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網站使用相關技術提供更好的閱讀體驗,同時尊重使用者隱私,點這裡瞭解中央社隱私聲明當您關閉此視窗,代表您同意上述規範。
Your browser does not appear to support Traditional Chinese. Would you like to go to CNA’s English website, “Focus Taiwan" ?
こちらのページは繁体字版です。日本語版「フォーカス台湾」に移動しますか。
中央社一手新聞APP Icon中央社一手新聞APP
下載

不滿俄國袖手旁觀 亞美尼亞人喊退俄主導安全集團

2023/4/16 18:37
請同意我們的隱私權規範,才能啟用聽新聞的功能。
請同意我們的隱私權規範,才能啟用聽新聞的功能。

(中央社葉里凡16日綜合外電報導)長期與俄羅斯結盟的高加索地區小國亞美尼亞,不滿莫斯科當局不願協助對抗宿敵亞塞拜然,國內出現退出「集體安全公約組織」呼聲,還有民眾說俄國「不是我們的朋友」。

法新社報導,俄羅斯去年2月全面侵略烏克蘭,震驚一票前蘇聯國家,也促使莫斯科當局的傳統夥伴國往別處尋求盟友。

亞美尼亞至今仍是莫斯科當局最親密的盟邦之一,但同時也是俄國的區域影響力減弱一大關鍵例證。

自1991年蘇聯解體以來,擁有約300萬人口的亞美尼亞一直仰賴俄國提供軍事及經濟支援。亞美尼亞不僅有俄軍的軍事基地,國內也有許多講俄語的人口。

不過,如今許多亞美尼亞人都表示,他們無法原諒莫斯科當局推卸責任,沒有在軍事上保護亞美尼亞並協助對抗與土耳其結盟的亞塞拜然。

26歲亞美尼亞語言學家薩格斯揚(Artur Sargsyan)談到莫斯科當局主導的「集體安全公約組織」(Collective Security Treaty Organisation,CSTO)時說:「我夢想著有一天,亞美尼亞能脫離集體安全公約組織和俄國的影響力範圍。」

薩格斯揚告訴法新社:「在非常艱難的時期,俄國和集體安全公約組織沒有協助亞美尼亞。」他意指亞美尼亞面對宿敵亞塞拜然的敵意時,集體安全公約組織卻無所作為。

2020年秋天,亞美尼亞與亞塞拜然爆發長達6週的嚴重衝突,造成數以千計人員喪命。土耳其在外交和軍事上支持亞塞拜然,但克里姆林宮只進行外交干預,留下亞美尼亞獨自面對更強大的勁敵。

兩國最終在俄羅斯總統蒲亭(Vladimir Putin)促成下簽訂停火協議,亞美尼亞割讓他們已經控制數十年的部分領土,俄國還部署維和人員來監督這項脆弱的停火協議。

這次割地被亞美尼亞視為國恥。亞美尼亞總理帕辛揚(Nikol Pashinyan)曾公開對蒲亭抱怨俄國維和人員在納戈爾諾.卡拉巴赫(Nagorno Karabakh)地區的問題,並呼籲國際社會伸援,以防當地出現「種族滅絕」情事。

今年1月,亞美尼亞宣布不主辦集體安全公約組織的聯合軍演,但迄今一直拒絕完全退出該組織。今年3月,蒲亭因俄羅斯侵略烏克蘭的戰爭而遭國際刑事法院(ICC)通緝,更是加劇俄國與亞美尼亞之間的緊張關係。

家住首都葉里凡的42歲教師瑪達爾揚(Arpine Madaryan)說:「亞美尼亞是一個小國,它必須加入西方集團,一個能獲得真正幫助的聯盟…我們應該脫離集體安全公約組織,他們沒有幫助我們,他們不是我們的朋友。」

俄羅斯獨立分析家卡拉切夫(Konstantin Kalachev)指出,莫斯科當局不想因為亞美尼亞問題,損害俄國與力挺亞塞拜然的土耳其之間關係。

他告訴法新社:「莫斯科基於務實考量,沒有在雙亞衝突中選邊站…亞美尼亞無論如何都無路可退。」(譯者:張茗喧/核稿:陳彥鈞)1120416

中央社「一手新聞」 app
iOS App下載Android App下載

本網站之文字、圖片及影音,非經授權,不得轉載、公開播送或公開傳輸及利用。

地機族
172.30.142.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