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樣回上一頁
手指從螢幕左側邊緣往右滑
我知道了

中國加強迫害宗教 教廷北京簽協議時機惹議

最新更新:2018/09/22 21:33
在中國加強迫害宗教之際,教廷簽署中梵主教任命協議。教宗方濟各非常相信以對話取代對立,教廷縱有方向明確的戰略,但戰術是否有待商榷,留待世人評斷。(圖取自方濟各IG網頁www.instagram.com/franciscus)
在中國加強迫害宗教之際,教廷簽署中梵主教任命協議。教宗方濟各非常相信以對話取代對立,教廷縱有方向明確的戰略,但戰術是否有待商榷,留待世人評斷。(圖取自方濟各IG網頁www.instagram.com/franciscus)

(中央社記者黃雅詩梵蒂岡特稿)久聞樓梯響的中梵主教任命協議在教宗方濟各手上兌現;儘管目前協議只是暫時性,教廷坦承對內容不甚滿意且協議簽完留下一堆未解問題,更有人質疑此時簽約是天時、地利及人和?

教廷為在中國牧靈福傳,必須與中共政權對話,這個立場歷任教宗時都一致;讓外界較難理解的是,中梵談判擺明橫亙這麼多難題,教廷為何非要在中共拆毀教堂、迫害教徒的節骨眼,和中國握手簽協議?

這項協議的簽署讓地下教會跳腳是必然的。就像聖經裡令人心寒的情節,當耶穌被掌權者抓去審判,捏造各種假證據要治死他,祂最親愛的弟兄彼得卻冷眼旁觀,三次否定認識耶穌。

現在天主教地下教會信徒被中共政權逼到死角,教廷高官卻風光體面和政府喝茶,不啻踐踏地下教會數十年來在中共迫害下,不惜以死為基督與羅馬教宗聖統與中共掌權者抗爭,所做的見證。

對熬過文化大革命的地下教會信徒來說,他們苦守信仰,才讓中國天主教歷經共產無神論「宗教洗清」後仍得以延續命脈。如今教廷領導更迭,外交新貴紙上談兵,翻臉就承認中共愛國教會和非法絕罰主教。

地下信徒稱教廷主事者「天真」是客氣,大罵「背叛」、「出賣」也是可想而知的。

其他基督新教對中梵協議亦不樂見。不願受到官方控制的中國家庭教會,月前罕見發表聯合聲明,不惜以生命為代價,死諫中共不合理的宗教打壓政策。此時友軍羅馬天主教不但沒有同仇敵愾,還和對手沆瀣一氣,勢必削弱中國宗教團體抗爭的能量。

與中國貿易較勁的美國更不開心。美國國務卿7月才高調舉行全球首次部長級宗教自由會議,會中詳列中共把新疆回教徒送進再教育營等迫害實例,教廷外長當時也參加會議,高談宗教自由,轉頭卻跟中國簽了協議,不等於把鑿鑿宣示當成逢場作戲。

媒體還充斥各地天主教會內的反彈聲浪。羅馬天主教因性侵案聲望大跌,這時教友與大眾期待的教廷形象,是充滿聖光的謙卑自省、療傷癒合,不是忙不迭捅另一個中國議題的馬蜂窩,或突兀地大展全球外交雄心。

前教廷駐美大使維加諾(Carlo Maria Vigano)控訴教宗掩蓋教會性侵案時,被點名的美國前樞機主教麥卡里克(Theodore McCarrick)恰好是個中國通,維加諾認為教宗方濟各明知麥卡里克道德淪喪,為敲開談判大門,還是委任他訪中。

維加諾儼然暗示教廷自詡的「中梵對話」里程碑,從頭就是毒樹長出的果實。

在諸多天不時、地不利、人不和的因素,教廷為何依舊選在此時簽協議?方濟各所屬耶穌會旗下雜誌「美國」(America)透露端倪,決定時機的發球權恐怕在中國手上,因為教廷9月初才接獲中方告知,中共最高層總算給了放行綠燈。

中國主導的不僅是簽署時間,根據中共官媒環球時報揭露的協議內容,主教候選人也是由中共挑選、審核,最後才交由梵蒂岡布達人令。

教宗美其名有最後否決權,但地下教會若被殲滅,教廷官員又不能自由訪問中國,自然很難對人選進行實質審查,難保教宗認證最後不會變成橡皮圖章。

中梵主教協議的妥協程度,遠超出「越南模式」,因為越南是由梵蒂岡提名人選,再與越南政府磋商,教廷擁有較大自主性。

教廷非世俗政權,忍辱負重,背後必有遠大屬靈目標。官媒「梵蒂岡新聞」5月連撰七篇闡釋中梵對話的長文,其中曾比喻對話就像耶穌紆尊降生人世的過程,受盡苦難誤解都是為了尋找迷失的人類,與人建立救恩關係。

因此教廷甘冒千夫所指,終極目的還是想拯救沒有宗教自由的中國,只是很諷刺地,遂行目標的手段竟是以犧牲宗教自由為代價?而教廷原想透過協議讓中國地下教會與愛國教會合一,反使本來與羅馬共融的地下教會,迸出質疑教宗的裂痕。

教宗方濟各非常相信以對話取代對立,他想效法到中國傳教的耶穌會士利瑪竇的腳蹤。在這方面,教宗展現了很強勢的領導意志。如今中梵主教任命協議簽署,教廷縱有方向明確的戰略,但戰術是否有待商榷,留待世人評斷。(編輯:高照芬/廖漢原)1070922

地機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