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樣回上一頁
手指從螢幕左側邊緣往右滑
我知道了
新聞專題
金門高粱酸白菜專題
冬天吃酸白菜水餃和酸白菜火鍋正是時候。以高粱酒糟發酵,造就了金門酸白菜獨特溫潤甘甜的口感,有口皆碑。這道佳餚背後卻有著一群幕後功臣,讓金門人回歸農家樂,更靠著製作酸白菜東山再起。

守護燈塔近半世紀 陳慶虎回歸農家樂

最新更新:2018/02/16 15:44
金門縣金沙鎮新前墩社區發展協會理事長陳慶虎(圖),守護東北碇燈塔48年多,退休後樂在農事,每年夏天種西瓜,冬天種大白菜。(翻攝畫面)  中央社記者黃慧敏傳真 107年2月16日
金門縣金沙鎮新前墩社區發展協會理事長陳慶虎(圖),守護東北碇燈塔48年多,退休後樂在農事,每年夏天種西瓜,冬天種大白菜。(翻攝畫面) 中央社記者黃慧敏傳真 107年2月16日

金門高粱酸白菜專題2(中央社記者黃慧敏金門縣16日電)金門縣新前墩社區發展協會理事長陳慶虎,從任職48年的燈塔退休後,不但協助社區重新推出西瓜節,入冬以來,又忙著採收大白菜,供應廠商製作酸白菜。他說,最愛還是農事。

民國57年,17歲的陳慶虎在姑媽介紹下,遠赴烈嶼鄉南方27公里外的東碇島擔任燈塔守。在此之前,陳慶虎對燈塔沒有概念,直言全是看在待遇的分上。他說,燈塔守薪資新台幣1200元,是原本工作的一倍,為了改善家計,他才隻身遠赴離島中的離島討生活。

從金門本島到東碇搭船需3小時。他說,島上生活無聊,沒事就與阿兵哥聊天;後期島上架設小耳朵,他才有電視可以消磨時間。除了守護燈塔,他還有一個菜園子,每天拔草、澆水,退潮時採海蚵,這就是他簡單的生活。

孤懸一隅的東碇,早期全靠海軍LCM小艇運補,一個月4航次,還需軍艦隨侍在側護航;如果遇上颱風或西南氣流和東北季風強勁時,一個月能運補2次已算不錯了。陳慶虎記得有兩次,超過35天才得到運補物資。後來軍方委託民間船隻2、3天運補一次,島上生活和交通狀況才稍微改善。

陳慶虎說,剛開始,2、3個月才能回金門本島,後來一個月回家一次,每次回家都歸心似箭。他印象最深刻的是有次途中遇上東北季風增強,搭乘的小艇進水,在帶隊軍官的指揮下,他們接搭另一艘小砲艇,再轉上護航艦;小艇最後沉沒大海,所幸無人傷亡。

這一趟,陳慶虎花了6小時才回到金門本島。他說,有驚無險,終身難忘。

68年,陳慶虎調往北碇島,這裡距金門本島復國墩4.2公里,需時50分鐘。往後幾年,他就在東北碇間互相輪調。87年之後,在島上工作半個月、休假回本島半個月。

陳慶虎在69年結婚,守燈塔期間,最辛苦莫過於他的牽手謝美華。他說,「當然愧對老婆」。他感謝老婆照顧4個孩子,以前回家時盡量幫太太做家事,現在想帶著太太到處走走看看,但謝美華不想出遠門,陳慶虎也就隨她。

東碇島初來乍到的陳慶虎,被阿兵哥稱為「小鬼」;曾幾何時,他成了「阿伯」。105年,陳慶虎退休,告別48年又2個月的燈塔歲月。

解甲歸田後的陳慶虎如魚得水。他夏天種西瓜,並協助社區舉辦「新前墩西瓜節」,吸引不少鄉親和遊客,讓社區聲名大噪。而除了西瓜,其實新前墩的南瓜、地瓜、竹筍等也頗受好評。

另外,陳慶虎還種植大白菜、秋葵、花椰菜和蘿蔔等農作物,尤其大白菜生長時間較台灣長,特別回甘,纖維質又多,他說,和台灣梨山的大白菜一樣好吃。

退休後沒有工作壓力,陳慶虎清閑不少;他說,若不是為了家計,不會單槍匹馬到東北碇這麼遙遠又孤獨的地方工作。不過,他說,這個工作你不做,還是有人做;「這一輩苦一點沒關係,下一代可以輕鬆些」。

而一個地方待久了,自然有了感情。陳慶虎說,以前每天可以對著大海說話,很懷念東碇島和北碇島上自由自在的生活,期待有機會能再登島回味一下昔日看海的日子。(編輯:孫承武)1070216

金門縣金沙鎮新前墩社區發展協會理事長陳慶虎(左),從任職48年的燈塔退休後樂在農事。他說,很懷念東碇島和北碇島上自由自在的生活,期待有機會能再登島回味一下昔日看海的日子。圖為他在東碇島上舊照。(翻攝照片)中央社記者黃慧敏傳真 107年2月16日
金門縣金沙鎮新前墩社區發展協會理事長陳慶虎(左),從任職48年的燈塔退休後樂在農事。他說,很懷念東碇島和北碇島上自由自在的生活,期待有機會能再登島回味一下昔日看海的日子。圖為他在東碇島上舊照。(翻攝照片)中央社記者黃慧敏傳真 107年2月16日
地機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