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中央2018年9月

全球中央2018年9月

全球大城市都面臨同樣的難題,擁塞的空間以及居高不下的房價,繁華的街景遮掩不了角落的冷漠。許多人開始謀求共同居住的可能性,因此出現了「共居」(Co-living)。 共同住宅的概念源自1960年代,為協助家長分攤育兒工作形成共住模式,國外近幾年興起的共居風潮,在共享經濟的推波助瀾下,因應不同需求而百花齊放。

日本共屋市場競爭激烈 花樣百出

發稿時間:2018/08/31 11:42

最新更新:2018/08/31 11:42

字級: 字級縮小字級放大

社交公寓講究質感服務 設計概念推陳出新


另外,還有一種有別於一般共屋或概念型共屋的社交公寓(Social Apartment),日本公司GlobalAgents 職員吉田主惠在社交公寓「TENTMEN 高輪」接受《全球中央》訪問時表示,社交公寓較重視租屋坐落的地點、設備、服務的提供,租金比一般的共屋稍貴一點,但因有寬敞的客廳、圖書室、廚房等空間,頗富魅力。

「TENTMEN 高輪」坐落於較多富裕階層居住的地區,原先的建築是一家公司的宿舍,後來被租下改造成社交公寓,每戶一人,約有50 戶,標榜為喜愛戶外運動者而提供的住屋。

走進這座社交公寓,可看到大廚房、圖書室、寬敞的大廳,有長長的木桌,還有軟沙發、大電視機、吊椅。大木桌旁的牆上就像一面大黑板似的,寫著哪天開生日趴或去烤肉等的訊息。

zoom in TENTMEN高輪的廚房空間大,有時住戶會煮食聚餐交流。TENTMEN高輪的廚房空間大,有時住戶會煮食聚餐交流。

TENTMEN 高輪一至三樓有男、女房間,四樓房間只限女性。頂樓是很受歡迎的空間,冬天時可看到美麗的東京鐵塔,但夏天時因周邊樹木茂盛看不到,但具有戶外的空曠感。

每個月房租包括水電、瓦斯費在內,每人約10 萬日圓(約新台幣2 萬7,800 元),長期住戶有折扣,每週有清潔工來打掃五天。

吉田說,她的公司目前經營39 家社交公寓,設計概念大多不同。像是在東京原宿的社交公寓藏書很多;而在二子玉川的社交公寓因距離車站要徒步20 分鐘,因此就以自行車為設計概念,不僅入住者喜愛騎單車,牆壁設計也以單車的修繕工具做藝術裝飾,且這些工具都可使用。

被問到社交公寓與一般的共屋或概念型共屋有何不同時,吉田表示,一般來說共屋給人印象是屋舍環境不是很乾淨,需入住者自行打掃,且牆壁很薄,不太有隱私,生活上必須犧牲點什麼,但社交公寓能享有較富有設計性的空間,可與入住者一同交流、溝通,附加價值較高。

至於與鐵道、創業者、單親媽媽、高球愛好者等入住的概念型共屋相較有何不同呢?吉田表示,社交公寓的經營方針是不希望僅限於某種特定愛好的族群,而是希望具有多樣性,像是以戶外運動為主的話,不一定是戶外運動的行家,一般人士也能入住、交流。

吉田說,10 月更將推出以「社交公寓×電影院」為概念的新型商品,這是社交公寓首度推出以電影院為主打的房舍,電影院內有20 幾個座位,還有4K 投影機、環繞音響等設備。

吉田受訪時還說了個插曲,她的男同事與曾入住同一間社交公寓的台灣女生去年結婚,同事們還一起到台中參加盛大的喜宴,留下了美好的印象。

*看單篇不過癮?中央社電子書城開幕慶,《全球中央》電子雜誌、紙本雜誌全面特價中。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