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社即時新聞 | English | Español | 影像空間 | 商情 | 全球中央雜誌
每週好書讀
  灣生回家
2014開卷好書獎‧年度好書‧中文創作
  推薦理由:若非作者苦心探尋,「灣生」將只是一個陌生的死語,一段不存在的歷史。但這群邊緣移民在大時代裡真切活過,歷經日本殖民與戰敗的榮衰,在兩座島國之間擺盪著不合時宜的認同。不同的灣生故事,直指的都是不由自主的飄零人生。(黃桂瑩)
               ——轉載自《中國時報‧開卷》


.作者:田中實加(陳宣儒)
.譯者:
.分類:史地
.出版社:遠流出版
.出版日期:2014/10/01
  • plurk
  • 分享
文章節錄
《灣生回家》

一輩子都無法忘記的快樂童年:須田姊妹

  灣生教會我的一句話:明天很快就會來到,所以能記住的只有快樂,關於那些不快樂是要丟掉的;人生沒有時間惦記悲傷、複習仇恨,因為人生的眼淚是用來紀念感動的!
  
  歌聲極好的須田姊妹,出生在花蓮吉野村中園(今吉安鄉公所附近一帶),地點就在吉野村郵便局正對面。一九一○年須田家與清水家一起從日本群馬移民到吉野村開發,遠渡重洋在新天地一起打拚,兩家感情甚篤;須田家的女兒更與清水半平結為連理,不管生活有多困難,總是一起走過每段風雨、迎接每段朝陽。而我,便是從清水一也先生這兒認識須田姊妹的!

  須田姊妹離開臺灣時才十多歲,如今姊妹倆已是八十多歲的婦人,常說臺灣是她們人生中永遠的故鄉,總是誇讚臺灣的食物好吃。

  我第一次遇見須田姊姊(須田靜代,回日後嫁新井家,現名新井靜代),是在二○一二年十月二十四日。須田靜代曾回到吉安鄉多次,卻從來不知道可以申請出生戶籍謄本,因此當她看見二○一二年八月十八日清水一也先生帶回整個家族在臺的戶籍謄本時很是驚訝,她也希望自己能親自領到代表在這土地上出生的證明。

  除此之外,須田靜代也一直急切地希望可以回到吉野尋常高等小學校(今吉安國小),因為她離開臺灣時,原本是吉野尋常高等小學校的學生,家住在學校斜對面,因此有著滿—滿—滿的學校記憶。

***

  二○一三年五月十日,這一天是須田姊姊帶著妹妹須田妙子(須田妙子,回日後嫁飯塚家,現名飯塚妙子)回臺的日子,除了要親自領回出生戶籍謄本外,感情甚篤的姊妹還要一起回到吉野尋常高等小學校。

  光復後,須田姊妹回到這所國小不知多少回,但來到學校時依然興奮地你一句、我一句,走到哪、說到哪,像是接力賽般滔滔不絕地回憶著過去。回憶兩人在校園裡抓青蛙、幫青蛙吹氣,肚子大到四腳朝天無法翻身的蠢樣;常常一玩就忘了回家,媽媽便拿棍子來抓人的糗事……。

  她們也憶起校門口的榕樹,是每一個年級都要拍全體照的地方;還有每天早上必須敬禮才可進校園的二宮金次郎銅像;以及每次日本國歌唱完、旗子還沒伸到頂的石製升旗桿(日治時期全臺最高的)。夏天到了,學生們便期待麵包樹上結的麵包果;雨後,帶著竹籃到校園草皮裡尋找野菇回家做味噌湯;颱風過後會到土芒果樹下撿土芒果,裝進裙子裡帶回家再放到清溪裡,然後蹲著大口品嘗……,種種的點點滴滴,在她們敘述中彷若進入時光機和她們一同回到充滿兒語歡笑的吉野尋常高等小學校。

  須田靜代一進到校園便朗朗地唱起校歌:

  奇來の山は 紫に (紫色的奇萊山)
  沙婆塔溪は 水清し 飽かぬの (沙婆塔溪的清水永遠都看不膩)
  春秋よ 学びの庭で 名も吉野 (學習的庭園名叫吉野)
  いざや 我が友 (偉哉 我的朋友)
  おおみ心を 高山の高きに比べ (對您尊敬的心如高山仰止) 
  畏みて 清き心を (對您的忠誠是無庸置疑)
  川の濁らぬ水に 映さなん (清水可鑑)

  歌畢,須田靜代隨即拿出一本厚厚的黃色封面書籍,內頁全是她默寫校歌歌詞的印記;原來須田靜代一直害怕自己忘記最快樂的童年,於是一再地默寫校歌,當她一邊寫著、一邊唱著,過去所有在吉野村裡美好的記憶便會一幕幕重現。

  「我是用這樣的方式來記憶我人生最珍貴的那一段美好!」須田靜代說。
每週好書讀貼紙
如果你喜歡中央社「每週好書讀」 部落格,歡迎你在自己的部落格貼 上貼紙,成為每週好書讀之友!
按此複製語法
每週好書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