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2遇強震 失去女兒的她當起輔導志工

發稿時間:2017/09/24 14:07

最新更新:2017/09/24 14:36

字級: 字級縮小字級放大

墨西哥震災搜救工作持續的同時,心理師開始前往災區安慰驚魂未定的國人。圖為19日墨西哥發生7.1強震後狀況。(圖取自墨西哥國防部推特twitter.com/SEDENAmx)墨西哥震災搜救工作持續的同時,心理師開始前往災區安慰驚魂未定的國人。圖為19日墨西哥發生7.1強震後狀況。(圖取自墨西哥國防部推特twitter.com/SEDENAmx)

(中央社墨西哥市23日綜合外電報導)無論是身穿白袍、紅色救難隊背心,還是打扮成小丑模樣,墨西哥震災搜救工作持續的同時,心理師開始前往災區安慰驚魂未定的國人,遍尋不著女兒的媽媽卡多索也是其中之一。

1985年墨西哥大地震時,卡多索(Marcela Cardoso Miranda)才7歲;32年後,她以媽媽的身分再次經歷了創傷。她走遍市內,尋找年齡和她當年一樣,也才7歲的女兒。

卡多索到康德薩區(Condesa)一間診所報名當心理師志工:「我們很多人熬過了1985年的大地震,因為有過那段經歷,我們記憶中的失去,不管是直接或間接、物質或身體的記憶,現在都重新湧了上來。」

「我們生活在緊張、壓抑、不確定的氛圍中,這城市某些地方好像漸漸在回歸正常,但其實大家都有種失去的感覺,發生了災難是事實。」

法新社報導,心理師志工大隊被派到墨西哥市多處崩塌的建築物旁,許多傷心欲絕的家屬守候的地方。儘管希望越來越渺茫,家屬不願放棄,仍盼著壓在瓦礫堆下的摯愛親人終能倖存。

黃金72小時已過,筋疲力竭的救難人員卻還不停找尋可能的生還者。

埃克斯薩卡李亞斯(Penelope Exzacarias)在墨西哥市一個倒塌的辦公室旁表示:「家屬還抱有希望,但我們這些心理師也準備好了,要是遇到失去親人的狀況,他們隨時都有人可以商量。」

心理師也待命協助數千名救援工作者,其中許多人是從19日強震發生當天,就和瓦礫搏鬥至今的志工。

現場另一名身穿紅背心、頭戴橘色頭盔,一看就知道他是心理師的維拉潘多(Lorena Villalpando)說:「他們這麼長時間沒停手,而且會看到死屍,就算已習以為常,還是很辛苦。」

康德薩區這間專科診所正開放志工登記,好安排他們到重災區供受災居民諮商。

協助整合諮商志工的墨西哥心理分析學會(Mexican Psychoanalytical Association)成員謝茲曼(Alan Schejtman)表示,最常看到的創傷後壓力症候群(PTSD)症狀包括「時常回想起創傷當時、高度緊張、難以入睡、缺乏食慾」。

他強調,孩子們也很危險。

「其實孩子的創傷更嚴重,因為他們是用截然不同的方式在接收這些訊息。他們不真的了解狀況...更不了解死亡。」

為了幫助孩童,治療師扮成小丑走上墨西哥市街頭,娛樂孩童的同時,也讓家長了解孩子的心理可能會有創傷、必須協助他們面對。1060924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