住民美好事物的地方。不論從哪裡來,人們來這裡「彰顯自己的文化,為自己文化感到驕傲」。

「有名志工第一天穿音樂節工作T恤,後來要求是否可穿傳統服飾,原來他帶來他的排灣族服飾。第2天,他換穿上傳統服飾,其他志工競相要求和他合照,可看到他為自己的文化感到驕傲。」鄭宜豪感動地講這個小故事。

阿米斯音樂節已成為凝聚都蘭部落的力量,舒米恩堅持不要公部門補助,不要官員來致詞,他說:「部落爸爸媽媽才是都蘭的長官。」

舒米恩創造了一個起頭,感動許多人紛紛投入幫忙。落居都蘭12年的新移民馬淑儀Homi說:「他充滿很多想法,而且一一實踐,這很不容易,非常不容易。後來也讓部落裡的人相信,這(音樂節)對部落是好的。」

阿美族重視年齡階層,一個年齡階層就是個大家庭,是兄弟姊妹,「大哥有事就一定要幫忙,一旦決議要做,在外地工作生活的人都盡量回來。」

與舒米恩同年齡階層的一名「拉千禧」青年放掉在台北的工作請假三天,回來參加音樂節,他說:「如果我們不回來,往後年輕後輩也跟著學,回來的人會越來越少。」

年輕人樂於展現注重傳承,回來、凝聚一起,展現部落文化,又不壓抑喜愛現代流行的真實面貌。屬18到23歲「拉古鐺」階層的吳元楷在舞台上展現大將之風自彈自唱後,還和一群「拉古鐺」青年來段現代熱舞。

舞群裡包括編舞的蘇志宏等人都在外求學,音樂節期間特地回都蘭。他們穿上傳統服飾,身體跳起現代舞步時,和搖滾舞群沒有兩樣,傳統阿美族服飾下盡情揮灑無限可能。

也是到台北讀大學、工作,舒米恩回到部落對其他人說「要先喜歡自己」、「要有自信」,喜歡自己,是自信的開端。舒米恩帶動原住民年輕人勇敢做自己,呼應祖靈的召喚,都蘭益發展現自信,正召喚花東地區其他部落文化復興。1061224

地機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