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樣回上一頁
手指從螢幕左側邊緣往右滑
我知道了
全球中央
全球中央2018年7月
台灣學術界近年來頻傳大學教授被挖角到海外,其中,臺大土木系教授康仕仲也應加拿大亞伯達大學邀請,將於今年暑假前往擔任建築及機器人跨領域研究中心主持人。人才紛紛出走,無疑為台灣高教敲響了警鐘。

極右派再起 墨索里尼獨裁魂未散

最新更新:2018/07/11 10:02

墨索里尼在戰壕中見證愛國主義煽動人心的威力,之後他擷取左翼的革命思想、未來主義對戰爭的追求以及愛國主義的信條,創建了法西斯主義。在他垮台近70年後,一些人憶起墨索里尼要讓義大利再次偉大的誓言。

文/陳姿伶 (本刊編輯)   

2018年,極右派又在歐洲興起,從瑞典到希臘,從英國到德國,這個邊緣團體開始從主流吸引越來越多支持者。極端的右翼政治可以追溯到近100年前義大利的獨裁統治者墨索里尼—他一般僅被視為是希特勒和史達林光芒底下的丑角,但實際上,他是法西斯主義的創建者,而他所使用的獨裁技術,也被包括希特勒在內的獨裁者所效法。

性格暴戾的墨索里尼,從小就有多次持刀傷害同學的黑歷史,長大的他,則成為將矛頭指向國家的憤怒青年。他在寫作上頗有才情,明白如何用語言文字大肆宣揚,如何挑動人們恐懼的神經,也擅長編織人們的夢想,這份長才讓他獲得義大利社會主義報《前進!》的編輯一職。

很快地,社會主義緩慢的行動滿足不了墨索里尼,義大利時興的未來主義對行動、暴力的頌揚吸引了他的目光。第一次世界大戰爆發,墨索里尼在戰壕中見證了愛國主義煽動人心的威力,之後,他擷取左翼的革命思想、未來主義對戰爭的追求,以及愛國主義的信條,創建了法西斯主義。法西斯歌頌軍事武力、對國家的極端奉獻,以及義大利人民的優越,並建立在「讓義大利回到羅馬時代輝煌」的承諾上。

一戰後的義大利雖是戰勝國,但嚴重的通貨膨脹、節節高升的失業率,以及隨著共產主義興起帶動的罷工風氣,形成了義大利政府無法控制的混亂局面。

墨索里尼就像一名末日的先知,他走向街頭,舉行集會發表演說,向大眾宣告著:「一切都垮了!」但他將成為翻轉衰退國勢的救世主,並呼籲政府軍打擊共產主義。

極權政治最重要的工具是建立軍隊。墨索里尼集結了對現狀不滿的前一戰士兵,組織了黑衫軍;其二則是暴力,法西斯頌揚暴力,他們公然攻擊、謀殺共產主義首領,接著,更不惜代價,以暴力奪權。

1921年,法西斯在議會中取得了少數席位,但墨索里尼無意遵守民主的遊戲規則,隔年,3萬名黑衫軍攻占位於羅馬的政府機構及車站,要求國王任命他為總理。儘管國王掌握了軍警勢力,但基於對內戰的畏懼、對左翼的排斥,他決定將破碎的政局寄望於墨索里尼,儘管這就像和魔鬼做交易。

墨索里尼奪權後,仍企圖在議會中攻占更多席次。1924年選舉,法西斯部署在全國的投票所外,攻擊第一個走出投票站的人,殺雞儆猴—不管他投給了誰。透過暴力威嚇,法西斯順利獲得65%的席次。過去曾多次遭法西斯襲擊的左翼政治家馬提奧第(Giacomo Matteotti)提出選舉無效的訴求,不久後即遭擄殺。

馬提奧第的慘劇激起人們的抗議,墨索里尼必須快速做出回應。一般政治人物絕不會想和政治暗殺扯上邊,然而強人則反其道而行,墨索里尼公開宣稱,自己必須為這起事件負完全的政治與道德責任。法西斯的奪權,本就建立在暴力之上,是時候讓人們明白,墨索里尼本人也是超越律法的,就連被控謀殺馬提奧第的殺手也在事後獲得墨索里尼的特赦。

極權統治的另一戰略是意識型態的灌輸。墨索里尼加強了報刊審查的力道,襲擊販賣異議報的商店,學校裡的教科書也換成親法西斯的版本。然而,1930年代中期,經濟衰退,人民不滿升高,墨索里尼面臨了意識型態無法解決的困境。為了轉移焦點,戰爭成為他最迫切的需要。極權者熱愛戰爭,因為戰爭可以讓他們舉著愛國主義的大旗,收團結民眾之效,也能避免反對者的討伐,因為在戰爭狀態,反對者將被視為對國家不忠。

然而,透過殖民衣索比亞建立帝國的目標並沒有想像中容易,義大利甚至使用在一戰後已被禁用的生化武器,才結束了七個月的苦戰。三年後二戰爆發,義大利軍隊根本無力迎戰,連戰連敗。敗戰後墨索里尼遭國王解職,還一度淪為希特勒傀儡政權的首領,最終遭槍決曝屍示眾。

然而,墨索里尼的法西斯魂魄仍未散去,在他垮台近70年後,他的家鄉皮雷達皮奧(Predappio)成了新法西斯主義者的朝聖地。一些人開始回望法西斯的時代,將它視為義大利的輝煌時期,一個在國際舞台上受敬重的年代。

他們憶起墨索里尼要讓義大利再次偉大的誓言,期待種族主義復辟、也渴望強人再次崛起,但卻忘了極權者專橫的恐怖,曾經降臨義大利。

*看單篇不過癮?中央社電子書城開幕慶,《全球中央》電子雜誌、紙本雜誌全面特價中。

地機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