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社即時新聞 | English | Español | 影像空間 | 全球中央雜誌
每週好書讀
  張愛玲往來書信集
  二○二○年適逢張愛玲百歲誕辰,因此出版具有珍貴史料價值的《紙短情長:張愛玲往來書信集I》、《書不盡言:張愛玲往來書信集II》。這兩冊書映照出張愛玲離港赴美後的寫作過程,有著她的閒話家常和喜怒悲歡,也能看見時代變遷的縮影。她和宋淇、宋鄺文美夫婦超過四十年的珍貴情誼更在信中一覽無遺。當我們闔上這兩冊書,應能深深體會主編宋以朗先生所說的:「對我來說,張宋書信是一個奇蹟。」

.作者:張愛玲、宋淇、宋鄺文美
.譯者:
.分類:文學
.出版社:皇冠出版
.出版日期:2020/09/14
  • plurk
  • 分享
文章節錄
《張愛玲往來書信集》

張愛玲致鄺文美,一九五五年十月二十五日

Mae,

  也許你會想我是受恐嚇,怕許久不寫信你就會不回信,所以趕緊寫了來。事實是有許多小事,一擱下來就覺得不值一說了,趁有空的時候就寫下來。你們一切都好?代替雙十節的放假,出去玩了沒有?別後我一路哭回房中,和上次離開香港的快樂剛巧相反,現在寫到這裏也還是眼淚汪汪起來。路上一切其實都很愉快,六個人的房間裏迄今只有一個葡籍少婦帶着個六歲的孩子,起初兩天我們房間裏一天到晚墨黑的不開燈,大家都睡覺,除起來吃飯外。他們是暈船,我是補上這些天的睡眠不足。昨天到神戶,我本來不想上岸的,後來想說不定將來又會需要寫日本作背景的小說或戲,我又那樣拘泥,沒親眼看見的,寫到就心虛,還是去看看。……廿二日到火奴魯魯,我上岸去隨便走走,聽說全城的精華都在Waikiki[威基基],我懶得去。就碼頭與downtown[市中心]看來,實在是個小城,港口也並不美麗。但是各色人種確是嘻嘻哈哈融融洩洩,那種輕鬆愉快,恐怕是全世界獨一無二的,至少表面上簡直是蕭伯納威爾斯理想中的大同世界的預演。我剛趕上看到一個parade[遊行隊伍],各種族穿着native costumes[民族服裝],也有草裙舞等等。街上有些美國人赤着膊光着腳走來走去。很多外國女人穿着改良旗袍,胸前開slit[狹長口]領,用兩顆中國鈕子鈕上。畢直的沒有腰身,長拖及地,下面只有開叉處滾着半寸闊的短滾條。不知道你姊姊從前住在那裏的時候是否就流行?日本女人也穿着改良和服,像nightgown[睡袍],袖子是極短的倒大袖。也同樣難看。當然天氣熱,服裝改良是必需的,但是我相信應當可以弄得好一點。今天廿四,收到你的信,如你預料的一樣驚喜交集。在上船那天,直到最後一剎那我並沒有覺得難過,只覺得忙亂和抱歉。直到你們一轉背走了的時候,才突然好像轟然一聲天坍了下來一樣,腦子裏還是很冷靜& detached〔和疏離〕,但是喉嚨堵住了,眼淚流個不停。事實是自從認識你以來,你的友情是我的生活的core[核心]。我絕對沒有那樣的妄想,以為還會結交到像你這樣的朋友,無論走到天涯海角也再沒有這樣的人。那天很可笑,我正在眼淚滂沱的找房間門牌,忽然一個人(並非purser[客輪的事務長])走來問「你是某某嗎?305號在那邊。」當時我也沒理會這人怎麼會認識我,後來在佈告板上看見旅客名單,我的名字寫着Eileen Ai-Ling Chang,像visa[簽證]上一樣嚕囌。船公司填表,有一項是旅客名單上願用什麼名字,我填了E.A.Chang。結果他們糊裏糊塗仍把整個名字寫了上去。我很annoyed[困擾]── 並不是不願意有人知道我,而且事實上全船至多也只有一兩個人知道,但是目前我實在是想remain anonymous[隱姓埋名]。你替我的箱子pack[收拾]得那樣好,使我unpack[打開行李]的時候也很難過。當然我們將來見面的時候一切都還是一樣。希望你一有空就寫信來,但是一年半載不寫信我也不會不放心的。惦記是反正一天到晚惦記着的。我到了那邊,小的mishaps[事故]大概常常有,大的不幸和失望是不會有的,因為我對於自己和美國都沒有illusions[幻想],所以你也可以放心。看見Dick時請替我問候,希望他沒有扶病給Mrs. Rodell寫信。也望望Rachel[瑞秋]。祝


    愛玲 廿五日  Oct.25,1955(Pres. Cleveland)
每週好書讀貼紙
如果你喜歡中央社「每週好書讀」 部落格,歡迎你在自己的部落格貼 上貼紙,成為每週好書讀之友!
按此複製語法
每週好書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