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網站使用相關技術提供更好的閱讀體驗,同時尊重使用者隱私,點這裡瞭解中央社隱私聲明當您關閉此視窗,代表您同意上述規範。
Your browser does not appear to support Traditional Chinese. Would you like to go to CNA’s English website, “Focus Taiwan" ?
こちらのページは繁体字版です。日本語版「フォーカス台湾」に移動しますか。
全球中央
全球中央3月號
有句話說「一手交錢,一手交貨」,但時至今日,人們對錢與消費的概念已經變得很多元,從實體到虛擬,大筆現金在身的時代已經過去,使用信用卡不再時髦,現在最夯的消費趨勢是:用手機直接付帳。 當前最時尚的消費模式與「自我身分」的展現─行動支付,已逐漸成為消費模式主流,只要帶支智慧型手機,「嗶」一下,就可以搞定消費需求,這股趨勢已帶來前所未見的錢包新變革。 在中國大陸,發達的網路交易應用令人印象深刻,即使是路邊小攤,消費者也不必掏錢,只要拿出手機輕觸螢幕就完成付費。
全球中央3月號

奉行菁英主義 韓名校迷思濃

2017/3/15 14:18
請同意我們的隱私權規範,才能啟用聽新聞的功能。
請同意我們的隱私權規範,才能啟用聽新聞的功能。

儘管考上名校已不再是進入大企業的絕對保證,但在菁英主義盛行的韓國,渴望出人頭地、相信學歷等於權力的社會氛圍下,考取名校、晉升人生勝利組仍是大部分考生與家長共同的盼望。

文/莊怡真 (本刊編輯)

韓國深受儒家文化薰陶,如同其他亞洲國家一樣相當重視教育,學歷和文憑經常被作為評價個人社會地位與工作階級的標準。在成功締造「漢江奇蹟」後,教育更被視為脫離貧窮的出路,「萬般皆下品,惟有讀書高」成為韓國人奉行不悖的價值觀。

韓國自1951年實施小學六年、國中三年、高中三年和大學四年的「6.3.3.4」學制。1994年開始施行被高中生稱作考試地獄的「大學修學能力試驗」(College Scholastic Ability Test,簡稱修能),考科共分國語、數學、英語、社會/科學、第二外語/漢字等五大領域,於每年11月中旬舉行。

在韓國,修能不僅是單純的大學入學考試,更是決定應考生往後人生的重要關鍵。因為,取得名牌大學明星科系學歷,有助於未來進入大財團就業,與在一般公司相比,年薪可相差到兩倍之多。另外,在講究人脈關係、「學閥」觀念盛行的韓國社會, 出身名校與否對未來晉升有著舉足輕重的影響力。學子從小學就開始為這場攸關一生的考試做準備,在父母的期盼下,背負著莫大壓力。

在修能考試這天,舉國上下皆會以考生為優先,為了怕影響學生赴考,公家機關和企業會延到上午10時上班,甚至連股市也延後一小時開盤,地鐵、公車配合考生加開班次,考場周圍管制交通等。另外,在英聽測驗期間, 政府更下令飛機暫停起降,停止軍事演習,嚴格控管考場周邊噪音,避免影響考生應試。

參加考試的考生會吃年糕或麥芽糖等黏性食物(意指黏上榜單)以博取好彩頭;低年級的學弟妹會組成應援團,手持祝福標語在考場外為學長姐加油打氣;至於考生家長也沒閒著,許多人會到寺廟燒香拜佛,雙手合十為孩子的考試和前途祈禱。

*看單篇不過癮?訂閱全本電子雜誌《全球中央數位雜誌

學子們高中三年期間歷經地獄式的苦讀,就是為了擠進「SKY」大學的窄門。所謂的SKY大學即韓國三大學府,分別為S首爾大學(Seoul National University)、K高麗大學(Korea University)和Y延世大學(Yonsei University)。這三所學校被稱為韓國大學的一片天,要考取的難度也如「登天」一般。SKY大學被視為培育菁英的搖籃,校友遍布韓國政治界、司法界、經濟界與科技界,前總統金泳三、金大中、李明博以及前聯合國秘書長潘基文等都出身自SKY。

雖然韓國的大學錄取率並不算低,但頂尖大學的入學門檻卻相當高,為求在修能考試脫穎而出,補習文化亦隨之興起。韓國有四分之三的學生都在上補習班,首爾江南的大峙洞更是最有名的教育競爭地區,被稱為補習一條街。事實上,韓國曾在1980 年代下令禁止補習,卻抵不過家長團體的反對而不了了之。隨著全民瘋補習的風氣愈演愈烈,逼得政府不得不祭出晚上10時禁止補習的「宵禁」。

不僅學生讀書壓力大,家長投資教育更是砸錢不手軟,補習費用平均占每個家庭支出的20%。許多家庭甚至將近半收入花在補習班學費和學區房上,承受龐大的經濟壓力。

因此,當南韓總統朴槿惠閨密崔順實女兒以「馬術特長生」走後門進入名校梨花女子大學一事被揭露後,其在社交網站的貼文,「有錢也是實力,你們也騎馬吧,與其怨天尤人,不如埋怨你們的父母」,更是引起輿論譁然。2016年修能考試後的週末,大批高三生穿著制服加入倒朴的抗議人潮,表達他們的憤怒與失望。

韓國在2014年的全球教育制度排名中超越芬蘭,以綜合排名第一的成績躋身世界教育強國之列,甚至連美國前總統歐巴馬都曾讚揚韓國的教育成果。然而,應付升學考試、成績至上的教育體制,讓學生陷入無止境競爭循環,也使得韓國青少年的幸福指數屢屢在經濟合作暨發展組織(OECD)會員國中敬陪末座。

對於高學歷的狂熱追求,也讓韓國陷入學歷膨脹的困境,造成嚴峻的青年失業問題。為解決學用落差現象,南韓前總統李明博主政時曾提出技職教育改革, 欽點21所「職業匠師高等學校」(Meister School),由政府補助學費及生活費用,師法德國的工匠制度,訓練產業所需的技術人員,盼能打破社會對技職教育歧視的心態。

儘管考上名校已不再是進入大企業的絕對保證,但在菁英主義盛行的韓國,渴望出人頭地、相信學歷等於權力的社會氛圍下,考取名校、晉升人生勝利組仍是大部分考生與家長共同的盼望。 (完)【更多精彩內容請見《全球中央》2017年3月號;訂閱 《全球中央數位雜誌》;本文由《全球中央》雜誌授權刊載,未經同意禁止轉載。】

中央社「一手新聞」 app
iOS App下載Android App下載

本網站之文字、圖片及影音,非經授權,不得轉載、公開播送或公開傳輸及利用。

地機族
請繼續下滑閱讀
美行動支付夯 千禧世代扮要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