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銳編舞者田孝慈 深掘內在鑿出一道光

發稿時間:2017/07/16 10:27

最新更新:2017/07/16 11:36

字級: 字級縮小字級放大

對編舞者田孝慈來說,「洞」是人在自己身上堆放情緒
的地方,她在作品「洞」中,試圖用肢體表達那些難以
言說的心思。
(田孝慈提供)
中央社記者曾依璇亞維儂傳真  106年7月16日對編舞者田孝慈來說,「洞」是人在自己身上堆放情緒的地方,她在作品「洞」中,試圖用肢體表達那些難以言說的心思。(田孝慈提供)中央社記者曾依璇亞維儂傳真 106年7月16日

(中央社記者曾依璇亞維儂15日專電)所謂「洞」,可以是通道出入口,可以是陷阱,或是藏身處。對編舞者田孝慈來說,洞是人在自己身上堆放情緒的地方,她在作品「洞」中,試圖用肢體表達那些難以言說的心思。

2014年,編舞者周書毅成立的「周先生與舞者們」在「下一個編舞計畫」中邀請3名編舞者,以「純」為起點進行創作,田孝慈是其中之一。

她認為,人總有一些光靠語言、聲音無法表達的情緒,無論是恐懼、悲傷或開心,都需要身體去表現,於是她從這點發想,探索現代人如何把情緒與身體連結,交出22分鐘的「她們在眼睛的角落挖了一個洞」,之後持續深掘,去年下半年完成了50分鐘完整版「洞」。

這是33歲的田孝慈自國立台灣藝術大學舞蹈系畢業作品「停格」後,第一號完成的全場演出創作。

她在法國外亞維儂藝術節(Avignon Off)演出空檔受訪時說,她眼中的洞,是人在身上堆放情緒的所在,「也許是一個人還沒有能力去處理,或暫時不願面對的情緒,先堆在一個地方,同時繼續過生活,但某個時刻突然遇到一件事或一個人,觸動你看到那個洞和那些情緒」。

有法國觀眾看完作品後說,雖然舞者都是女性,但可以看見強烈的陽剛力量和美學;也有人從舞者的肢體動作和整體編排上,感受到夢靨般的氛圍。

在編舞過程中,田孝慈與舞者一一深談,挖掘她們人生中印象最深刻的記憶,起初並沒刻意要做成一部陰鬱的作品,但「印象深刻的東西通常是比較痛的、沈重的,(創作)很直接就往那方向走」。

因此,在「洞」的舞台上,燈光色調偏暗,音樂營造出緊張感,舞者們的動作有些糾結,田孝慈說,那就是她與舞者的內在,是她們一起挖掘生命經驗後呈現出來的東西。

「我的人生就是很黑暗,極度厭世」,但她這句話是大笑著說的。她受訪這天笑得很爽朗,其實她創作「洞」時,自己也困在一個洞裡。

「那時我覺得自己的樣貌不清楚,不能果斷決定或想清楚自己要什麼」,她說,當時因為顧慮別人的想法,不敢放手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我覺得自己離我想去的地方越來越遠,原地踏步」。

於是,她問自己「我是誰」,同時在創作中尋找答案,後來「洞」完成了,追尋還在持續。

在「洞」中,有人看到政治爭奪,有人看到欺壓霸凌,也有人看到扭曲焦慮,但田孝慈沒忘記在作品最後,在黑暗的洞穴裡鑿出一道光,讓最嬌小的舞者朝光源走去。

「我覺得作品最後希望給觀眾帶來的是最後那道光線、那股勇氣,即使沒有人幫助你,你還是可以找到、或者看見那道光」。1060716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