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愛情來台灣 受歧視陸配說後悔

發稿時間:2017/11/21 09:45

最新更新:2017/11/21 10:01

字級: 字級縮小字級放大

兩岸交流30年以來,高達數十萬的中國大陸女性遠嫁台灣,來自陝西省西安市的余蓉蓉(左)是其中一人。圖為她與丈夫兩人初見識時。(余蓉蓉提供)中央社  106年11月21日兩岸交流30年以來,高達數十萬的中國大陸女性遠嫁台灣,來自陝西省西安市的余蓉蓉(左)是其中一人。圖為她與丈夫兩人初見識時。(余蓉蓉提供)中央社 106年11月21日

兩岸交流30週年專題(中央社記者周慧盈台北21日電)不說話時,濃眉大眼的余蓉蓉看起來與一般台灣女性無異,一開口,爽朗的中國大陸北方口音立即透露了她的來處。嫁來台灣雖已6年多,余蓉蓉卻說自己仍與這片土地格格不入。

據內政部統計,兩岸開放交流以來,與台灣民眾結婚的大陸配偶累計約36萬人,其中絕大部分為女性。早期許多陸配在經濟需求等非感情因素下來台,隨著兩岸社會互動日深,因愛結合的陸配越加普遍,來自陝西省西安市的余蓉蓉即屬於後者。

不到20歲,余蓉蓉就因工作實習在西安認識目前的另一半盧寶華。由於身為旅行社領隊的他當時已婚,彼此雖留下好印象,匆匆結識後並未保持聯絡。

但緣分卻一再讓兩人在不同地方相遇,從桂林、廈門到廣東,每次短暫聚首雖然氣氛友好,但因工作和生活沒有交集而長達10多年不曾碰面。期間余蓉蓉歷經結婚、生子、離婚,盧寶華也從已婚的身分恢復單身。

再相見時,拿出身分證以證明自己單身的盧寶華終於擄護美人心。2011年,在愛情的牽引下,這位大陸北方姑娘跨過台灣海峽,落腳台北市。

談到6年多來的兩千多個日子,余蓉蓉接受中央社記者訪問時,說自己點滴在心頭;「我來台灣之後,對很多現象不理解。」

初到台灣,余蓉蓉雖不了解原因,卻能感受到這裡的人對她的不友善,包括她另一半開設的旅行社員工,除了背後指指點點,甚至曾當面指著鼻子罵她。

來台前,余蓉蓉在家鄉經營服飾生意,經濟情況頗佳。反倒是盧寶華因為太過相信人,旅行社背負債務。余蓉蓉觀察一段時間後開始為夫出謀畫策,夫妻同心,不但逐漸還清欠債,還做出一番讓人刮目相看的成績。

雖然如此,余蓉蓉敘述,她仍可感受到夫婿一方的親人待她仍有距離。多年相處下來,她認為原因就在於她是大陸人的身分。

家庭如此,外界的世界更讓她感到格格不入。她說,在台灣沒有親人、朋友,而且不管在台灣待多久,她都能察覺到無所不在的歧視。

「你一說話,他們就會說『妳是大陸人啊?』以前可能是認為大陸人窮,所以這麼問。」

「現在覺得大陸人有錢了,就會說『你們大陸人都是有錢人,都是土豪。』」無論有錢、沒錢,余蓉蓉都自覺承受歧視的眼光。

前次婚姻中的兒子也隨余蓉蓉一同來到台灣,目前在台中讀大學。她說兒子來台時雖仍年幼,但家鄉口音比她還重,一說話就在他和同學之間畫下無形界線,加上身上通常不帶現金而習慣用大陸很普遍的行動支付,同學因此總稱他做土豪。雖是戲言,但玩笑中總帶有幾分真。

不知是多年積壓心事突然爆發後的情緒之言,或是深思熟慮後的想法,因為愛情來到台灣、卻自覺遭到排斥和歧視的余蓉蓉,在訪談中多次透露「想回大陸」、「未來可能回大陸」的念頭。

雖有埋怨和不滿,台灣媳婦余蓉蓉對於定居了6個春夏秋冬的土地仍有肯定。

「台灣保存了很多傳統文化,這裡的人也很守規矩,生活配套、福利也都很好,而且台灣比較文明、比較乾淨,這些是大陸現在無法比的。」

相較於其他陸配不斷爭取縮短台灣身分證的取得年限,余蓉蓉卻說,她來台一年後就決定不拿。「我來(台灣),受到很多歧視,現在走不了,是因為兒子還在念大學。我很後悔來台灣。」

愛妻心切的盧寶華在訪談中坦言妻子確實受委屈,他認為這與政府1987年剛開始開放老兵回大陸探親的一些印象有關。

他說,中國大陸當年經濟和社會情況遠較台灣落後,許多老兵回鄉後,帶回來的消息常常與大陸親人需要錢或開口要錢有關。據他帶團的經驗,很多台灣人直到現在都還有「大陸人沒錢、要錢」的印象。

另一方面,盧寶華說,許多在台定居的大陸人似乎難以入境問俗,例如常將「我們那裡如何如何」掛在嘴邊,卻忘了每個地方習俗都不同。

此外,在他看來,歧視的問題各國都有,只能靠時間慢慢解決,「我妹妹嫁到日本,都生了孩子,現在還是被歧視。」

「兩岸婚姻,需要更多的包容。」過來人的盧寶華,道出他的感受。1061121

兩岸交流30年以來,高達數十萬的中國大陸女性遠嫁台灣,來自陝西省西安市的余蓉蓉是其中一人。圖為她與另一半盧寶華。(資料照片)中央社記者周慧盈攝  106年11月21日兩岸交流30年以來,高達數十萬的中國大陸女性遠嫁台灣,來自陝西省西安市的余蓉蓉是其中一人。圖為她與另一半盧寶華。(資料照片)中央社記者周慧盈攝 106年11月21日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