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社即時新聞 | English | Español | 影像空間 | 商情 | 全球中央雜誌
每週好書讀
  地下經濟
  全球景氣低迷慘淡,大家都在思考如何拯救經濟,再現欣欣榮景。作者花了四年時間走訪世界,揭露全球十八億人口如何能在不景氣的年代,透過「地下經濟」這匹黑馬讓景氣起死回生,其間驚人的實力刷新了經濟紀錄,創造年產值十兆美元景氣新高峰。

.作者:羅伯特.紐沃夫
.譯者:林豊智、張維書、王淑儀
.分類:財經
.出版社:寶鼎
.出版日期:2013/02/01
  • plurk
  • 分享
文章節錄
《地下經濟:透析全球網路拍賣、攤販文化、山寨仿冒、水貨走私、盜版猖獗的金錢帝國》

從非正式經濟體系到D體系

  艾康盃(Icompy)是位在巴拉圭的埃斯特城的攤商,每年的營業額高達上千萬,甚至上億美元,負責人艾力克斯.魏(Alex Wei)是我接觸過少數幾個非常熟悉的D體系商人,但是他卻對於這個學術上的名稱顯得相當厭煩。「什麼叫非正式?」他問道。「政府、海關官員與消費者真的了解它嗎?非正式並不代表民眾不了解,事實上每個人都相當清楚。」他想說的話其實是,其實大家都了解什麼是非正式經濟體系,即使不知道這個字的意思,但所有人都知道有人在走私貨物,瞞天過海闖過海關,他們在街上無照販賣這些貨物,並向政府謊報收入。諾貝爾經濟學得主約瑟夫告訴我,對大多數總部設在美國的企業而言,這似乎已經成為標準化的作業程式。隨著信用卡普及,改變了現金交易的付費方式,因此每筆交易必須記錄在帳簿才算數。約瑟夫說,「我並不覺得在奈及利亞境內會有道德優勢,所以國內的中小企業也正努力朝此方向進行。」

  事實上,早在一八五〇年的倫敦,將街上叫賣小販列入街頭市集的記者亨利.梅休(Henry Mayhew),就發現非正式經濟體系比正式經濟體系存在的時間更久,亨利寫道,「這下我才發現,原來店家才是真正的入侵者;他們成功地取代了街上叫賣的小販,成為國家生產流程裡的經銷商。」

  即使是基斯,也坦承他所創造的字彙的確有缺點,「『非正式』這個標籤也許是個流行語,但卻是負面的」。他在二〇〇四年某研討會場發表的論文中寫道,「雖然從事非正式經濟活動的人沒有穿傳統服裝、沒有受政府管轄,但並不表示他們需要任何法規。而且這個詞彙也讓我們注意到,在官僚之外,其實有著另一個既正面又保守的不同世界,只是我們的世界並沒有為它定義任何正面的標籤。」

  這就是為什麼我打算拋棄「非正式經濟體系」這個名詞,轉而使用「D體系」來取代它的原因。當然,改名字頂多只是類似整形手術的過程,因為在我們的社會裡,語言往往還隱含著更深層的價值觀念。將「非正式經濟體系」重新包裝成「D體系」,最主要的目的是提供去除偏見與批判的機會,因為這樣不但能降低它與犯罪活動之間的連結,同時也有助於推翻那些反對者的論點。

  傳統上,D體系已經不適用任何交易協定、勞動基準法、著作權法、產品安全條例、反汙染條例,以及一系列政治、社會與環境政策的規範。D體系的成長,為經濟、商業與統治權帶來一系列挑戰。但是該體系內仍有許多正面的影響。在非洲許多城市(例如拉格斯與奈及利亞),合法商業沒有任何利潤,足以支持它們為第三世界國家引進尖端科技;但是由於存在D體系,才驅使這些國家能逐漸走入現代化的領域。透過D體系從事貿易,部分中國城市已經開始扮演世界工廠與貿易中心的角色。就連弱小、鎖國,且環繞在許多強國之間的巴拉圭,也已開始著手取得D體系的走私管道,希望能從中獲取適當的平衡。

