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網站使用相關技術提供更好的閱讀體驗,同時尊重使用者隱私,點這裡瞭解中央社隱私聲明當您關閉此視窗,代表您同意上述規範。
Your browser does not appear to support Traditional Chinese. Would you like to go to CNA’s English website, “Focus Taiwan" ?
こちらのページは繁体字版です。日本語版「フォーカス台湾」に移動しますか。
Se detecta que el idioma que usted usa no es el carácter chino tradicional.Por favor, intente entrar en la Página web de“Español”

吳念真最信任的「Miss任」 任淑琴帶針線衝鋒陷陣使命必達

2021/5/9 10:01(5/9 10:14 更新)
劇場服裝設計師任淑琴被劇團暱稱為Miss任,總是溫柔優雅,在幕後支撐夥伴。(攝影:鄭清元)
劇場服裝設計師任淑琴被劇團暱稱為Miss任,總是溫柔優雅,在幕後支撐夥伴。(攝影:鄭清元)
衣服像懷胎十月的寶貝孩子,任淑琴「修修」衣服也「惜惜」 衣服。

文:葉冠吟/攝影:鄭清元/影音:吳桓中、陳薇雯/圖片提供:綠光劇團、紙風車劇團

舞台燈光下,外省媽媽與本省媽媽挺著玲瓏花旗袍與「紅媠烏大範」標配,針鋒相對為孩子婚姻大事吵個老半天。人在鬥嘴,衣服彷彿也跟著七嘴八舌,活靈活現。

正在劇場搬演的綠光劇團經典音樂劇《結婚!結昏?辦桌》最新版本,自1997年首演至今,歷經1999年、2010年及2021年3度再版。今年不僅加入8名舞者,燈光、舞台到服裝也全數升級。資深劇場服裝設計師任淑琴正全心投入每位演員的打扮與穿著。

經典音樂劇《結婚!結昏?辦桌》2021版,由王琄(左)與楊麗音分別詮釋的外省媽媽、本省媽媽在舞台上為孩子婚姻大事吵得不可開交。(圖片提供:綠光劇團)
經典音樂劇《結婚!結昏?辦桌》2021版,由王琄(左)與楊麗音分別詮釋的外省媽媽、本省媽媽在舞台上為孩子婚姻大事吵得不可開交。(圖片提供:綠光劇團)

「演員不准對我謊報身材尺寸,否則就會穿不下衣服。」留著一頭秀氣長髮,戴著圓黑框眼鏡的任淑琴,俏皮說道。

這位被綠光劇團暱稱「Miss任」的女子,說話輕柔,笑起來眼睛有抹月彎。小小的工作室內,塞滿逾百袋牛皮紙袋,裝載每齣舞台劇演員們堪稱機密的身型打版圖。

這回是她睽違10年再度操刀《結婚!結昏?辦桌》,節目冊上,關於Miss任的介紹不多,但簡單一行就已凸顯她的重要性:「紙風車團隊與吳念真導演最信任的服裝設計」。

「使命必達」Miss任 劇場人身材機密掌握手中

2001年吳念真首度跨足舞台劇編導,與綠光劇團共同製作《人間條件1》。從那時起,任淑琴就一直站在吳Sir的背後,替《人間條件》系列作演員穿上最符合劇情、角色年紀的服裝。一晃眼20年,2021年8月將開演的《人間條件7》也將出自她手。

怎麼能和吳Sir合作這麼久?任淑琴想了想,心法無他,唯有4個字──使命必達,「吳Sir很忙,我們會配合他的劇本,在時間內完成所有的舞台、道具、服裝、音樂。我們在劇場經驗比較早,大家就會盡量配合,共同工作都蠻習慣了」。

與吳念真導演合作《人間條件》系列作近20年,任淑琴表示心法無他,唯有「使命必達」。(攝影:鄭清元)
與吳念真導演合作《人間條件》系列作近20年,任淑琴表示心法無他,唯有「使命必達」。(攝影:鄭清元)

近期吳念真在媒體自曝,以往《人間條件》系列賣完票之前,劇本都還沒完成,自嘲是「買空賣空」。劇本沒著落,服裝便無從設計,果真得仰賴「使命必達」精神,短期飆速趕工。

身為熱門、數度重演的長壽舞台劇《人間條件》幕後班底,Miss任秀氣的眼睛眨呀眨,「這20年,大家都有很多變化,但對我影響最大的變化就是『身材』,因為必須要對服裝做些調整」,含蓄微微笑,「他們的尺寸都掌握在我的手上,哈哈哈」,看來,服裝設計師也是劇場界不可得罪的一號人物。

