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社即時新聞 | English | Español | 影像空間 | 商情 | 全球中央雜誌
每週好書讀
  我想活得像個人
  本書不是從外國人的角度來記錄,也不是任何一個國家的觀點,是身為南韓記者親自記錄同胞脫北者的困境與眼淚…有人奮不顧身想要爭取的就是那麼一點身為人的尊嚴。從脫北者的故事,讓我們再一次思考人類的愛,與人權的自由,如此可貴無價。

.作者:李學俊
.譯者:袁育媗
.分類:社會人文
.出版社:大田出版
.出版日期:2014/06/01
  • plurk
  • 分享
文章節錄
《我想活得像個人:脫北者的邊境血淚故事,來自南韓的真實紀錄》

無國籍的幽靈們

  男女相愛、結婚、生子、育兒、終老,這是再自然不過的人生旅程。能夠這樣度過一生的人是非常幸運的。

  然而也有人是根據市場供需而找到了伴,生了原本不期待的孩子,過著養育孩子、照顧家庭的生活。這是中國和北韓邊境常有的事。中國經濟發展相當快速,農村的年輕人為了賺更多的錢,各個往都市移動,這也使得留在農村耕種的人很難找到對象。於是這些單身漢將目光轉移到國界另一頭的北韓窮困年輕女子身上,從此就出現了媒合身上有點銀子的中國農民以及賣身才能保全家的北韓窮女子的仲介商,這就是所謂的人口買賣掮客。

  我親眼見過這些越過圖們江和鴨綠江,並把自己賣給掮客的北韓年輕女子。在邊境,女人是被標價販售的,價格依照她們的年齡、外貌而有所差異。這些像商品般被販售給中國人的,不是別的,正是年齡跟我們相仿的同胞們。我既憤怒又難過。

  「妳為什麼願意做這種事呢?」

  已經流入人口販賣市場的女子哽咽地說:

  「因為窮,所以才要嫁到中國去啊!我的家人暫時可以得到溫飽,而我在中國也不必擔心挨餓了。」

  是啊,對窮苦的她而言,愛情和人倫都是一種奢侈。我討厭自己看到被賣來的女子跟著掮客準備啟程去其他地方時,無能的我卻只是在一邊作紀錄,並沒有絞盡腦汁去救她們。

  我很想知道這些女子越境之後都過著怎樣的生活。我跟著掮客來到中國農村,與幾位賣身結婚的女子見面。她們在農村裡幹著粗活,過著像生孩子機器般的日子。與一個不相愛的丈夫生活在一起是一件很痛苦的事,而她們最害怕的是被中國公安逮捕並強制遣返回北韓的命運。她們偶爾也會有想逃跑的念頭,這個時候腦海就會浮現在中國生下的兒女們。有位看起來比我年長的女子問我說:

  「我應該丟下孩子逃跑嗎?還是要繼續過著連畜生都不如的生活呢?」

  如今在中國和北韓邊境的村子裡仍有許許多多被換算成金錢的女子,她們的傷心眼淚不曾止息。

  悲劇是會代代相傳的。脫北者在中國所生的後代並不能申報戶籍,因為根據中國的政策,父母的國籍必須明確,政府才能賦予孩子中國戶籍。雖然也是有用錢買戶籍的作法,但這樣仍然是非法人士,而且也要支付龐大的金額。為了三餐溫飽,掙錢都來不及的農民們,怎麼還會有餘力把錢花到孩子的未來上呢?

  沒有國籍的孩子就沒有辦法受教育。一所小型國小的老師擔心地說:「村子裡大家都知道孩子的媽媽是北韓人,因此雖然我們可以偷偷讓他上小學,但國中以後實在是不可能了。」這些孩子不但受不到醫療保障,連國民應有的權益也無福消受。

  韓國對脫北者的子女也是不給予國籍的,只有父母帶著小孩一起越境成功的人才能被承認國籍。這是為了嚴防朝鮮族偷渡的薄情政策。因此這些孩子無論在世界的任何角落都得不到國籍,而根據脫北救助團體的調查,在中國邊境內這樣的「幽靈孩童」人口最多可達十萬人。

  二合一教會(Durihana Mission)是脫北救助團體之一,負責人千基元牧師曾經協助近千名脫北者逃離中國大陸。他最近致力於將困於中國的脫北者子女送往歐洲或美國接受領養。

  我會看到「天使逃脫計畫」純屬偶然。那天我沒事跑到辦公室裡閒晃,看見某個人印好了一疊厚厚的文件,上面寫著兩位被選出要逃離中國的脫北者子女姓名,以及即將要領養他們的歐洲養父母。

  當我向千牧師提出要同行採訪的請求時,他立刻反對:「這是我們第一次嘗試的計畫,很危險而且也有許多爭議,我看你還是放棄吧!」畢竟不管立意再好,被領養其實也是另一種悲哀。千牧師有預感雖然他是在阻止「脫北者的悲劇」,但最後可能反被輿論抨擊是在製造「領養兒的悲劇」。

  在我苦口婆心勸說之下,好不容易獲得採訪許可。千牧師拿起了電話撥給正在中國的瑪泰歐傳教士。

  「孩子準備要逃離中國了,所有的過程都會被攝影機紀錄下來。對與錯就由看了這紀錄片的人們來判斷吧!請帶著孩子們到中國和寮國的邊境,而我這邊交接好之後就會偷渡進泰國。」這是發生於二○一○年三月十一日的事情。
每週好書讀貼紙
如果你喜歡中央社「每週好書讀」 部落格,歡迎你在自己的部落格貼 上貼紙,成為每週好書讀之友!
按此複製語法
每週好書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