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走跳老彰化 熱情串接人與城

發稿時間:2018/04/24 18:36

最新更新:2018/04/24 22:48

字級: 字級縮小字級放大

在大佛、爌肉飯與肉圓之外

白色方塊工作室設計師黃書珊(右起)、白色方塊咖啡&工作室店長黃書萍、懷抱教育文化協會理事長王雅玲,選擇以藝術為接點,希望讓人們走入彰化,看見城市的各種可能。中央社記者謝佳璋攝 107年4月24日白色方塊工作室設計師黃書珊(右起)、白色方塊咖啡&工作室店長黃書萍、懷抱教育文化協會理事長王雅玲,選擇以藝術為接點,希望讓人們走入彰化,看見城市的各種可能。中央社記者謝佳璋攝 107年4月24日

提到彰化,藝術祭發起人之一、懷抱教育文化協會理事長王雅玲告訴我們,許多人對這座舊城的印象常停留在八卦山上有大佛,或是一碗美味爌肉飯跟肉圓,人們吃完了、便走了。

「但彰化應該不只有這樣」,王雅玲微皺著眉頭說,她決定和另一名發起者、白色方塊咖啡&工作室店長黃書萍一起,選擇以藝術為接點,盼讓人們走入彰化,看見城市的各種可能。

「彰化安靜太久了。」黃書萍說,這是這次訪談中,她與許多同屬返鄉潮的青年朋友反覆提到的事。黃書萍進一步解釋,因為這個城市欠缺很多能夠互相刺激的活潑生機。

也曾離鄉背井北上打拚的黃書萍,以自身經歷訴說台北與彰化間的差異,她說,台北有著各式各樣的文化節、藝術祭,可能各區各自都有屬於自己地域的活動,一個接著一個應運而生,「那是一種自然而然撞擊出來的熱鬧」。

「彰化的安靜在於這些都不常態、不太有。」黃書萍說著自己對彰化市這座故鄉之城的觀察與想法,因為她們也曾是習慣這份安靜的一員,很多人習慣下班後就回家,或者花上不用半小時的時間,直接到熱鬧的台中聚餐消費,而她們剛開始也想把店開在台中。

彰化是不講話的城市,她說,「城市本來就不會講話」,但黃書萍等人明白,環境與空間卻能夠在無形中影響到當中的人們,從而互生互動,激盪更多火花。

於是她們從自家的咖啡店做起,辦報紙、辦講座等等,透過各種形式企圖把一點 「什麼」帶入這座城市,串起在地人對在地的連結。

2018 兒童走跳藝術祭就在一次接著一次小型的活動無意地串接下,逐漸醞釀成形。

以心底的兒童為經,用走跳的精神為緯

野孩子肢體劇場用默劇肢體律動的表演方式,邀請小朋友一同演出,歡笑聲迴盪在彰化孔廟。中央社記者謝佳璋攝 107年4月24日野孩子肢體劇場用默劇肢體律動的表演方式,邀請小朋友一同演出,歡笑聲迴盪在彰化孔廟。中央社記者謝佳璋攝 107年4月24日

走跳,一個介於國台語之間的詞彙,老一輩的人常說:「我欲去台北走跳。」那代表著出外打拚那股認真、努力不懈的精神,而黃書萍、王雅玲就期待把這樣的 「走跳」精神與熱情帶回彰化。

期待透過「走跳人」的奮鬥精神影響彰化這座無聲城市的想法,讓他們邀請到許多在表演時不講話的演出者,不論是野孩子肢體劇場的默劇或9名街頭藝術表演者。

黃書萍說,這些「走跳人」都在各自的領域相當努力,儘管演出時並不說話發聲, 卻能透過肢體動作傳達自己的理念、與民眾互動,帶起觀者的感動,那就是一種 「無聲的有聲」。

「這樣的走跳精神可以讓我們跟城市去互動,讓人們也透過這樣的走跳感受城市 的熱力。」

2018兒童走跳藝術祭重頭戲「走跳藝術日」在彰化孔廟登場,大人小孩席地而坐,不用跑到台中就可以開心欣賞精彩表演。中央社記者謝佳璋攝 107年4月24日2018兒童走跳藝術祭重頭戲「走跳藝術日」在彰化孔廟登場,大人小孩席地而坐,不用跑到台中就可以開心欣賞精彩表演。中央社記者謝佳璋攝 107年4月24日

而選擇把兒童融入活動名稱,雖然常讓初次接觸的人常認為這活動就是設計給孩子們的,但黃書萍表示,其實這更是一場「for大人」的活動。

黃書萍想起,不久前一個孩子看見正在白色方塊咖啡&工作室展出的畫作,直率地展露那份喜歡,哭著鬧著甚至想站上椅子把畫給拿下來,「這是我們身為2、 30 歲的大人已經不敢做的事了」,她笑著說。

因為「喜歡」,所以想要「占為己有」,黃書萍形容孩子們那份純粹而直接的情感,她說很多大人早已忘記那種純真的快樂與喜歡,這次活動更希望能看見參與者用更純粹或直白的方式展現自己的情緒。

王雅玲笑著點頭,說起這次藝術祭設計總監黃書珊的名言:「每個人心中都有一個兒童。」訪談現場眾人都笑了開來,每個人都笑得像個孩子一樣活潑浪漫。

這個藝術祭要「當作送給彰化所有心中住著兒童的人」,王雅玲熱情地邊說邊張開雙臂,這是她們選擇用來關心這座故鄉城市的方式之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