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網站使用相關技術提供更好的閱讀體驗,同時尊重使用者隱私,點這裡瞭解中央社隱私聲明當您關閉此視窗,代表您同意上述規範。
Your browser does not appear to support Traditional Chinese. Would you like to go to CNA’s English website, “Focus Taiwan" ?
こちらのページは繁体字版です。日本語版「フォーカス台湾」に移動しますか。
Se detecta que el idioma que usted usa no es el carácter chino tradicional.Por favor, intente entrar en la Página web de“Español”

促轉會推國家級療癒工程 設據點照顧政治受害者

最新更新:2020/10/15 20:46
促轉會專任委員王增勇(圖)表示,為療癒政治受害者,促轉會首次以國家的名義推動療癒計畫,並設置據點提供協助。中央社記者游凱翔攝 109年10月15日
促轉會專任委員王增勇(圖)表示,為療癒政治受害者,促轉會首次以國家的名義推動療癒計畫,並設置據點提供協助。中央社記者游凱翔攝 109年10月15日

(中央社記者游凱翔台北15日電)促進轉型正義委員會為進行政治創傷療癒,特別與長照機構合作培訓專業助人工作者,在台北、台中及高雄設置據點,替政治受害者、受害者二代進行心理療癒,同時這也是首次以國家的名義,進行政治療癒工程。

促轉會專任委員王增勇接受中央社訪問時說,轉型正義其中一項重要工程在於「療癒及和解」,這些故事應該成為台灣社會的集體記憶,目的讓社會不要再重複錯誤,同時要讓受害者知道,「曾經傷害過他們的國家,這次願意反過來照顧他們」。

王增勇提到,許多政治受害者過去曾遭受酷刑,多年過後,午夜夢迴時仍會做惡夢、焦慮症,但因為時間久了,這些受害者不認為自己有創傷,但其實上述症狀都是許多政治受害者的後遺症;此外,這些創傷不僅影響受害者本身,還會延續到家人,有句話稱「受害者在裡面坐小牢,配偶在外面坐大牢」,因為當年受害者被社會排斥、歧視、貼標籤,造成創傷延續到配偶、第二代的子女身上。

王增勇舉例,一名政治受難者的太太因晚年失智,每天都在擔心警察會來家中敲門查戶口,她每天都找50次的身分證,即使失智了,仍活在當年的恐懼中;另一名年約30歲的受害者二代,從小就認為他的父親是個壞人,直到政治檔案解密後才有機會重新認識父親,甚至得知父親原來是台灣民主的推手之一。

王增勇強調,政治暴力很大的特徵就是系統性壓迫,不僅傷害被害者,甚至讓家人認同加害者來污名化被害者。

王增勇說,這些政治受害者可能是白色恐怖時期,也有可能源自二二八事件,而台灣現行雖然有受難者相關組織,並定期舉辦聚會相互關心,但這些受害者年紀漸長,已無行政能力舉辦聚會,且部分人士更需要被照顧,因此有些受害者認為,國家在這個時候介入執行療癒的時間點很恰當,「因為我們都老了」。

至於療癒的具體措施,王增勇說,台灣過去對政治受害者提供的是真相調查、罪名撤銷及金錢補賠償,但不曾執行生活上的照顧,政府現行長照政策雖相當完善,但因政治受害者背景特殊,不足以協助政治受害者,因此特別與長照機構合作,在台北、台中及高雄設置三個據點,定期舉辦聚會、分享會,替受害者及受害者二代進行心理療癒,同時這也是首次以國家的名義進行療癒工程。

王增勇說,這些聚會形式相當多元,例如有政治受害者長輩想參觀不義遺址,或是有長輩想遠足,促轉會都會配合舉辦,讓這些受害者群體能透過遠足、分享等形式交換彼此的過去,「透過雙向的訴說與分享,互相學習如何從過去的陰影當中走出來。

訂閱《早安世界》電子報 每天3分鐘掌握10件天下事
請輸入正確的電子信箱格式
訂閱
感謝您的訂閱!

此外,促轉會晚間也在臉書粉絲團指出,促轉會規劃「政治受難家庭照顧服務方案」試辦計畫,擇定北、中、南具長照服務經驗的社福團體合作,希望建立全國性照顧支持服務網絡,提供這些家庭長期照顧、居家關懷、心理支持、經濟補助等協助,也希望透過這個計畫,銜接既有長照和家照資源,未來能建立專業助人工作人員的協作模式,提供個別化、在地化的服務,來回應政治受難家庭迫切的需求。

促轉會副主委葉虹靈日前曾指出,台灣過去受到長期的威權統治,造成許多政治暴力受難者,隨著時代前進,這些暴力可能也會在受難者的家庭中傳遞,但政府過去僅以賠償方式處理,沒有注重受暴力者的心理層面,因此促轉會已培訓「專業助人工作者」;「專業助人工作者」由具有專業證照的社工師、心理師組成。(編輯:林興盟)1091015

本網站之文字、圖片及影音,非經授權,不得轉載、公開播送或公開傳輸及利用。

下載中央社「一手新聞」 app,每日新聞不漏接!
iOS App下載Android App下載
地機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