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社即時新聞 | English | フォーカス台湾 | 影像空間 | 全球中央雜誌 | 好生活
每週好書讀
  我只是個計程車司機
  王國春以「計程車司機」視角,記錄、分享每天載客所見所聞。他不止是小黃司機,更是生命的轉運手,透過平實的文字、細膩的觀察、生動的對話,將令人無語的、教人傷感的、讓人驚心動魄的事件,轉化為正能量;將使人感動的、發人深省的社會議題,真摯地傳達。《做工的人》作者林立青說:「這是一本溫暖之書,也是一本用人生寫出來的書,在全世界都面臨疫情而生活受到影響的現在,我們正需要這樣的書,來互相激勵和鼓舞,來相信握著方向盤的人。」


.作者:王國春
.譯者:
.分類:社會人文
.出版社:凱信企管
.出版日期:2020/10/28
  • plurk
  • 分享
文章節錄
《我只是個計程車司機:運轉手的小黃日記》

載到觀世音!?

  入行跑車將近三年,服務過不少酒客,至今還沒遇到過衝突事件,我想跟我前面說的「態度」和「心境」,有很大的關係吧!我一直很慶幸。不過,雖然沒有遇到會鬧事的喝酒客人,但倒是遇到過令人「沒齒難忘」的酒客。

  我記得剛跑車的時候,為了衝業績,只要衛星派遣有響任務,我幾乎都會承接。某天晚上接近十一點左右,我依然固守在高鐵排班等著旅客搭乘。突然響了一通任務,看地址在附近,離排班處沒多遠,便按下「承接」。

  眼看就快開到指定地點的不遠處,突然驚見前方霓虹燈不停旋轉閃爍。待越開越近時,終於看到叫車的人跟我揮手-他是一位警察,閃爍的霓虹燈是警車的警示燈。

  「司機大哥,你幫我問前方那位小姐要不要坐車好不好?」那位警察手指著他離他警車前方不遠的位置。

  我朝警察手指的方向望過去,發現一位女子的背影,她在路上走著、叫著,感覺很瘋狂,看來應該是喝得相當醉了。

  「所以,是她要坐車嗎?」我忍不住皺著眉頭問。

  「對啊!她喝醉了,又不願意上警車,剛剛還一直要打我們,所以我才幫她叫計程車啊!麻煩你去幫我問她看看要不要坐車。」警察跟我說明。

  但在我看來的解讀是:「她喝醉了,你趕快開計程車把她載走……只要離開我的管區就沒我的事了。」

  一位喝酒醉的女子半夜在路上發酒瘋,吵到附近居民,因此居民報警尋求協助,而警察束手無策。於是,在無法確認女子是否要搭乘計程車的情況之下,「二度」幫女子叫計程車。我會說二度,是因為事後跟其他司機聊起,才發現當日晚間十點半該員警已打電話叫過一次了,是其他司機承接;但該司機看到女子的怪異行為,直接拒載並「空車」返回高鐵。警察不死心,又再叫一次,結果這回苦主換成是我了。

  因為酒醉女子不願意上車,我只好開車跟在她的後面。

  沒多久,經過了一間便利商店,女子走了進去。也許是因為害怕使然,我並沒有下車詢問她到底要不要搭計程車。但在好奇心的驅使下,我也沒將車開走,只是想躲在車上,默默跟著她,看看她到底在搞些什麼名堂。

  沒想到,一個不留神,那名女子已開啟後座車門並坐上我的車了,手中還提著一支高粱酒跟一瓶礦泉水。女子上車第一件事,並不是說要去哪裡,而是把她的錢包直接丟在我的副駕駛座並說:「我有錢。」
我透過眼角餘光,瞄到女子的長夾裡面有一疊千元大鈔,頓時心中安心了不少,最起碼不會有收不到車資的問題。

  但我還是禮貌性的告訴她:「小姐,錢包要收好啦!不然掉了很麻煩。」

  「我是觀世音。」小姐沒頭沒腦地回了我這麼一句。

  「什麼?」我懷疑自己聽錯了。

  「我是觀世音;我來自撒哈拉沙漠。」小姐又再說了一次。

  「什麼?什麼啦?」我覺得莫名其妙,皺起了眉頭。

  「撒哈拉沙漠。」小姐又重複一次。

  「喔……那在哪裡啊?感覺很遠耶!」。

  起初我還覺得這位小姐真是語無倫次,本來有點覺得莫名其妙,但馬上就想起來她根本是喝得太醉了,醉得胡言亂語了。

  「帕米爾高原。」小姐又開始亂了。

  「請問您要到哪裡呢?」我趕緊結束小姐身世之謎的話題。

  「OOO旅館。」。

  「好的,在附近而已。」

  第一次聽到目的地就在附近而覺得特別開心,就是覺得能趕緊結束這趟任務才是上策,畢竟我的車上連小廟都不是,自然容不下這尊大佛。我無法預測接下來觀世音還會有什麼驚人之舉,為了避免承擔風險,我得趕緊送走這位大佛,將這趟任務完成,趕緊回家睡覺才是。

  結果,天不從人願!
每週好書讀貼紙
如果你喜歡中央社「每週好書讀」 部落格,歡迎你在自己的部落格貼 上貼紙,成為每週好書讀之友!
按此複製語法
每週好書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