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網站使用相關技術提供更好的閱讀體驗,同時尊重使用者隱私,點這裡瞭解中央社隱私聲明當您關閉此視窗,代表您同意上述規範。
Your browser does not appear to support Traditional Chinese. Would you like to go to CNA’s English website, “Focus Taiwan" ?
こちらのページは繁体字版です。日本語版「フォーカス台湾」に移動しますか。
Se detecta que el idioma que usted usa no es el carácter chino tradicional.Por favor, intente entrar en la Página web de“Español”
新聞專題
螞蟻風暴後
中國的螞蟻科技集團在原定上市前兩天突然喊卡,這場全球最大IPO嘎然而止的背後,值得關注的問題,包括FinTech的金融科技公司,帶給監管單位的挑戰是什麼?此外,在中國,政治仍是影響企業發展的關鍵,企業不得不謹慎。(圖取自螞蟻科技網頁)
螞蟻風暴後

螞蟻風暴後/中國政企關係微妙 馬雲和政府談戀愛遇挫

最新更新:2021/01/14 20:03
螞蟻科技集團戲劇性地暫緩上市,本質是因應監管政策變化採取保護投資人的措施,但也凸顯中國政企關係的複雜微妙。圖前為螞蟻集團實際控制人馬雲。(中新社)
螞蟻科技集團戲劇性地暫緩上市,本質是因應監管政策變化採取保護投資人的措施,但也凸顯中國政企關係的複雜微妙。圖前為螞蟻集團實際控制人馬雲。(中新社)

(中央社記者張淑伶上海27日電)馬雲曾說,企業要和政府談戀愛但不要結婚。螞蟻科技集團戲劇性地暫緩上市,本質是因應監管政策變化採取保護投資人的措施,但也凸顯中國政企關係的複雜微妙。

中國銀保監會和央行11月2日公布「網路小額貸款業務管理暫行辦法(徵求意見稿)」,影響所及,螞蟻集團旗下小額貸款公司未來將適用更嚴格的監管,當晚證監會等4部門便聯合約談阿里巴巴集團創辦人馬雲及螞蟻集團高層,隔天上交所通知暫緩螞蟻集團上市。

事後回想,馬雲10月24日那場惹惱監管當局的演講,更像是為螞蟻集團的未來「賭一把」,沒想到更加速了當局出手,並因此讓螞蟻集團無法順利上市。

外界分析,「網路小額貸款業務管理暫行辦法(徵求意見稿)」內容詳盡,顯示已經醞釀討論數年,這種影響行業發展的規定不會貿然公布,一定會先和行業內的領頭企業討論。也就是說,馬雲事前已經知道當局正在醞釀有關網路小貸公司的新規。

因此,有推測認為,馬雲決定利用24日在外灘金融峰會發言的機會「奮力一搏」,批評過時的監管會扼殺金融創新,因為新規一旦落實,勢必衝擊螞蟻的經營和股價。

說話頗具感染力的馬雲,這回難得看稿演說。財新網引述知情人士說,馬雲的稿子是自己寫的,而且事前並沒有請公司裡懂金融的同事提意見。他在演講中提到螞蟻的上市是全球首次這麼大體量的公司在紐約以外完成全球IPO定價,有些人認為馬雲的姿態顯示他「自我膨脹」。

而馬雲演講中說「中國不會發生系統性金融風險,因為中國的金融基本沒有系統」,更是形同對歷來政府政策中「守住不發生系統性金融風險」的狠狠打臉。馬雲的「金句」越多,執政者就顯得越蠢,政府不能沒有回應。

就官方立場來說,必須慎防全國性金融風險,以螞蟻集團的龐大規模,當局有必要嚴加監管、限制金融槓桿以避免發生類似美國2008年的次貸危機。但是這項政策徵求意見稿的時機,趕在螞蟻原定5日上市的前3天公開,不惜引發全球關注,說明了影響行業生死的政策掌握權在國家手裡,而馬雲演講則觸動了扳機。

華爾街日報還援引中國官員的話報導,是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親自決定終止螞蟻集團的IPO,但外界無法證實。

而未來螞蟻集團就算重新上市,有鑒於面臨新的經營限制,無論螞蟻是否拆分旗下的業務,IPO定價預計都會大幅縮水。

馬雲曾在2015年參加世界經濟論壇,被問到阿里巴巴和政府的關係時,他說:「要和政府談戀愛,但不要和他們結婚。」如果說,馬雲希望和政府維持良好關係、但不要被政府綁住或過多依賴政府,那麼到2020年,這場戀愛的「角力」其實還在持續,而監管工具始終是政府的最大籌碼。

在中國,經濟就是「政治經濟」,企業主管向來重視和政府維持良好關係。螞蟻集團能從小螞蟻變成螞蟻雄兵,也曾得益於中國金融創新「先野蠻生長,再嚴格監管」的生存環境。

2003年5月,阿里巴巴創立淘寶網,同年支付工具「支付寶」誕生,是日後螞蟻集團發展金融科技的重要基礎。2013年,相關理財產品「餘額寶」問世,財經網指出,其存款規模一度超過交通銀行、招商銀行及中國銀行的個人存款規模。

2014年,中國的政府工作報告首次提出「促進互聯網金融健康發展、讓金融成為一池活水」,同年10月,螞蟻金融服務集團正式成立。

阿里巴巴及螞蟻集團的金融創新過程,不斷挑戰傳統銀行的業務,其發展離不開監管單位的許可和政策包容。如今,官方對於金融風險有更慎重的考量,也可能部分監管官員不願對強勢的馬雲買單,因此提前推出嚴格的監管措施。

其實不只金融領域,幾乎各種行業,都可能因為當局的一紙命令,在幾乎沒什麼緩衝的情況下,政策說變就變。

2018年3月,中國官方暫停對遊戲版號審批,直到9 個月後才又重新核發網路遊戲版號,這讓當年度前3季中國上市的遊戲公司中,有超過4成公司淨利潤出現下跌,也導致遊戲龍頭騰訊公司短期內市值蒸發數十億美元。

跟意識形態相關的電影行業,政府更是早已規定劇本需通過審批,但即使如此,還是有已經拿到上映許可(龍標)的電影,突然遭撤檔或延期,增加製片公司的經營風險。

也是在這種特殊環境下,知名企業的老闆通常也都會做出對政府、對黨的忠誠表態。

2018年6月,騰訊馬化騰和京東劉強東身著軍裝出現在中共革命聖地延安,「學習革命文化」;同年9月,恆大集團董事局主席許家印在一場慈善表彰大會上回顧自己走出貧困的歷程說,「我和恆大的一切,都是黨給的,國家給的,社會給的」。在中國,哪怕是市場化競爭的產業,經營者都不會忽視必須保持政治正確。(編輯:周慧盈/朱建陵)1091127

本網站之文字、圖片及影音,非經授權,不得轉載、公開播送或公開傳輸及利用。

下載中央社「一手新聞」 app,每日新聞不漏接!
iOS App下載Android App下載
地機族
請繼續往下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