  在這個世界上,D體系的含意其實與創業精神和職業相同。或許全球的經濟正在緊縮,但是D體系依然提供就業機會;財力的差距也許是其中的考量,但是D體系卻提供即使是窮人也負擔得起的工藝品;非法居住社區的經濟也許正在成長,但是D體系卻為政府管轄以外的區域提供各種商業機會。相較於任何大企業,D體系甚至提供了更公正、更便宜的商品。世界各地的政府正著手進行公共服務的私有化,並且為大眾提供各種商業服務;因此,D體系也正醞釀著提供一系列相關的公眾服務,搶占各國政府市場,包括垃圾清理、資源回收、大眾運輸,以及其他公共事務等。

D體系正在全球快速興盛

  佛雷茲.斯堪內德(Friedrich Schneider)是澳大利亞林茨市強尼凱普勒大學的經濟系教授,他花了十多年的時間,計算這些所謂「影子經濟」在世界上的貨幣價值。他承認,這個研究不可能非常準確,部分原因是世界各地的私有企業大都不想向任何人洩漏自己的帳務(大多數成功的D體系商人,非常執著於利潤與損失,他們習慣將所有收入與開銷的會計細節,保存在傳統的分類帳簿裡)。這裡也出現一個定義性的問題,那就是「影子經濟」與合法經濟兩者之間的界線相當模糊,即使誠實納稅,並將自己的利潤攤在陽光下,畢竟還是從無照商人那裡進貨商品,如此豈不是又讓你蒙上陰影?何不試著對政府隱瞞收入的一部分,只誠實申報某些生意?何不嘗試在合法生意外,開始透過D體系銷售商品?

  要找到可靠又具形式的分界,其實並不容易,如同基斯最近警告過我的,「想要區分街上兜售柳丁的美麗非洲婦女,以及背著孩子的印度強盜,誰是控制水果交易的人?誰是收取保護費的人?其實相當困難。」

  然而,佛雷茲根據他從前的評估經驗,透過篩選所有符合竊盜、強盜與毒品買賣等傳統犯罪特徵,來分辨兩者的不同。這表示,第一流的犯罪很可能會被摒除在他的統計數字以外(只要那些控制水果批發市場的市井流氓,不涉及類似企業聯合壟斷之類的活動)。另外,他也表明,這些統計數字並未包含「非正式的家庭代工」在內;也就是說,如果你為了多賺一些錢,而在家兼差幫忙表姊自營的工廠代工類似結合扣頭與皮帶的工作,那麼你就會被列入這些統計數字內;相反的,如果你在表姊的工廠內幫忙代工的同時,也正在照顧她的小孩,那麼你就不會被列入這些統計數字內。

  佛雷茲將這些統計數字,依照不同國家的國內生產毛額(GDP),逐一解釋。他的資料顯示,D體系正在興盛。在發展中國家,D體系從一九九〇年後,每年都在成長。許多的國家的成長速度甚至比官方統計的國民生產毛額高。如果你將這份統計資料(佛雷茲最新的報告在二〇〇六年發表,並且沿用了二〇〇三年的報告資料)應用到世界各國的國民生產毛額,很可能會得到概略性的結果——全世界地下交易的總值高達數十億美元。由此推論,在全球化的影響下,D體系的總價值,恐怕已接近十兆美元之多。

  另一個令人震驚的事實,如果視D體系為擁有單一政治結構的獨立國家,姑且稱它為「聯合街道小販共和國」或「集市斯坦」(註4),那麼它將成為全世界的超級經濟大國,或者是世界第二大經濟體系,僅次於總價值十四兆美元的美國。不過,兩者的差距正逐年縮小,如果美國再不趕快從低迷的經濟景氣中振奮,「集市斯坦」很可能會在這個世紀超越美國。

  當然,D體系也可能是個國家,甚至是個統一的政治實體。它根深柢固地存在現實世界的非正式協定中;的確,雖然它看似專攻全球政治與經濟的斷層線,但實際上卻是架構破碎、亂無章法,而且相當低調。D體系是個遊走模糊地帶的獨立龐大體系,但卻常常因為法律而綁手綁腳。它囊括了許多小型創業家,帶領他們進入全球貿易的世界;更是全球大多數人口賴以維生的經濟模式,不是企業、政客,或經濟學者管理,而是被平凡的老百姓們所領導。
每週好書讀貼紙
如果你喜歡中央社「每週好書讀」 部落格,歡迎你在自己的部落格貼 上貼紙,成為每週好書讀之友!
按此複製語法
每週好書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