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留遺愛 灣生情捐遺產千萬元給成大

發稿時間:2017/09/09 15:26

最新更新:2017/09/09 15:34

字級: 字級縮小字級放大

西元2015年辭世的「灣生」泉美代子,生前立下遺囑,
要將半數遺產捐給位於出生地台南,同時也是父親百瀨
五十曾任教的成功大學。泉美代子的兒子泉浩平(前左
)、泉晴次(前右)等人來台,9日為母完成心願,並
與成大校長蘇慧貞(前中)在成大植樹紀念。
中央社記者張榮祥台南攝 106年9月9日西元2015年辭世的「灣生」泉美代子,生前立下遺囑,要將半數遺產捐給位於出生地台南,同時也是父親百瀨五十曾任教的成功大學。泉美代子的兒子泉浩平(前左)、泉晴次(前右)等人來台,9日為母完成心願,並與成大校長蘇慧貞(前中)在成大植樹紀念。中央社記者張榮祥台南攝 106年9月9日

(中央社記者張榮祥台南9日電)戰後日本女性解放運動的先驅、也是「灣生」的泉美代子家屬今天捐出遺產新台幣逾千萬元給成功大學,這是成大第一筆可追溯到85年前創校之初的捐款。

成大校長蘇慧貞說,捐款人是當時日籍教授百瀨五十的女兒泉美代子;包括泉美代子的長子泉浩平、泉晴次、長媳泉由香、孫女泉夢、泉沙蘭一行5人今天在成大光復校區歷史文物館,捐出母親半數遺產新台幣1277 萬2095元(日幣4939萬元),由蘇慧貞代表接受。

蘇慧貞說,半年前收到一封email,只有短短2、3行,內容簡單說明要捐款給成大,email來自日本泉家的律師,但未提到捐款用途,起初還以為是詐騙集團。

不過,蘇慧貞根據email提及的「百瀨五十」這個日本名字展開調查,才發現是成大1931年創校(台灣總督府台南高等工業學校)之初的第一批日本學者,泉美代子是百瀨五十的女兒,成大檔案有完整的記載。

zoom in 戰後日本女性解放運動先驅、也是「灣生」的泉美代子
家屬9日代表捐出遺產新台幣逾千萬元給成功大學,這
是成大第一筆可追溯到85年前創校之初的捐款。圖為成
大檔案中,還保有當年泉美代子及她當時在成大任教的
父親百瀨五十的相關照片影像。
(翻攝畫面)
中央社記者張榮祥台南傳真 106年9月9日戰後日本女性解放運動先驅、也是「灣生」的泉美代子家屬9日代表捐出遺產新台幣逾千萬元給成功大學,這是成大第一筆可追溯到85年前創校之初的捐款。圖為成大檔案中,還保有當年泉美代子及她當時在成大任教的父親百瀨五十的相關照片影像。(翻攝畫面)中央社記者張榮祥台南傳真 106年9月9日

成大自1935年開始發行學術報告,成大圖書館收藏的第一期至第五期期刊共18篇論文中,專研有機化學的百瀨五十,就占了16篇;在這16篇中,12篇也刊登於日本期刊「工業化學雜誌」。

1933年出生的泉美代子曾就讀台南市立花園小學校,日本戰敗後,百瀨五十接受國民政府徵用持續任教,直到1946年百瀨五十先把女兒送回日本延續家族香火,隔年才被遣送返日,並於1989年過世。

泉美代子深受父親影響,在日本也是名教授,且是二次戰後日本女性解放運動的先驅,關注學童保育制度,1983年50歲時在東京女子醫科登錄遺體捐贈,1992年起擔任生命線電話諮商志工,長達15年,並曾在2007年來台,直到2年前過世。

泉美代子2005年就立下遺囑,將半數遺產捐給成大,泉美代子在家書中寫道:「我衷心相信亡者能藉由生者的記憶重生。但願,透過捐贈獎學金,能令家父的靈魂,在校園學子腦海中浮現百瀨五十這個陌生日本名字的瞬間,得以重返魂牽夢繫的成大,持續從事他醉心的有機化學研究。如此,我將死而無憾。」

回想母親的生平,泉浩平說,母親在他幼年時,常提到香蕉、鳳梨,這些水果理所當然地出現在家裡的餐桌上;他誤以為的日本炒麵,其實是台灣的炒米粉;數數字時,記憶中也是用中文發音的「1、2、3、4」。

提到母親捐款動機,他表示,台灣自1895年至1945 年由日本統治,台灣人必須使用日本語做為官方語言,母親出生在這樣不盡情理的社會,成長到12歲,帶著自身對這塊土地的愧疚而來;另外,就是想透過捐贈,讓台灣學生腦海中偶爾閃過「百瀨五十」這個日本名字,讓祖父瞬間有機會重返校園。

泉浩平一度哽咽說,母親對她生長的國家,有一份特殊的情感,曾經生長的台灣生活,是母親日常生活的基本型態;但在母親去世前10年,他和母親的互動卻不多,而是透過今天這樣的場合來回憶母親。1060909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