熱門舞台劇《人間條件》系列重演多回,任淑琴20年來在一旁也點點滴滴的觀察。圖為2001年的《人間條件1》。(圖片提供:綠光劇團)
熱門舞台劇《人間條件》系列重演多回,任淑琴20年來在一旁也點點滴滴的觀察。圖為2001年的《人間條件1》。(圖片提供:綠光劇團)

操刀百變陶瓷娃娃 迷你世界鍛練基本功

除了現代劇,兒童劇、古裝劇、舞蹈表演服到人型布偶設計,任淑琴都「略懂略懂」,給她一個劇本、概念,她就能變出各色衣服,劇場服裝設計作品類型豐富。任淑琴經手的衣服不只在吳Sir的綠光劇團亮相,紙風車劇團、蘭陽舞蹈團、采風樂坊、九歌兒童劇團與偶偶偶劇團等團隊,也都留下她的足跡。

紙風車劇團十二生肖完結篇《跑吧!小豬》表演服裝設計,也出自任淑琴之手,打造繽紛天馬行空的造型。(圖片提供:紙風車劇團)
紙風車劇團十二生肖完結篇《跑吧!小豬》表演服裝設計,也出自任淑琴之手,打造繽紛天馬行空的造型。(圖片提供:紙風車劇團)

服裝多元創作性的扎實基礎,任淑琴歸功於自實踐家專服裝設計科畢業後,從事的第一份工作「陶瓷娃娃設計」。

在60、70年代,台灣曾是世界最大的裝飾陶瓷代工產地,更被譽為陶瓷娃娃的故鄉。

發源自德國、已有百年歷史的陶瓷娃娃,用途原為貴族展示服裝,裁縫師縮小比例作好衣樣後,將穿著打樣衣的陶瓷娃娃寄至歐美各地,貴族看到人偶穿的衣服樣本後,再依樣本修改設計,訂製符合自己身材的衣服,後來逐漸成為高價藝術收藏品。

「陶瓷娃娃像縮小版的世界,各色人物造型都有,男女老少、小丑,甚至名人如黛安娜王妃、貓王等都有做」,一筆一畫為娃娃設計衣服,一針一線替它們縫出華服,從小就喜歡玩偶,手作編織的任淑琴一做就是8年,工作室櫥櫃仍有幾隻精緻娃娃。直到台灣陶瓷娃娃代工產業逐漸式微,任淑琴才全心從事劇場服裝設計。

任淑琴工作室的櫥櫃上,依舊放著她心愛的陶瓷娃娃。(攝影:鄭清元)
任淑琴工作室的櫥櫃上,依舊放著她心愛的陶瓷娃娃。(攝影:鄭清元)

為弟弟救火意外入行 任淑琴心疼劇場人傻勁

至於一不小心踏入,讓她數度大呼「好辛苦」的劇場服裝設計,初衷只為替弟弟救火。這位「弟弟」來頭也不小,正是紙風車劇團團長任建誠。

在一旁看著弟弟任建誠和同學李永豐,滿腹熱血投入兒童藝術表演,創立台灣少有以兒童劇為主力的紙風車劇團,四處籌募經費「紙風車319鄉村兒童藝術工程」,到全台鄉鎮表演給孩子看。儘管能運用的「金」力、體力、能力有限,弟弟與劇團仍盡力做到最好,任淑琴有些心疼,「沒股傻勁做不下去,是一群可愛的人們」。

講起劇場人與她的親弟紙風車劇團團長任建誠,任淑琴總被他們的傻勁感動,「是群可愛的人們」,工作室縫紉機答答答聲響不斷替他們趕製服裝。(攝影:鄭清元)
講起劇場人與她的親弟紙風車劇團團長任建誠,任淑琴總被他們的傻勁感動,「是群可愛的人們」,工作室縫紉機答答答聲響不斷替他們趕製服裝。(攝影:鄭清元)

或許是身為家中大姐,弟弟忙得焦頭爛額的身影都看在眼底,在本業設計陶瓷娃娃之餘,任淑琴時不時也支援劇團服裝設計,「協助弟弟義不容辭,24小時不斷電」,甚至還要「摸黑交貨」。有回劇團隔天要南下演出,得趕在清晨5點拿到表演服,任淑琴的工作室縫紉機答答答響徹通宵,天還未亮,團員到工作室取完貨後就開車向南直奔,「還以為在交易什麼東西」。

