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網站使用相關技術提供更好的閱讀體驗,同時尊重使用者隱私,點這裡瞭解中央社隱私聲明當您關閉此視窗,代表您同意上述規範。
Your browser does not appear to support Traditional Chinese. Would you like to go to CNA’s English website, “Focus Taiwan" ?
こちらのページは繁体字版です。日本語版「フォーカス台湾」に移動しますか。
Se detecta que el idioma que usted usa no es el carácter chino tradicional.Por favor, intente entrar en la Página web de“Español”

別怕失智打亂生活 專家籲家屬善用資源別獨撐

最新更新:2019/09/15 14:32

(中央社記者陳偉婷台北15日電)如果年邁的父母接連失智,生活是不是只能剩下一團混亂?韓國電影「忘了浪漫,記得你」給了另一個正向的解答。失智照護專家陳俊佑說,患者家屬應善用資源,不要獨扛照護重擔。

天主教失智老人基金會響應國際失智症月,從9月20日起推出與失智症相關的4部電影,包含韓國「忘了浪漫,記得你」、日本「我變笨了,請多多指教」及基金會自製電影「我親愛的父親」及短片「與失智共舞」,傳達失智真實照顧情形。

「忘了浪漫,記得你」一片講述75歲的計程車司機趙南峰與71歲的妻子李梅子,兩人結褵45年,生活只有無窮的柴米油鹽。當梅子罹患失智症,趙南峰不捨將她送到機構而獨力照顧,但自己也逐漸不對勁了。

趙南峰和李梅子雙雙罹患失智症,他們擔心給兒子家庭負擔,寧願兩老相互為伴。但疾病的無情侵襲,也讓他們逐漸起了「輕生」的念頭,所幸沒有成功。最後,李梅子完成到海邊玩的「夢想」,安詳辭世。他們雖因失智症忘記了現實,但重新擁抱了過去曾有的美好。

「忘了浪漫,記得你」除寫實呈現失智症者生活和家屬的無助,也觸及失智症者可能有輕生意念及家屬是否要送患者住機構的為難。

失智症家屬顏莊桓的人生正如「忘了浪漫,記得你」的情節,卻又不如電影般美好。他今天接受中央社記者訪問時表示,父親在2015年陸續有些頭痛、行為異常的症狀,在2016年一夕之間就進展到中度失智,由媽媽肩負照顧工作。但爸爸情緒日漸躁動,總嚷著要回中國大陸山東老家,導致家人必須輪流請假帶爸爸外出、消耗精力。

後來顏爸爸又出現暴力、妄想,曾不慎打傷外籍看護,導致外傭不願繼續照顧,顏莊桓母子情緒瀕臨崩潰,甚至連媽媽都被確診輕度失智,更是意外的打擊。為了減輕媽媽的照顧重擔,只好用藥壓制顏爸爸的躁動。

顏莊桓說,「爸爸當時就如被籠子關住的老虎,且籠子還是我自己設的,心中充滿不捨」,開始有送爸爸住機構的想法,但參訪了好幾家機構,有些照護空間不佳、照顧人員都是外籍或甚至對失智照護不甚熟悉等,加深他「送爸爸進機構等於棄養」的念頭。

直到遇到一間好機構,顏爸爸入住後很快就適應,顏先生一家也才重回正軌,不再有一家人單打獨鬥、常得請假回家照顧,蠟燭多頭燒的無助。

天主教失智老人基金會社工主任陳俊佑表示,研究顯示,約有1/10的失智症者會出現輕生的念想,藉由影片提醒大家這個議題的嚴肅性,更關鍵的是,照顧者應更懂得尋找資源,才有助緩解患者和家屬的雙邊焦慮。

陳俊佑說,現今醫療發達,許多失智者可以長期存活,家屬的當務之急是「照顧自己」,而不是一家人都跟著被失智者拖垮。很多家屬會因為愧疚感,不願把患者送到機構,但是否送到機構除了看患者的狀況,也要評估家屬的照護能量。應評估各項資源,妥善運用日照中心,而不是一人獨撐。

如果決定把家人送到住宿型機構,陳俊佑說,也不要因此有負罪感,機構最好選擇離住家近的地方,每週至少要探訪2次,就算失智者已經不記得家人,但探訪的動作是穩定照顧者的心,不會有「棄養」家人的負面感。

提升照護機構品質也是減輕家屬負罪感的關鍵,陳俊佑也說,失智照顧機構人事成本很高,對一般民間單位負擔很重,但社會需求很多,希望有更多人願意投入相關領域,一起為失智照護品質努力。(編輯:管中維)1080915

地機族
訂閱中央社
感謝您的訂閱!瀏覽更多中央社精選電子報
點擊訂閱電子報 點擊訂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