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庸天龍八部也禁 不可思議的戒嚴年代

發稿時間:2017/07/15 09:48

最新更新:2017/07/15 09:58

字級: 字級縮小 字級放大


年初發行的國產恐怖冒險遊戲「返校Detention」,背景是戒嚴時的台灣校園,有讀書會、禁書等情節,廣受討論。戒嚴時期,連金庸「天龍八部」也被禁,那是不可思議的禁書年代。圖為舊版金庸小說。(中央社檔案照片) 年初發行的國產恐怖冒險遊戲「返校Detention」,背景是戒嚴時的台灣校園,有讀書會、禁書等情節,廣受討論。戒嚴時期,連金庸「天龍八部」也被禁,那是不可思議的禁書年代。圖為舊版金庸小說。(中央社檔案照片)

(中央社記者江佩凌台北15日電)年初發行的國產恐怖冒險遊戲「返校Detention」,背景是戒嚴時的台灣校園,有讀書會、禁書等情節,廣受討論。戒嚴時期,連金庸「天龍八部」也被禁,那是不可思議的禁書年代。

1949年的一紙戒嚴令,讓台灣的學術界,進入38年的黑暗期,凡是大陸出版品、台獨或是批評執政黨等書籍,皆被列為禁書。在那個充滿禁忌的時代,言論自由受到種種限制,經常無預警或沒有正當理由就查禁報刊雜誌、圖書,甚至入創作者於罪,讓文化界人人自危,擔心「文字獄」加身。

在那個禁忌的年代,言論自由受到種種限制,常因政治力介入而難逃無預警被禁書的命運。對於當時的民眾而言,絕對不是如同時下年輕人在網路上所言「被查水表」及「被自殺」這樣地輕鬆,而是一段無法輕易忘卻的歷史。

作家李敖、金庸、柏楊和許多過去的黨外運動人士的作品,都因為直接批評,或被認為含沙射影地諷刺執政者而遭禁。例如:1960年雷震的「自由中國」雜誌被勒令停刊,李敖出版自印的「傳統下的獨白」、「文化論戰丹火錄」等十餘冊書被警總查禁;1960年代柏楊所出的十餘本以「集」為名之書,如「玉雕集」、「高山滾鼓集」等,還有陳水扁的「黨外之路」及「彭明敏回憶錄」,都在警總查禁之列。

zoom in 
戒嚴時期,作家金庸著名的武俠小說「天龍八部」也被列為禁書,原因是一句對白,「王語嫣見兩個人在打架,就隨口說:這是江南蔣家的名招『過往雲煙』啊!」被政府認為是「指桑罵槐」,遭到禁止。(中央社檔案照片) 戒嚴時期,作家金庸著名的武俠小說「天龍八部」也被列為禁書,原因是一句對白,「王語嫣見兩個人在打架,就隨口說:這是江南蔣家的名招『過往雲煙』啊!」被政府認為是「指桑罵槐」,遭到禁止。(中央社檔案照片)

金庸著名的武俠小說「天龍八部」也被列為禁書,原因是一句對白,「王語嫣見兩個人在打架,就隨口說:這是江南蔣家的名招『過往雲煙』啊!」被政府認為是「指桑罵槐」,遭到禁止。

金庸另一本武俠著作「射鵰英雄傳」,也因為毛澤東曾寫成吉思汗「只識彎弓射大雕」,被認為有為「共匪」宣傳之嫌,而被迫改名為「大漠英雄傳」才能出版。

由於共產主義為左派思想,和「左」有關的皆為禁物,連帶名字也加入審查,讓法國作家左拉的作品因此遭到波及;美國著名的小說家馬克吐溫的作品也被禁,理由更是荒謬,只因為發音類似,被誤認為是共產黨宣言的作者「馬克思」。

甚至有些反共小說使用了過多「共匪」詞彙,還有寫出國民政府的失敗而遭查禁,例如作家孫陵的「大風雪」和穆穆(穆中南)的「大動亂」。

男女情愛的書籍在保守的戒嚴時期更不被允許,言情小說家郭良蕙的「心鎖」因查禁尺度問題,曾於媒體喧騰一時。瓊瑤的「窗外」一書也因涉及「婚外情」議題遭禁,英國作家D.H.勞倫斯的「查泰萊夫人的情人」被指「誨淫」列禁書;李宗吾「奸詐厚黑學」則被視為「誨盜」而遭禁。

這些被查禁的書籍、雜誌,不是遭到焚燬,就是列冊列管。

不只書本上有「文字獄」,連大同公司在台北市中山北路牆面廣告橫寫「世界的國貨」,也遭到檢舉自右往左讀是「禍國的介石」,也因為這樣有「中文應自上而下,自右而左書寫」的規定,讓符合基本國策的「三民主義問答」也列進禁書名單,原因是該書文字為由左至右排印。

這些不分東方、西方,用各種奇怪理由禁止書報的發行及獎勵檢舉告發,不但讓台灣文化出現了嚴重的斷層,也如同「返校」的主角一樣,隨著遊戲的進行能看到那些組成讀書會、有著秘密書單的同學及老師們,相繼遭判刑,因為「抓耙仔」的關係,讓社會互信也蒙受重大打擊。

走過解嚴30年,回頭去看戒嚴那段思想遭禁錮的年代,欣見台灣人民對於自由、民主的渴望,如同「野火燒不盡,春風吹又生」的勁草,終於茁莊成為今天台灣民主自由和開放多元時代。1060715

2017世大運專輯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