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可能沒聽過的張雨生 為老兵受虐兒流浪狗而唱【影】

發稿時間:2017/06/20 14:03

最新更新:2017/06/20 14:11

字級: 字級縮小字級放大

zoom in 張雨生在當紅時服兵役,退伍後發行創作專輯,卻未能得到市場肯定。(圖取自豐華唱片 Forward Music臉書粉絲專頁facebook.com)張雨生在當紅時服兵役,退伍後發行創作專輯,卻未能得到市場肯定。(圖取自豐華唱片 Forward Music臉書粉絲專頁facebook.com)

(中央社網站)張雨生的高亢嗓音與雋永創作都讓歌迷難忘,他並非出道就是創作歌手,代表作「我的未來不是夢」、「天天想你」都是他人的詞曲創作。他退伍後發行「帶我去月球」創作專輯,銷售不如以往,但自此之後他的作品更加跳脫小情小愛,帶有更多人文關懷。老兵、受虐兒、流浪動物、智能障礙者都成了創作題材,批判升學主義、宣揚言論自由、環保意識也能唱進歌詞中。這些歌曲或許傳唱度不及芭樂情歌,卻確立了他的歌壇地位。

「小黑與小花流浪在工地旁/聽著人來人往熙熙攘攘的喧嘩/他們飢渴又疲乏 他們落拓而骯髒/形影不離/還抱一絲希望」-動物的悲歌

這是小黑與小花兩隻狗的故事,原本快樂長大的牠們,遭到遺棄之後只能在萬丈高樓與車水馬龍中找到自己的生存空間,在流浪到高速公路後,小花生命走到終點。張雨生處理這樣的「悲劇」,卻用了輕快又熱鬧的節奏,反而有衝突與諷刺之感。

「什麼叫中國/我曾經沒有把握/如今我才知道/她在我胸口跳動/什麼叫中國/我現在真有把握/是父親畢生守候/我與生俱來的光榮」-心底的中國

「他們以前也唸過詩書也談過戀愛/也擁有天倫擁有工作和自己的一片天空/他們今天/有山上種樹有廁所收錢/也有人賣麵賣臭豆腐和自己的風燭殘年」-他們

張雨生的父親是來自浙江嘉興的退伍軍人,歷經戰亂後隨著國民黨政府來到台灣。張雨生說,大一的時候寫「他們」這首歌,是為父親及友人所寫,本不願煽情,卻難免有點激動。「每次父親神情奕奕的談起當年,我知道他的心底,就會深深抽痛一陣,那些孤身守著殘燈的老者,是文明無能撫及的疤痕。」

「讓我握住你瘦骨嶙峋的小手/讓我捧起你茫然無神的面孔/讓我聆聽你心田深處的噩夢/重覆怎樣的折磨/驚怕怎樣的傷痛」-我是多麼想

歌詞寫受暴兒童的處境,歌曲前奏隆隆砲聲讓人聯想戰爭場景,張雨生不走煽情路線,在間奏「數來寶」時點出公益觀念「管它有錢出錢有力出力來皆菩薩來皆菩薩」,直白地闡述創作理念。

張雨生1994年發行「卡拉OK‧台北.我」全創作專輯,其中「永公街的街長」是描述住家附近一位30多歲弱智男子的生活樣貌。好友陶晶瑩曾稱讚張雨生,看到路邊鄰居就能寫出「文明社會的罪與罰」太了不起。這張專輯在多年後仍被許多樂評提起,被讚揚是張雨生的「經典之作」,只是他生前自己就曾開玩笑說,其實是「慘的經典」(指銷售量)。

開始做創作專輯之後,張雨生不可迴避地要面對商業與創作理念的拉扯。他曾說,歌手都是公司的商品,必須要考慮消費者喜好,尤其在台灣這個「奇怪的」市場,產品不會適合所有人的胃口,他的心態是「能找到機會就做自已想做的事情」。

影片來源:華納音樂 Warner Music Taiwan Official YouTube頻道

▲帶我去月球歌詞帶有環保意識,MV中穿著太空衣的張雨生登上月球展現創意,推出當時代表亞洲區入圍1992年的全美音樂錄影帶獎。

影片來源:華納音樂 Warner Music Taiwan Official YouTube頻道

▲自由歌反映台灣解嚴後不久的社會現象,「民主怎麼做」被寫進歌詞,有人解讀有追求言論自由的意涵。

唱片公司看重張雨生的才能,但面對銷售量壓力不得不拿出對策。據說張雨生曾私下找老闆談,若這一張忠於創作,那下一張就比較流行取向,從中取得平衡。於是「帶我去月球」之後有了「大海」專輯扳回銷量;「兩伊戰爭」則有「紅色熱情」(唱其他創作人作品)與「白色才情」(唱張雨生自己創作)兩張EP同時發表。

影片來源:ForwardMusic 豐華唱片 YouTube頻道

在公司力挺下,張雨生1997年發行生前最後一張創作專輯「口是心非」,並在隔年金曲獎拿下最佳流行音樂演唱唱片獎,他的創作終於受到更多關注。可惜張雨生已經無法親臨頒獎典禮,只能由張爸爸代表領獎,當時觀眾起立鼓掌久久不歇的畫面,成為金曲史上最感人一幕。

※你可能還想看:

張雨生逝世20年影響力不墜 歌壇大咖用行動想念他

張雨生作品傳唱 這些版本好催淚

張惠妹為恩師張雨生金曲獎獻唱 合體蔡依林再等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