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社即時新聞 | English | Español | 影像空間 | 商情 | 全球中央雜誌
每週好書讀
  地圖之外
  在網路、Google Earth、衛星空照圖已經如此發達的現代,我們有一種錯覺,地球上已無未知之處,然而事實真的是如此嗎?透過本書,作者帶我們探索47個「地圖之外」的真實城市/國家/地區/島嶼…從地理、歷史的探討,到近乎詩意、哲學的追尋,猶如當代的《馬卡波羅遊記》、真實版的卡爾維諾《看不見的城市》,最讓人興奮的是,「這一切都真實存在於世界上」。

.作者:阿拉史泰爾.邦尼特
.譯者:黃中憲
.分類:史地
.出版社:臉譜出版
.出版日期:2016/02/27
  • plurk
  • 分享
文章節錄
《地圖之外:47個被地圖遺忘的地方,真實世界的另一個面貌》

卡帕多細亞的地下城|足以容納三萬人的地下城市

  地下城可想而知不易在地圖上找到。傳統地圖精於呈現地表特徵,但不易把多層的城市呈現在人的眼前。被埋沒的地方為何遭忽視、遺忘、數年後才重被發現,這是原因之一。土耳其東部卡帕多細亞(Cappadocia)地區仍在挖掘的古地下城,就是一例。有些當地專家深信,可能有三十至三百處等待發掘。這數字可能包含洞穴隱修院和鑿岩村落的廢墟,但該地區的地下都市遺產,我們很可能只看到其中一小部分。

  我們所知的最大地下城,德林庫尤(Derinkuyu),一九六五年被人發現,如今仍只挖掘出局部。當地某居民拆掉他洞穴屋的後牆時,無意中發現此地下城。牆壁垮掉,露出另一間房間,進此房間又可進到另一間,再到另一間。德林庫尤已曝光的區域為上下共八層的諸多地下房間,足以容納三萬人。它有榨葡萄、榨油的車間、馬廄、餐廳區,還有位於較上層的居住區。從第三層有道樓梯往下通到地窖、貯藏室和一座教堂。教堂位於最下層,鑿成十字形。德林庫尤也有數公里長的人造地道,其中一條往南綿延約十公里,抵達名叫凱馬克利(Kaymakli)的另一個更大的地下城。這兩個地下城是基督徒於八世紀起所開鑿。當時,卡帕多細亞是拜占庭帝國法紀蕩然的邊疆區,立足該地許久的基督徒居民苦於時遭入侵和搶劫。為因應這些威脅,當地基督徒發揮該地區既有的建築傳統,打造出足以安置整個社群的地下聚落。

馬尼拉北墓地|與死人共居的活人

  馬尼拉的北墓地規模較小且較專門化,於一九五〇年代開始有人入住,也有墓室供人棲身,但那些墓室遠不如開羅某些墳墓那麼堂皇。這座馬尼拉墓地經過六十年的發展,如今也有自己的一些居住區,其中幾個居住區向來和外面的貧民區一樣破落,但無疑較那些貧民區安全。它也有生活便利設施,例如幾個迷你市場、一家餐館和運動設施。電是從墓地外私接進來。但「死人城」似乎與埃及文化毫無扞格之處且以埃及文化為基礎發展,相對的,北墓地是個遠更具開創性、遠更打破陳規的地方。開羅自伊斯蘭時代之前以迄伊斯蘭時代,都有著與死者同住長期守喪的傳統,而天主教馬尼拉沒有這樣的傳統,因此,北墓地的居民自視為逾期未走者和本不該屬於該地者。他們不遺餘力為墓地的日常活動貢獻心力,照料家族墓,接下抬棺和封墓之類的工作。

  有位名叫巴比.希梅內斯(Bobby Jimenez)的居民向特約記者基特.吉列特(Kit Gillet)解釋道,「我們偶爾出去牆外,到街上隨意逛逛,但大部分時候待在牆內。」他接著描述了北墓地裡生活的朝不保夕:「有時會有警察前來突擊檢查,因此得到墳墓主人家的許可很重要。如果手上有那戶人家給你的紙或契據,表明你有權待在那裡,那就沒事。」十一月一、二日為「亡靈日」,有許多菲律賓人前來掃墓,這時他們很識趣的住到別的地方,以免妨礙掃墓者。墓地居民的行事,像個封閉的守衛群體,與生者和死者都發展出儘管相當緊張但可敬的關係。

聖山|希臘東正教的隱修院半島

  聖山是伸入愛琴海的半島,長五十公里。半島沿岸有二十座希臘東正教的隱修院,隱修院築有高牆和角樓。大部分隱修院已有一千多年歷史,其厚重的防禦設施和高聳的塔樓千百年來保護隱修院,使海盜無法近身。這座半島上也座落著中世紀城鎮凱雷斯鎮(Kayres)、達夫尼村(Daphne)和許多小禮拜堂、上古廢墟。它充滿原始野性,地形高低不平,只能搭小船抵達,山脈構成半島的脊樑,南端的高山海拔超過兩千公尺。

  有種地方以排斥外人為特色,聖山就是這類地方的極端例子。女人不得登岸;甚至好奇的女性觀光客都得待在離岸至少五百公尺的海上。如果她們上岸,會被下獄兩個月至一年。不僅女人不准上岸,所有雌性動物亦然。少數例外之一是雌貓。據僧侶的說法,聖母馬利亞的神意,把雌貓「提供」給他們,以抑制害蟲。只有成年男子和「有父親陪同的年輕男性」有機會上岸一訪。

  禁止女人進入聖山一事,有其法律上的名稱,即Avaton。這道法令,不得不說施行得很成功。聖山有其悠久歷史和受推崇的美景,但目前所知進入過聖山的女人少之又少。十四世紀時保加利亞的海蓮娜(Helena)為躲避黑死病來到這裡,但她或許算不上到過聖山者,因為她並未真正「踏」上這個半島:為尊重當地風俗,她待在聖山期間始終坐在由人抬著的馬車裡四處走動。隨著瑪麗絲.舒瓦西(Maryse Choisy)決定造訪聖山,終於有女人實實在在踏在這半島上。舒瓦西是法國精神分析學家,曾是佛洛伊德的病人。她戴上大大的假鬍子,喬裝打扮為男僕。她還聲稱做了根除性兩側乳房切除術,即她所謂的「亞馬遜女戰士」(Amzaonian)手術。她的心血沒有白費,她在聖山待了一個月,並於一九二九年出版了《與男人相處的一個月》(Un Mois Chez Les Hommes)一書。
每週好書讀貼紙
如果你喜歡中央社「每週好書讀」 部落格,歡迎你在自己的部落格貼 上貼紙,成為每週好書讀之友!
按此複製語法
每週好書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