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中央2018年9月

全球中央2018年9月

全球大城市都面臨同樣的難題,擁塞的空間以及居高不下的房價,繁華的街景遮掩不了角落的冷漠。許多人開始謀求共同居住的可能性,因此出現了「共居」(Co-living)。 共同住宅的概念源自1960年代,為協助家長分攤育兒工作形成共住模式,國外近幾年興起的共居風潮,在共享經濟的推波助瀾下,因應不同需求而百花齊放。

瑞典創業共居 為聰明人打造的家

發稿時間:2018/08/31 11:40

最新更新:2018/08/31 11:40

字級: 字級縮小字級放大

瑞典創業共居公寓Hus 24有來自世界各地的住民,英文是他們的共通語言,居民的職業包括律師、藝術家和工程師等,這些人都有共通點:擁有開放的思想,且皆有其專精領域。

文、攝影/黃齡儀 (旅居斯德哥爾摩) 

位於斯德哥爾摩觀光勝地老城區(Gamla Stan)的Hus 24 和東區(Östermalm)的K9 是近年來熱門的創業型共居公寓。有意居住的人必須寫申請信、向業者自我介紹、回答入住動機等問題,經過篩選後才能入住。

Hus24 可容納12 名房客,其中一間房型是可住六人的三床上下鋪,其他是可入住雙人的房型,房子的中間有一個共用廚房和擺放幾張桌子的客廳,這在瑞典這個注重個人隱私和保持適當人際距離的國家,這種出租型態相當罕見。

Hus24 有來自世界各地的住民,英文是他們的共通語言,居民的職業包括律師、藝術家和工程師等,這些人都有共通點:擁有開放的思想,且皆有其專精領域。

找對公寓 不如找對室友


雖與其他人共住,但Hus24 和K9 的租金並不便宜,前者成立時間較早、每月租金約為5,000 克朗(約新台幣1 萬8,000 元),於2016 年成立的K9 每月租金約5,400 克朗(約新台幣1 萬9,500 元),小空間且昂貴的租金換來的是高素質的室友。

zoom in Hus 24位於觀光勝地老城區,地理位置極佳。Hus 24位於觀光勝地老城區,地理位置極佳。

來自美國聖地牙哥的威爾森(Wilson)在2015 年入住Hus24,是瑞典斯堪地公司(Scandia)的外聘顧問,他另外成立公司、協助工程師測試車輛。威爾森說:「Hus24 裡的人有著像工程師一樣的心態,樂於解決問題。這裡有很多人可以共同合作、一起做很酷的事情,這是我遇過最熱情的人們,也是最好的實驗平台。」

另一位來自北瑞典的達爾(Jonatan Dahl)擔任瑞典音樂串流公司Spotify 的全職網路工程師。達爾完成他的碩士論文後,離開了原本的學生公寓並搬到Hus24。他說:「我最喜歡的是客廳裡總是有人坐在那裡工作,坐下來就可以與人分享許多點子,例如人工智慧的未來。在這裡,不只有網路工程師也有演員,這是很好的混合。」

創業家志趣相投 疏離城市中找到歸屬


來自北瑞典松茲發爾(Sundsvall)、Hus24 和K9的創辦人蕾蘭德(Lisa Renander)說:「我喜歡大城市,因為在大城市裡能接受更多挑戰並接觸到志同道合的朋友。但在斯德哥爾摩,卻無法找到家的歸屬感。」後來蕾蘭德接受史丹佛大學邀請參與由30 位創業家共同居住的黑盒子大廈(Blackbox Mansion)計畫,在那段期間,她發現志同道合的朋友,才開始有家的感受。後來她將這個創業家共居的概念帶回斯德哥爾摩創辦了Hus24 和K9。

「在大城市裡結交朋友並不如想像中簡單,但當你住在這樣的地方,你直接進入了氣味相投的朋友圈。」Hus24 與K9 母公司科技農場(Tech Farm)的創辦人佛斯(Fredrik Forss)為創業共居下了這樣的註解。

佛斯說,「過去,人們普遍認為共居是嬉皮的一種生活方式,現在共居不再是嬉皮所專有,我們要為最聰明的人打造共居環境」。2016 年在東區市中心成立的K9 比起Hus24 是更大、更寬敞的共居公寓,裡頭還有健身房、花園、咖啡廳和共享廚師。

瑞典國際人才兩大難題 孤單與住居


事實上,共居公寓的興起也呼應了在瑞典大城市生活的兩大難題:供需失衡的房屋租賃市場以及城市的孤單感。在這個由政府嚴格控管的房屋租賃市場,第一手租賃公寓的價格是公開透明的,這使得投機客幾乎無法炒房、業者無利可圖,不願投資出租公寓,供給面極度缺乏,尋找住房成為新住民的一大難題,就連本國人向政府申請斯德哥爾摩公寓的第一手合約也要20 年的等待期間,而二手合約市場也是一屋難求。

除了難解的住房問題之外,大城市裡一項普遍的問題是孤單感,瑞典曾被BBC 報導指為是最讓外國人感覺孤獨的國家,這份孤單感使很多新居民退卻。對於許多剛到城市工作的新居民,尤其是國際人才,在找不到朋友幫忙、也申請不到住房的情況下,選擇共居公寓作為工作和創業的暫時棲身之地,也許是一項沒有選擇的選擇。

*看單篇不過癮?中央社電子書城開幕慶,《全球中央》電子雜誌、紙本雜誌全面特價中。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