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社即時新聞 | English | Español | 影像空間 | 商情 | 全球中央雜誌
每週好書讀
  我往那裡走,因為那裡看不見路
  以社會工作為一生職志的方昱,寫下九二一災後南投清水溝社區重建的十年經歷。從離鄉背井的第一天,赤腳拿起鋤頭的笨拙,到老人食堂整裝完成得以送餐的溫馨,再到茶葉經銷現實生意場的冷血與殘酷。每一個階段都代表著不同的試煉與心境的轉換,進而點出身為社會工作者的自我顛覆與反省,也照見穿梭其間的人情冷暖。這是方昱的十年社工小革命,如果你的心中也懷抱著對夢想的真誠與決心,那麼,這也會是你的精采小革命。

.作者:方昱
.譯者:
.分類:社會人文
.出版社:時報出版
.出版日期:2013/09/13
  • plurk
  • 分享
文章節錄
《我往那裡走,因為那裡看不見路:我的十年社工小革命》

身為社會工作者

  在清水溝工作站身為一個社會工作者,因為沒有人知道我是誰,我該做些什麼、該如何思考,反而讓我有更多機會去重新思考自己的角色,回過頭來思考這個專業。漂流社工的參與、重新回到校園裡進行社會工作的教學,都讓我有更多機會去反省這個身份的本質。

  那麼,身為社會工作者的我們,到底又身處在如何的處境裡呢?我們究竟有沒有可能真正擁有自身的「主體性」呢?我們到底是寧願做那個具有正義感又有愛心的NGOs小天使,還是我們真的承諾要找回失落的「人民」呢?當我們對著政府曲意承歡時,有沒有想過我們到底是為了誰在工作呢?當我們被要求要更有責信度、更有效率、更符合成本效益時,我們到底需要取信於誰,才對得起自己的良心呢?當那些我們所信仰的價值,不但無法成為我們工作的護身符,反而如影隨形地讓我們看到世界的不義呢?我們該轉身對抗世界嗎?

  突然間,我了解到社會工作的辛苦了。

  這個我所心愛的社會工作,原來是一直處在這樣的處境裡在抵抗著啊!(請了解,我用的字眼是「抵抗」,因為我想,我們還沒決定好要「對抗」。)我想,我們比商人天真,因為我們從沒想過要賺大錢,只希望能夠有資格擁有好的生活。我們大多數人也沒想到要像政府擁有統治的權力慾望,只願自己可以有能力作更多更好的事情。可是,我想是天真害了我們自己,我們裝做我們不懂政治,我們裝做我們不想要權力,於是我們常常被政治所擺弄決定。我們希望能夠擁有好的生活,這讓我們一直希望得到在上位者的肯定,而使我們一直朝向布爾喬亞社會靠攏,人民卻離我們越來越遙遠。

  我們真的準備好要真正實踐社會工作價值的理想了嗎?我們也許還沒有搞清楚我們即將面對的,是全球化巨獸、是「經濟發展國」,還是越來越無孔不入、教導我們應該怎麼生活、如何思考的市場。

  當有人只為了一包煙而搶劫超商,當父母帶著孩子一同自殺的新聞一再上演,當白米變成炸彈客,當面對失業者、驅離土石流危險區居民都成為社會工作者的工作,我們到底面對的是一個怎樣的世界?當這些被逼到生命絕境的人們,總是面對國家所派來的、帶著溫暖慈善面容的社會工作者時,我們自己到底作何感想?
  
  身為社會工作者,我們多半不是為政府工作,就是在NGOs工作著,我們非常了解我們的使命與價值,但卻往往不自覺自己身處何處,而因此受苦著。這樣的追溯讓我開始讓自己身處的世界清晰起來,而這樣的述說則讓我的受苦獲得諒解與明瞭。唯有清晰的辨識出那些我們正在抵抗著的,我們才真正開始擁有自己的力量。

  一開始,我是為了「真誠」這件事喜歡上社會工作的,因為打開社會工作的課本,裡面有一項非常重要的價值觀就是「真誠」。太好了,在每種職業都在讓人變得越來越專業、越來越不真誠的同時,社會工作竟然要人「真誠」,這真是一種大有勇氣的行業。再來,我喜歡社會工作的原因是因為它相信「公平正義」,社會工作者有機會可以接觸到最邊緣的人們,相信他們應該更有尊嚴的活著,更被當作一個人來看待;而不是像一般人一般,非我族類就不屑一顧或是硬要把別人變成跟你同一類。

  近幾年,我喜歡社會工作,是因為喜愛社會工作的人要麼非常喜歡這個世界,要麼就是非常憎恨這個世界。喜愛這個世界的人會對人有興趣,這非常適合社會工作者;而非常憎恨這個世界的人更好,他對世界是有期待的,知道這個世界如果變得怎樣會更好,這樣的人有更大的動力可以做社會工作。這些都是我這幾年因為這個工作而得到的明瞭,幫助我更知道社會工作者的本質應該如何,可以如何做起,不該如何隨波逐流地痛苦著。
每週好書讀貼紙
如果你喜歡中央社「每週好書讀」 部落格,歡迎你在自己的部落格貼 上貼紙,成為每週好書讀之友!
按此複製語法
每週好書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