回憶趕工點滴,是貨真價實在與時間賽跑,「最厲害可以3天不睡,不過那是年輕的時候、年輕的時候」,Miss任再三強調,揮揮手表示「現在不行啦」,身體還是要顧,別以為衣服都輕飄飄的沒重量,塞滿泡棉人身等比高的表演服重量不可小覷,趕工腎上腺素一退掉,大家都像洩了氣的球,癱軟痠痛。

量身尺寸歷歷在目 做幾套衣服卻不清楚

年輕孩子有興趣從事劇場服裝設計?

任淑琴簡單描述劇場服裝設計流程,首先得讀懂劇本,了解角色背景、動作幅度需求以及導演的設計想像,同時還得不斷與舞台、燈光設計溝通,「不能背景是藍色,衣服又穿藍色吧」。

確認後,就是漫長的構思、畫設計圖,狂啃相關資料,以紙風車劇團《巫婆系列-巫頂站在屋簷上》中的甲蟲服裝為例,一本大大的世界鍬形蟲圖鑑,早被任淑琴翻閱上百次,然後一而再、再而三與劇組討論,更別說無法逃避的挑燈夜戰趕工。光一件甲蟲服裝,Miss任得找3個夥伴趕工一週,全劇共有8隻花色長得完全不同的甲蟲角色。

紙風車劇團2016年作品《巫婆系列-巫頂站在屋簷上》中,任淑琴設計的甲蟲裝靈活的在台上舞蹈。(圖片提供:紙風車劇團)
紙風車劇團2016年作品《巫婆系列-巫頂站在屋簷上》中,任淑琴設計的甲蟲裝靈活的在台上舞蹈。(圖片提供:紙風車劇團)
劇場角色需要8隻不同花的甲蟲,任淑琴便翻遍相關書籍,就想找到合適的花紋造型。(攝影:鄭清元)
劇場角色需要8隻不同花的甲蟲,任淑琴便翻遍相關書籍,就想找到合適的花紋造型。(攝影:鄭清元)

問及入行以來究竟做了多少件表演服,統籌多少場表演服裝設計,「數字我不行啦,都記不清楚」,任淑琴歪著頭,怎麼也說不出個具體數字,但或許這也是種「刻意」遺忘的幸福與動力。

「辛苦」2字是整個採訪中,不斷出現的單字,任淑琴苦笑,「一次又一次覺得這真不是人做的事,但看見很多小朋友開心的笑容,或下一個劇本題材太有趣,一不小心忘記了,又繼續很命苦的做下去」。

做衣如懷胎十月寶貝 媽媽「惜惜」媽媽「修修」

自認熱愛新鮮事的任淑琴,坦言做劇場能不斷挑戰,尤其兒童劇角色天馬行空,得頻頻激盪自己腦力。

拿起桌上的維京人海盜帽,任淑琴詢問:「你知道這個帽子有什麼特別之處嗎?」凝視多時未果,Miss任大方解答,拆下帽子的牛角,魔鬼氈對黏便化成一個大可頌,「這是我設計時想到的,建議給劇組,不僅被採用,也為此多加劇情」,童心未泯,也讓Miss任常保青春熱情。

兒童劇造型得時刻腦力激盪,任淑琴手上的海盜帽的兩隻角,可以合體化為可頌,這個靈感就是任淑琴靈機一動發想。(攝影:鄭清元)
兒童劇造型得時刻腦力激盪,任淑琴手上的海盜帽的兩隻角,可以合體化為可頌,這個靈感就是任淑琴靈機一動發想。(攝影:鄭清元)

再指了指掛在工作室,搶眼的巨大藍色大嘴鳥服裝,任淑琴笑言它已經伴著紙風車劇團四處巡演超過10年,進廠維修多回,這已是再製的第二版,「原本手臂是漂亮的彩色羽毛,不過考量要在外面風吹日曬,改成用紗布抓皺摺取代」。

「Miss任牌」出品服裝,耐操耐用,但也請大家愛護珍惜。任淑琴說,製作的每件衣服就像懷胎10月誕下的心頭肉,看見它們在聚光燈下閃閃發亮,或被表演者穿著靈活舞動,就像看孩子長大出門旅行闖蕩,找到自己的舞台。

