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中央2018年1月

全球中央2018年1月

「人工智慧(AI)將應用在各行各業的工具,未來不會用AI, 就好像是現在不會用網路,會喪失很多機會。」科技部長陳良基去年11月參加台灣半導體產業協會年會致詞的談話,點出AI對全球產業衝擊、對你我未來的影響有多大。

一城市兩面貌 布魯塞爾新舊交融

發稿時間:2018/01/15 10:22

最新更新:2018/01/15 10:22

字級: 字級縮小字級放大

「歐洲首都」布魯塞爾早年曾有萬丈雄心,闢建寬闊的購物大道及大型公園,一度欲與巴黎較勁,如今卻漸像個風華消逝的老嫗,得用心探索才能看見城市之美。

文、攝影/唐佩君 (中央社駐布魯塞爾記者)

典雅的皇宮、氣派的大廣場,是許多人對歐洲的印象。「歐洲首都」布魯塞爾早年曾有萬丈雄心, 闢建寬闊的購物大道及大型公園,一度欲與巴黎較勁,如今卻漸像個風華消逝的老嫗,得用心探索才能看見城市之美。

市容雜亂居民冷漠 外地人嫌不夠有個性


比利時首都布魯塞爾也是歐盟及北大西洋公約組織(NATO)總部所在,而有「歐洲首都」美譽,但也因此改變了城市面貌。歐盟範圍內的建築很新、很大、很現代,就像是歐洲版的華盛頓特區,但離開歐盟區後,大部分建築外觀老舊,一個城市有兩種面貌。

城市的核心元素是居民,其價值觀決定市容樣態。但根據2015年世界移民報告(World Migration Report),布魯塞爾竟有六成居民非本地人,這個比例為世界第二高,僅次於全球商業密集的杜拜,是一個以外派人士為主的工作城市,人們來來去去,與城市的文化連結不多,但普遍來說抱怨連連。

來自美國的律師珍妮佛(Jennifer)在布魯塞爾工作了七年,她說剛來時走路不能不盯著地上走,因為有太高機率會踩到「黃金」,無法理解當地居民如何忍受街道髒亂有異味,但幸好近年有所改善。

zoom in 大廣場是布魯塞爾最具指標性的景點。大廣場是布魯塞爾最具指標性的景點。

珍妮佛在許多國際大城市待過,除抱怨布魯塞爾市容不夠整潔外,另覺得這個城市「不夠有個性」,不像巴黎有浪漫美感、紐約有各種族人士的活力,且當地人普遍冷漠,並不太在意這個城市是否逐漸老化。

另一位從巴黎到布魯塞爾工作的克洛依(Chloe)說,布魯塞爾是缺乏良好規劃的城市,歐盟進駐後蓋了許多新型現代建築,與舊建築並存感覺很突兀。此外,交通配套沒有跟上,導致上班時間處處塞車,外國人也只能忍受,她最深刻的市容就是馬路變成大型停車場,動彈不得。

一位在布魯塞爾學法語的台灣學生說,最不能接受的是城市充斥各式各樣的塗鴉,甚至連歷史性建築也難倖免,例如知名的尿尿小童附近有道丁丁漫畫牆,牆下就有難看的塗鴉,但沒有人在乎,讓人感覺到居民對這個城市的不尊重。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