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網站使用相關技術提供更好的閱讀體驗,同時尊重使用者隱私,點這裡瞭解中央社隱私聲明當您關閉此視窗,代表您同意上述規範。
Your browser does not appear to support Traditional Chinese. Would you like to go to CNA’s English website, “Focus Taiwan" ?
こちらのページは繁体字版です。日本語版「フォーカス台湾」に移動しますか。
Se detecta que el idioma que usted usa no es el carácter chino tradicional.Por favor, intente entrar en la Página web de“Español”

克拉拉與太陽 石黑一雄新作有科幻味

最新更新:2021/03/02 11:42

(中央社記者周世惠舊金山1日專電)西雅圖時報今天報導,日裔英籍小說家石黑一雄(Kazuo Ishiguro)自2017年獲得諾貝爾文學獎後第一本小說問世,除探討他擅長的情感和語言表達外,多了科幻味。

66歲的石黑一雄新作「克拉拉與太陽」(Klara and the Sun,暫譯)上市,主角克拉拉以第一人稱主述。克拉拉不是真人,而是未來世界的人造朋友(Artificial Friend)。

擁有敏銳觀察力的克拉拉坐在商店櫥窗,觀察店內與街道上路人的行為,等待太陽光,看哪個小孩會相中她、把她買回家。「克拉拉與太陽」是一個淒美、在預期之外、關於愛的故事。

石黑一雄生於日本長崎,5歲時跟隨父親的工作,全家移居英格蘭;1982年出版第一本小說「群山淡景」(A Pale View of Hills),之後獲得許多獎項肯定,包括2017年諾貝爾文學獎,2019年英國皇室授勳文學騎士。成名作「長日將盡」(The Remains of the Day)和「別讓我走」(Never Let Me go)已改編成電影。

睽違6年出版新作,石黑一雄在倫敦家中接受「西雅圖時報」(The Seattle Times)電話訪問表示,「克拉拉與太陽」近乎他之前作品「別讓我走」的姊妹作、或情感上的回應。

「別讓我走」的場景設在未來世界,寄宿學校的一群學生生活在反烏托邦的未來世界,與人世隔絕。而克拉拉的起源更像洋娃娃或布偶,一個聰明、善於觀察、對大千世界著迷的人造物,她既非兒童亦非成人,且如同任何科技,人造朋友會過時、有壽命年限。石黑一雄想用這角色去呈現天真無邪與銳利的聰明教養可以並存。他說,「我希望讀者覺得她感人,即使知道她不是人類,因為她反映出人類經驗的各種面向」。

有書評認為,這本小說透過令人難忘的敘事者檢視不斷變化的人類世界,並探討一個基本的問題「愛是什麼」。石黑一雄正在思考科幻小說的過去與現在,他說,科學在生活中的角色近20年來變化很大,認為「科幻小說」這個分類標籤最近代表很不一樣的東西。身在這個大家都在等待冠狀病毒研究和氣候變遷新聞的時代,在思考中與筆下不關心科學跟不關心政治類似。

訂閱《早安世界》電子報 每天3分鐘掌握10件天下事
請輸入正確的電子信箱格式
訂閱
感謝您的訂閱!

他說,「所有這些舊的分類標籤現在都有點過時,但我很開心這本書被稱為科幻小說,科幻小說現在比以前主流多了」。

「克拉拉與太陽」在2019冠狀病毒疾病(COVID-19 ,武漢肺炎)疫情爆發數個月之前完成,居家避疫這段期間,石黑一雄忙著改編日本導演黑澤明(Akira Kurosawa,1910-1988)1952年的電影「生之慾」(Ikiru)英文劇本,他預告下一部小說可能與「歐洲以及深藏的記憶」(Europe, and buried memories)有關。(編輯:郭中翰)1100302

本網站之文字、圖片及影音,非經授權,不得轉載、公開播送或公開傳輸及利用。

下載中央社「一手新聞」 app,每日新聞不漏接!
iOS App下載Android App下載
地機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