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里巴斯看病要走一天 醫師看診白天到晚上

發稿時間:2018/07/14 10:38

最新更新:2018/07/14 14:07

字級: 字級縮小字級放大

新竹馬偕醫院心臟科醫師林柏霖(左)2016年前往吉里巴斯義診,幫助許多病人檢查出心臟疾病。(林柏霖提供)中央社記者魯鋼駿傳真 107年7月14日新竹馬偕醫院心臟科醫師林柏霖(左)2016年前往吉里巴斯義診,幫助許多病人檢查出心臟疾病。(林柏霖提供)中央社記者魯鋼駿傳真 107年7月14日

仁醫大愛行善系列1(中央社記者魯鋼駿新竹市14日電)「無論看診到多晚,都要等。」新竹馬偕醫師林柏霖說,大多數吉里巴斯人的交通工具是腳,看病最遠要走一天,老人沒法走,看診病人才會都是年輕人,大家要珍惜台灣醫療資源。

「感冒就去看醫生」,這句話對許多弱勢國家人民是種奢求,新竹馬偕醫院心臟科醫師林柏霖2016年前往吉里巴斯義診,有了更深刻的體認。

吉里巴斯共和國(Republic of Kiribati)是太平洋上的一個島國,也是中華民國於西元2003年時建交的國家。來自台灣的馬偕醫院,自2006年即進駐,每年前往義診1至2次,當地病人相當信賴。

在新竹馬偕醫院服務的心臟內科醫師林柏霖,一直希望能到落後國家義診服務,除了豐富醫師生涯閱歷,也盼藉此奉獻所學,於是主動向總院提出申請,終於順利在2016年底跟著馬偕國際醫療團隊前往,在吉里巴斯的聖誕島上為病人們看病,完成偏遠醫療的夢想。

這趟義診行程總共9天,扣除搭機去返時間,醫療團隊在聖誕島上整整待了6天。他們在臨時設置的醫療站內為當地居民做心臟疾病檢測,以及心臟瓣膜疾病超音波篩檢等相關醫療服務。

林柏霖說,第一天看診時,親自替病人執行心臟超音波檢查,除了透過翻譯協助告知其心臟狀況,同時也滿腔熱血在醫囑單上寫了滿滿的用藥建議,但後來才發現依據當地藥局開立的藥物處方,實際上根本沒有庫存或是早就缺藥多年,僅剩簡單的胃藥和止痛藥,因此寫了再多也徒勞無功,不得不立即轉換看診方針。

新竹馬偕醫院心臟科醫師林柏霖(左)一直希望能到落後國家義診服務,除了豐富醫師生涯閱歷,也盼藉此奉獻所學,終於在2016年底跟著馬偕國際醫療團隊前往吉里巴斯為病人看病,完成偏遠醫療的夢想。(林柏霖提供)中央社記者魯鋼駿傳真 107年7月14日新竹馬偕醫院心臟科醫師林柏霖(左)一直希望能到落後國家義診服務,除了豐富醫師生涯閱歷,也盼藉此奉獻所學,終於在2016年底跟著馬偕國際醫療團隊前往吉里巴斯為病人看病,完成偏遠醫療的夢想。(林柏霖提供)中央社記者魯鋼駿傳真 107年7月14日

「把握時間篩檢超音波,能做多少是多少。」林柏霖說,既然沒有充足的藥物能夠治療,島上也沒有超音波的機器,就把握從台灣帶來的唯一診斷工具「心臟超音波」,並加快篩檢超音波的速度,希望增加更多居民篩檢機會,進而檢測出更多較嚴重的心臟疾病。

林柏霖說,經過篩檢超音波後,病人若需進一步做心導管、心臟瓣膜修補手術時,再由當地政府協助送往本島看診,或後送至美國、台灣安排手術,5天下來共為500多人做了心臟超音波,檢測出10多名患有風濕性心臟病或需要盡快治療的病人。

「無論看診到多晚,我都要等。」林柏霖說,絕大多數吉里巴斯人的交通工具是「腳」,他們要從部落走到醫療站,最遠需要走上一天,這也是為何前來看診的病人都是年輕人、而非老人的原因,為了不讓病人失望,決定把當天排隊等待的病人看完,他才願意休息。

林柏霖表示,吉里巴斯的醫療仍處於「未開發」狀態,以他前往義診的聖誕島為例,全島只有2名內、外科醫生可以給予醫療照顧,藥物資源也嚴重缺乏,常需靠國際援助;反觀醫療資源相對充足的台灣,「真的應該珍惜擁有的」。

林柏霖坦言,台灣的醫療環境,加上近年醫療糾紛頻傳,讓許多剛從醫學院畢業、擁有滿腔熱血的年輕醫生,慢慢被「磨」到失去信心,紛紛離開臨床工作。而這趟吉里巴斯義診後,他除了希望將熱血行醫的經驗分享給其他醫生和同事,鼓勵醫師們「莫忘初衷」,也呼籲民眾更珍惜台灣擁有的醫療資源。(編輯:方沛清/卞金峰)1070714

新竹馬偕醫院心臟科醫師林柏霖(圖)2016年前往吉里巴斯義診,他說,大多數吉里巴斯人的交通工具是腳,看病最遠要走一天,老人沒法走,看診病人才會都是年輕人,呼籲大家珍惜台灣醫療資源。中央社記者魯鋼駿攝 107年7月14日新竹馬偕醫院心臟科醫師林柏霖(圖)2016年前往吉里巴斯義診,他說,大多數吉里巴斯人的交通工具是腳,看病最遠要走一天,老人沒法走,看診病人才會都是年輕人,呼籲大家珍惜台灣醫療資源。中央社記者魯鋼駿攝 107年7月14日

延伸閱讀》林孝祖巴紐義診救命 開刀取出直徑30公分卵巢瘤

延伸閱讀》偏鄉駐診醫師林威宏 鄉民口腔健康守護者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