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子是用來住的?上海地鐵的兩種中國夢

發稿時間:2017/10/19 17:14

最新更新:2017/10/20 00:32

字級: 字級縮小字級放大

1994年出生的陳平(左)從事房仲業,每天都在地鐵車廂上穿梭發傳單,專科畢業後和「江西老鄉」一起到鄰近上海的昆山賣房,看中那批在各種限購政策下,無法在上海買房而被政府「趕出來」的人。中央社記者陳家倫上海攝 106年10月19日1994年出生的陳平(左)從事房仲業,每天都在地鐵車廂上穿梭發傳單,專科畢業後和「江西老鄉」一起到鄰近上海的昆山賣房,看中那批在各種限購政策下,無法在上海買房而被政府「趕出來」的人。中央社記者陳家倫上海攝 106年10月19日

中共19大專題(中央社記者陳家倫上海19日電)中共總書記習近平一句「房子是用來住的,不是用來炒的」,贏得如雷掌聲。買房是許多大陸青年不敢做的「中國夢」,亮麗的經濟成長正對房市提出「痛,並快樂著」的尖銳發問。

上海地鐵11號線單線里程為82.4公里,不僅是中國大陸首條跨省地鐵,也是世界上單線里程最長的地鐵線。每天一早,許多人一身「商務範」行色匆匆,在這裡有一籮筐符合主旋律的「中國夢」故事。

1990年出生的王奉孝在上海出生、長大,是名金融分析師,目前與人合夥開公司,辦公室在11號線的祁連山路站。王奉孝自新加坡名校研究所畢業後,接連在新加坡、上海的外商銀行工作後回到中國大陸,短短5年職涯,足以支持他在上海黃金地段靜安寺附近買了一戶45坪的公寓。

上海戶口、名校海歸、有房,王奉孝這樣的條件,肯定是在上海人民公園相親角擺攤大媽所屬意的「黃金女婿」。面對中央社記者詢問「你應該很快樂吧?」王奉孝想了一下說:「『現在』是很快樂呀」。

扣除首付人民幣800萬元(約新台幣3700萬元),王奉孝每個月房貸1.7萬元。但大多數中國大陸青年,大學畢業月薪僅僅3000至3500元,名校畢業就算上探7、8000元,想和王奉孝一樣在上海買房還是很難。

1994年出生的陳平是房仲,也住地鐵11號線上,只是在距離上海市中心要1小時車程的江蘇省昆山市花橋。他每天上午8時準時在地鐵車廂上發傳單,在光明路、安亭、昌吉東路等江蘇省範圍內的站點穿梭。

陳平的老家在江西,專科畢業後和「老鄉」一起選擇到鄰近上海的昆山賣房,看中的就是那批在各種限購政策下,無法在上海買房而被政府「趕出來」的人;當然還有錢溢到多出來的投資客。

陳平從事房仲3年,每個月底薪2000元,住宿由公司提供。他第一年每個月平均能賺1000元,第二年則是2000元,現在則有3000元左右。他對賣房充滿熱情,因為這份工作讓他在2016年買下人生第一套品牌西裝以及iPhone 7。

被問及計畫哪一年買房時,陳平沒有直接回答,只說:「2017年的目標是存夠錢帶父母、弟弟到上海玩。」至於人生夢想,他則希望事業能夠很穩定,支持他到各國旅行。

毫無懸念是個人生勝利組的王奉孝,被記者詢及:「為何只說『現在』很快樂,而不敢保證未來呢?」王奉孝說:「畢竟房子也不是一輩子都是我的,我的子孫不一定享受得到呀。」

這是因為在中國大陸買房的概念比較像是「長期租房」,因為儘管房屋所有權是永久的,但土地屬於國有,一般住房用地使用權只有70年,還是從開發商拿地日當天起算,因此實際居住時間都少於70年。

習近平昨天在中共第19次全國代表大會上提出報告,高喊「房子是用來住的,不是用來炒的」後,中國官方今天公布第三季的國內生產毛額(GDP)成長為6.8%。令人玩味的是,中國GDP高成長有2成由房地產所貢獻,而房子的土地是開發商向政府買的。

王奉孝與陳平是習近平口中所關注的青年,他們多少都認為高房價是社會問題,但又一口咬定:「肯定還會漲的」。市場預期心理為買房、擁房這件事下的註解是「痛,並快樂著」,中國房產泡沫真不知何時能戳破。1061019

1990年出生的王奉孝上海出生、長大,是名金融分析師。在金融業短短5年職涯,他在上海市中心靜安寺附近買下了人生第一戶房子,光首付就要3700萬元。中央社記者陳家倫上海攝 106年10月19日1990年出生的王奉孝上海出生、長大,是名金融分析師。在金融業短短5年職涯,他在上海市中心靜安寺附近買下了人生第一戶房子,光首付就要3700萬元。中央社記者陳家倫上海攝 106年10月19日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