任淑琴製作的大嘴鳥服裝,至今已是第二版,最早一次登場是在紙風車劇團2002年的《巫婆系列-巫頂的同班同學》。(圖片提供:紙風車劇團)
任淑琴製作的大嘴鳥服裝,至今已是第二版,最早一次登場是在紙風車劇團2002年的《巫婆系列-巫頂的同班同學》。(圖片提供:紙風車劇團)

當表演者下台與小朋友合照時,身上衣服被稱讚或是聽到「哇」的驚呼聲時,也讓任淑琴有種媽媽的驕傲,類似「我的孩子長得真好」;當衣服破了洞,裂了縫,就好比孩子跑100公尺跌了大跤、破皮流血,在媽媽心疼「惜惜」的同時,媽媽真的也要動手「修一修」。

歸位靜心避免暗器傷人 Miss任咖啡香中「修理」孩子

採訪到了尾聲,聊到工作前是否有什麼「儀式感」小撇步助攻。

環視任淑琴的工作室,各色布匹一捲一捲整齊堆疊在架子,有著獨有的秩序感。任淑琴笑彎眼睛,自首每回劇場服裝設計工作結束,整個空間就像被轟炸過,布匹四散,沒留白處。

「很多小東西都不見,例如小剪刀、尺,不知不覺就會一直買」,買到最後助理決定把剪刀,直接用繩子繫在縫紉機邊,才能解決工作室暗器過多的問題。因此打掃工作室,把器具、布料歸位,就是任淑琴的絕佳收心操。

每套服裝都像任淑琴的孩子,製作過程就像懷胎十月,相當珍惜,盼被好好善待,妥善發揮。(攝影:鄭清元)
每套服裝都像任淑琴的孩子,製作過程就像懷胎十月,相當珍惜,盼被好好善待,妥善發揮。(攝影:鄭清元)

這陣子,Miss任又接到新任務,是替8月即將公演的舞團製作佛朗明哥舞衣。「做衣服怎麼還在考我數學,要計算圓周率」,為搭配舞者旋轉時,讓裙擺層次的舞動,得一圈又一圈的疊加不同色澤的滾邊,「算布料尺寸都是數學哇」,讓她格外苦惱。

滴答,時針指向右側90度,下午3點鐘,Miss任撇開惱人數字,放下手上針線活,走向廚房替工作夥伴泡杯「用來聞幸福感」的咖啡,再優雅的用焦糖拉花點綴,嗅吸入口。

來吧來吧,搞不懂的數字也好,太過Q彈難縫的布也好,Miss任再推推眼鏡,坐回縫紉機前繼續答答答的推著布,周圍的人也該退下,別打擾媽媽「修理」孩子啦。

工作中的任淑琴專注細心,一針一線,把全部的愛與祝福灌注其中,盼劇場夥伴順利閃耀。(攝影:鄭清元)
工作中的任淑琴專注細心,一針一線,把全部的愛與祝福灌注其中,盼劇場夥伴順利閃耀。(攝影:鄭清元)
劇場服裝設計師 任淑琴(Miss任)

實踐家專服裝設計科畢業,紙風車團隊與吳念真導演最信任的服裝設計,擅長捕捉年代的氛圍、配合角色的年紀與劇情,進行服裝創作。

  • 綠光劇團代表作品:《人間條件系列一到六》、《結婚!結昏?辦桌》、《Closer情迷》、《開心鬼》、《出口》等。
  • 紙風車劇團:《八歲一個人去旅行》之布偶、《魔法森林奇遇記》、《兔子不吃窩邊草》、《巫頂環遊世界II 一千零一夜》、《銀河天馬》、 《跑吧,小豬》等。
  • 采風樂坊:《七太郎與狂狂妹》、《十面埋伏》。
  • 蘭陽舞蹈團:《魔法師梅古拉二十四孝大冒險》。
  • 九歌兒童劇團:《杯弓蛇影》、《城市綠野仙蹤》。
  • 偶偶偶劇團:《五色石的秘密》、《皇帝與夜鶯》、《莊子的戰國預言》等。

(本文出自文化+雙週刊第82期「揭開舞台劇衣櫃的秘密──吳念真最信任的「Miss任」,5/10出刊)

本網站之文字、圖片及影音,非經授權,不得轉載、公開播送或公開傳輸及利用。

下載中央社「一手新聞」 app,每日新聞不漏接!
iOS App下載Android App下載
地機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