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社即時新聞 | English | Español | 影像空間 | 全球中央雜誌
每週好書讀
  萬物的價值
  製造商品的人是獲得最大利益的人嗎?獲得最多利益者就是貢獻最多心力的人?現代資本主義中,價值萃取比價值創造能得到更高的報酬。而獲得最多財富的人,通常不具生產力;具備生產力者通常都支領低薪,造成社會貧富差距日益擴大。本書透過案例分析—從矽谷的Apple、Google等,到金融業,再到大型藥廠——展現一旦失去辨別價值創造與價值萃取的能力,等於開了方便之門給特定人士,肆無忌憚地僭稱價值創造者之名,然後行價值萃取之實,加劇社會與財富的不平等。經濟學家瑪里亞娜‧馬祖卡托博士認為,只有釐清價值的定義,經濟學才能從一個相信人性本惡的科學,蛻變成帶給人希望的科學。

.作者:瑪里亞娜‧馬祖卡托
.譯者:鄭煥昇
.分類:財經
.出版社:時報出版
.出版日期:2020/12/29
  • plurk
  • 分享
文章節錄
《萬物的價值:經濟體系的革命時代,重新定義市場、價值、生產者與獲利者》

希望經濟學
The Economics of Hope

  爆發在二○○八年,並且餘波盪漾世界好幾年的全球金融危機,點燃了各界對於現代資本主義體系鋪天蓋地的抨擊:有人說資本主義太過「投機」;有人說比起正牌的「財富創造者」,資本主義給了「尋租者」太優渥的回饋條件;有人說資本主義放任、縱容金融業猖獗成長,讓金融資產的投機性交易獲得比真正能創造出實體資產與就業機會的一般投資,還要高的報酬率。無法永續的成長日益成為論戰的焦點,大家擔心的除了成長的幅度降低,還有成長方向正不正確的問題。

  對於這種系統失能,澈底改革的配方包括:讓金融業更加專注在長期投資上;改變企業的治理結構,好讓股價波動與季報獲利不要如此動見觀瞻;對進進出出的投機交易加重稅賦;立法限縮企業管理層過高的薪酬。

  在本書中,我主張這類的針砭很重要,但也不容易找到著力點──去帶動對經濟體系的實質改革──除非它們可以深植於以經濟價值創造過程的討論裡。光是主張減少價值萃取、增加價值創造是不夠的。首先,曾經處於經濟思想核心的「價值」一詞,必須要能夠重新賦予生命,重新獲得理解。

  價值曾經在經濟理論核心占有一席之地,與生產動態(分工、生產成本變動)息息相關,如今價值變成一種與各經濟主體的「偏好」綁在一起的主觀判斷。許多弊病──像是薪資成長的停滯──都被主觀解讀為特定主體在經濟體系內所做的選擇所致。如失業現象,就被視作是勞工在工作與休閒之間做出的抉擇。而被奉為資本主義動能來源之創業行為,則被視為是個人選擇的結果,與創業者周遭的生產體系毫無瓜葛──換句話說,創業並不是集體努力的成功,而是企業家一人之天縱英才。在此同時,價格成為了價值的指標:一項商品只要有行有市,有買有賣,就代表它有價值。亦即,並非價值理論決定價格,而是價格的理論決定東西的價值。

  伴隨這種價值觀念的基本遷徙,一種不同的論述開始生根。重點放在財富創造者、風險承擔與創業行為上的論述,已然涓滴滲透進政壇與公共輿論當中。這種論述氾濫到連批判這個體系的「進步改革派」,都時不時會在無意間為其背書。英國工黨在輸掉二○一五年大選時,黨內領導班子宣稱之所以輸,是因為他們沒有擁抱「價值創造者」。他們以為財富創造者是誰?當然是那些領導著工黨的企業與創業者,那群把價值由私部門創造,然後由公部門分配的觀念餵食給工黨的人。但一個黨的名字裡有勞工的工字,怎麼還能不知道勞工與政府同樣是價值創造裡的另兩支中流砥柱呢?

  此等關於財富產生的推論,已經在人心中根深柢固到接近無敵的狀態。由此,那些以財富創造者自居的人,用如今很多人都會背的金科玉律,壟斷政府的關注。他們嚷著:稅要少、監管要鬆、國家干預要少、市場要多。

  我們一旦失去辨別價值創造與價值萃取的能力,等於是開了方便之門給特定人士,讓他們可以肆無忌憚地僭稱價值創造者之名,行價值萃取之實。讓大家了解價值創造的來龍去脈與我們的生活息息相關──即便這個專有名詞令你感到陌生──是本書關注的一大重點,也是資本主義未來要繼續走下去的命脈所繫。
每週好書讀貼紙
如果你喜歡中央社「每週好書讀」 部落格,歡迎你在自己的部落格貼 上貼紙,成為每週好書讀之友!
按此複製語法
每週好書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