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社即時新聞 | English | Español | 影像空間 | 全球中央雜誌
每週好書讀
  飛越宇宙人間
  生而為人,該如何看待、經營自己的生命?除了盡情享受人間的美好,更要有慈悲為懷,真誠地與同類和平非戰,扶弱濟傾,相濡以沫的精神。同時,亦透徹生與死、剛與柔、美與醜、善與惡、虛與實、陰與陽、物質與精神、樂觀與悲觀的平衡對稱,進而透徹人類生命的意義,才算是參透宇宙奧妙的圓覺、圓融、圓滿人生。作者吳豐山曾任自立晚報社長、公共電視董事長等,博覽群書,經常對書籍提出絕妙有趣的點評。《飛越宇宙人間》記錄他從閱讀與生命經驗中,領悟到的生活方向與目標,以及對天地、宇宙、人類生存的思索。

.作者:吳豐山
.譯者:
.分類:社會人文
.出版社:玉山社
.出版日期:2020/01/20
  • plurk
  • 分享
文章節錄
《飛越宇宙人間》

政治複雜萬般

  依本人觀察:人間眞正的富貴是萬民擁戴的帝王家;不過,雖然身為一國元首,如果為非作歹,不得民心,可能會被彈劾、會被罷免,會下獄甚或招來殺身乃至於抄家滅族之大禍;在朝為官,前呼後擁,走路有風,一朝失寵,也可能被貶黜或流放,一夕之間白了頭髮;在朝為官, 恫瘝在抱,一心為國為民,做出大成績,可以留名靑史;可是,現實狀況是,為官的人有的學驗俱豐,有的沐猴而冠,有的因緣際會,有的生不逢時。

  盛世時代,飽學之士為官循序漸進;亂世時代,可以買官買爵,豬八戒也可以爬到人民的頭上;在選擧制度下,木訥忠厚之士不易勝出;舌燦蓮花之徒反而笑傲江湖。

  在政治不淸明的時代,善於周旋的人常可悻進;低調恭謹的人常見領五斗米終其一生。

  政治之複雜莫過於「成王敗寇」。一九四九年中國國共內戰結束,共產黨在北京建立新政權, 第一號通緝令卻是針對領導對日抗戰的「蔣匪介石」。敗退台灣的蔣介石隔年在台北「復行視事」,隨即誓言「殺朱拔毛」、「消滅共匪」。

  如果說七十年前的事太古遠,或說「成王敗寇」邏輯簡明,那麼二○一九年只是昨日。美國川普總統先對北韓頭目金正恩極盡羞辱之能事,不旋踵「川金一會」、「川金二會」,二人嘻皮笑臉地握手擁抱,共啖牛排和泡菜;試問:誰又能輕釋簡解其中是非和邏輯?

  總而言之,所有政治制度都是人類自己創造出來的,把政治搞得這般繁雜是由於人群品類不一,而且好壞差異很大。更糟糕的是是非難明。

  不過因為掌握公權力有一定價値,所以「有人辭官歸故里、有人寅夜奔衙內」,眞如《紅樓夢》所說的「亂哄哄,你方唱罷我登場,錯認他鄉是故鄉」。

公權力吊詭無比

  廣義的政府包括立法機構、行政機構、司法機構、軍事機構;這些機構都擁有部份公權力。政治學家馬克思• 韋伯把公權力定義為「國家擁有合法使用暴力的壟斷權」。

  把問題簡化解說:政府是只此一家別無分號;使用暴力課人民以義務是治理之必要;如果「正常運作」,公權力可望建設一個安和樂利的國家。

  不過,「不正常運作」卻所在多有。

  有一書《蝗蟲效應》,作者是蓋瑞•豪根(Gary A. Haugen)與維克多•布特羅斯(Victor Boutros)。
 
  蓋瑞是「國際正義使命團」的創辦人兼總裁。這個一九九七年創立的團體,致力國際人權提升工作,做出了很大貢獻。維克多是美國聯邦檢察官,代表美國司法部參與涉及警察不當行為、仇恨罪行、人口販賣等重大案件的調查和審判。

  作者蓋瑞於一九九四年擔任聯合國盧安達大屠殺「特別調查團」指揮官,前往盧安達十週, 他從那時現場所見悲慘景況開始落筆。

  盧安達的種族大屠殺,使超過百萬人慘死,隨處可見亂葬崗。女人、孩童、砍刀、鈍傷、屍體,慘狀怵目驚心,掠奪者的暴力摧殘窮苦人家的生命和夢想,作者因此把施加於全國貧民嘗試脫離貧窮的嚴重衝擊稱為「蝗蟲效應」。

  而造成「蝗蟲效應」的主要原因,作者歸咎於窮人不受法律保護,司法公權力私有化使窮人更窮。

  由於該書作者寫作目的十分明確,因此他在其後的篇章中,逐一記述發生在不同國家的一大堆悲慘案例,詳細述說窮人被脅迫為奴、監禁、痛打、強暴、被搶劫的悲慘境遇。更令人驚心的是,這樣子的人群在地球上不是少數。

  該書指出目前世界上「極為貧窮」的人口高達二十五億。在未開發國家和開發中國家,窮人佔很大比重。比如印度,十二億人口中有四億一千萬人每天以一點二五美元過活。百分之四十六的印度兒童營養不良,大約七千萬人無家可歸。貧窮人等的人生形同奴隸,弱肉強食是普遍現象,國家體制幾無公義可言,窮人要翻身幾無可能。在巴西、孟加拉、奈及利亞,甚至於阿根廷,人民怕警察勝過怕壞人。很多警察以他們擁有的公權力欺壓善良,為非作歹,而且總能得逞。至於檢察官和法院,「有錢判生、無錢判死」也是尋常事體。窮人就是沒有錢,所以才叫窮人,那麼,沒有錢的窮人又如何期望在司法體系中找回公道?

  該書作者因此堅信,要讓窮人翻身,最根本的工作就是建立公正的司法制度。或者換句話說, 如果不能建立公正的司法體系,那麼人群中的強者仍將像蝗蟲一般,隨時掩至,蠶食弱者。

  然則,如何不使檢警調迫害窮人?

  筆者這就不得不再一次強調監察權的必要。檢警調雖然各有其自律、他律、法律的約束,但所謂「自由心證」常凌駕各律之上,當此之時另一權力監察權就成為管制監視的必要。當然,我也必須說監察權殘害忠良的事例也非絕無僅有。

  此外,令人群厭惡不恥的貪污,不管是基於職權或基於「實質影響力」,無一不是公權力的惡用。

  我們這一代人眼見的貪污,包括印尼、菲律賓、馬來西亞好幾個國家的頭目,貪污了天文數字的錢財。對岸中共近幾年來打貪,打出的一大堆貪官,貪得的錢財數目也令人咋舌;而這些錢財無一不是來自芸芸眾生。
每週好書讀貼紙
如果你喜歡中央社「每週好書讀」 部落格,歡迎你在自己的部落格貼 上貼紙,成為每週好書讀之友!
按此複製語法
每週好書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