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期主題】台灣篇/圖書定價制在台灣:箭在弦上 福禍難料

台灣出版業連年衰退,有人認為與其什麼都不作,倒不如試試圖書定價制,文化部也已備好草案配套,然而定價制對產業的影響,很難評估。

文:羅苑韶、鄭景雯

研究出版產業多年的中央研究院社會學研究所博士後研究李令儀,經常在演講中提起這個真實故事:在花蓮開設凱風卡瑪童書店的陳培瑜,某天與店裡熟客聊起親子問題,推薦了一本暢銷作家的書,沒想到對方翻了翻書,當面就撥了電話,要先生到另一家連鎖書店去買,原因是:陳培瑜店裡書的折扣是85折,而連鎖書店是75折,價差30元。

這樣貪小便宜的動作,對誠心推薦好書的店主是難以忍受的羞辱。深受打擊的陳培瑜當下把對方請出店外、拉下鐵門,在店內痛哭。這件事也成為最後一根稻草,她決定將辛苦經營、頗受好評書店暫告段落,舉家搬回台北休養生息。

陳培瑜的案例並不獨特,幾乎每一個在台灣獨立書店、小型書店的經營者,面對強勢的大型通路與宛如紅海般的折扣戰爭,都有切身之痛。每一年的國人閱讀調查也發現,閱讀這回事正在接受網路時代的嚴酷挑戰,出版產業在血尚未流乾之前,還在努力求生。也因此,在國外已實施多年、同時被認為足以保障圖書作為「文化產品」價值的圖書定價制,開始進入台灣人的眼簾。

在台灣,買書普遍不打折的年代其實並不久遠,當時只有大書店通路會提供會員9折,單一出版社書展則買得到8折書。20多年前書店仍普遍,各城市都有書店街,但是近年圖書市場折扣競爭愈演愈烈,新書上市79折及75折成為常態,消費者養成非折扣不買的習慣,下殺折扣宛如割喉戰,壓縮書店、經銷商、出版社利潤,許多小書店因此消失。

台灣出版產業在這樣的衝擊下連年衰退,總產值從2012年352億到2015年190億,每年平均以11%的幅度下跌,2016年雖仍維持約190億,但仍有持續走跌可能。有人認為,反正什麼都不做,整體產業也不會更好,何不試試推動圖書定價制。

文化部相關草案配套就緒

圖書統一定價,被認為有助促進出版多樣性及通路多元並存,主管這項政策的業務機關為文化部,但為了避免衝擊出版市場,加上包括購書抵稅和免徵圖書營業稅在內的配套措施,則又涉及財政部和公平交易委員會,是一項必須跨部會整合的難題。

文化部曾於2015年提出圖書定價銷售法草案,主要內容為新書出版一年內之售價,不得低於圖書標價之95%。留學法國的文化部長鄭麗君上任後,積極推動圖書定價制討論,2017年委外在全台辦理多場論壇。

有關圖書定價銷售制度的推行,鄭麗君表示,近期已把相關草案配套規劃好,要送行政院文化會報討論,但不會以「圖書定價銷售制度」的名稱提報,「這個名稱會讓消費者團體以為圖書不能打折」,原則上這項政策並非是要制定圖書的統一售價,而是書的定價,「基本上還是自由市場,也會在一定期間內有折扣,並制定最低折扣制」,至於最低折扣數的多寡,還是需要社會溝通與研議。

圖書定價銷售制度在歐美各國行之有年,社會接受度也很高,在台灣要推行這項政策,當然也有反彈聲浪,業界認為十年前在網路書店還未盛行時,是最好推行圖書定價的時機,如今已過了推動政策的最佳時機點。

有關圖書定價銷售制度的推行,鄭麗君表示,近期已把相關草案配套規劃好,要送行政院文化會報討論,但不會以「圖書定價銷售制度」的名稱提報(攝影:中央社記者吳家昇)

不過鄭麗君認為,「假設業界有一個協商機制,其實根本不需要立法」,只不過台灣還是習慣任何事情要由政府介入,但就圖書定價的討論,鄭麗君表示,最終還是要回到社會公眾的討論,「這個議題可以討論,也可以帶動大家思考,書籍為什麼打到這麼低的折扣,但其他品項就沒有,這是一個很好思辨的題目。」

鄭麗君提出文化部在2017年1月公布圖書定價制度研究報告,從消費者調查中發現,53%消費者支持圖書定價制,36.8%的消費者不會改變購買新書的行為,出版業界有3成認為推行圖書定價會造成影響,但鄭麗君根據研究報告內容提到,「在這項政策推行期間,圖書買氣可能會暫時下降,但過了2年陣痛期後,就會回歸原來的市場常態。」

鄭麗君也提到,對國際出版業來說,台灣圖書下殺折扣戰是不正常的現象,這也間接影響到國際版權交易。另一方面,政府還是會顧慮到消費者的心情,也會提出圖書抵稅、業界營業稅減免等配套措施,但需要財稅單位的支持,鄭麗君坦言,「要過行政院這一關,也不是那麼容易」,涉及到財政部和公平交易委員會等跨部會整合。

定價制對產業影響 難以預估

文化部委託政大圖書資訊與檔案學研究所教授邱炯友,針對定價制對出版產業造成的影響進行評估研究。報告指出,圖書定價制短期內會對出版社和書店的營收有不小的負面影響。他建議,若能待國內景氣略為好轉後,例如國內的GDP成長率有明顯提升、或失業率進一步下降再實施,衝擊將大為減少。 

(攝影:中央社記者謝佳璋)

李令儀說,沒有人知道實施圖書定價制對產業的影響會到什麼地步。壓低折扣造成的效應,最明顯的就是小書店被迫退出市場,整體產業結構產生變化。而大通路強勢與出版社議價,壓縮出版社的利潤,出版社也會把79折當作常態,訂定價格時便考慮進去,順勢提高書價。

李令儀說,低折扣成為常態後,買不打折的書,讓消費者有當冤大頭的感受;到獨立書店買書則成為「道德經濟」,是行動支持小書店,支持文化理想,支持書種多樣性。

「一般說法指圖書定價制有利獨立書店生存,這是窄化了定價制的好處。讀者必須關注這個議題。」李令儀說:「當書店一家一家關店,通路少了,出版社書印多了也發不出去,只能降低印量...大量生產可降低單位成本,印製成本提高後,印量又下滑,讀者端會感受到書價上漲,這對讀者當然有影響。」

據估計,近兩年來的書價提高了2成。李令儀擔憂的表示,3年或5年之內,書本有可能走向精品化,價格提升、印量減少,然後書很快就絕版。對出版界而言,那將會是什麼樣的未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