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社即時新聞 | English | Español | 影像空間 | 全球中央雜誌
每週好書讀
  中國共產黨不可說的秘密
  紅色中國政權在改革開放近三十年後,成為世界經濟強國,了解中國如何崛起,成為全球的重要課題。英國《金融時報》副主編馬利德長期擔任北京分社社長後,寫了《中國共產黨不可說的秘密》一書,以犀利的記者眼光指出中國控制在共產黨手裡,這個黨又很神秘,因此從共產黨角度揭密,抽絲剝繭地揭開中國崛起的核心和秘密。

  作者強調中國共產黨勢力強大,不了解這個黨,就無法深入了解中國。因此,他從共產黨如何深入國家每個角落、如何操控人事與軍隊、控制每個層級政府,也掌控媒體與得到官方許可的宗教,就連資產雄厚的國營企業也聽命於它,來看共產黨如何透過組織、結構行使權力運作和統治,揭露中國不論那一層面都由黨操控的內幕。相較於學者主要以理論和數據分析中國,此書採用很多實例,也更具說服力。

  書中也披露中國共產黨許多秘密運作的真相,這個黨滲透各個領域的程度,超出大家的想像之外,作者還分析在全球快速變遷中,中國共產黨如何能維持它的權力於不墜?主要是權力運作模式,更有彈性、更柔軟地調整適應環境,表面上仍是共產主義當家,其實整個黨早已向資本主義靠攏,並與時俱進地變化。

  歸根結柢,權力的有效運作和掌握是關鍵,此書深入分析中共無所不用其極地滲入人們生活與控制中央到地方龐大組織系統的每個環節,使國家有效運作,同時深知權謀術,並刻意保持神秘,又積極地隨時代變遷調整運作模式,列寧式框架早已不堅守,還不斷轉變,與從市場經濟脫穎而出的富二代結盟,有才幹有野心的人都被囊括到黨裡,使黨的權力更牢不可破。有心想看透中國的人,此書不可不看。


.作者:馬利德
.譯者:樂為良
.分類:社會人文
.出版社:聯經
.出版日期:2011/09/16
  • plurk
  • 分享
文章節錄
《中國共產黨不可說的秘密 The Party:The Secret World of China’s Communist Rulers》

只貪汙一百萬美元,該算是清官

  負責奧運施工工程的前北京副市長劉志華,二○○八年九月以收賄約一百萬美元被定罪,網民在網上貼文嘲諷他拿太少了。某部落格上寫道:「這不是筆大錢!他應該算是清官了。沒有必要審判,放了他吧!」

  中國領導人警告大難臨頭,貪腐造成的威脅可能終結黨的執政,這在過去二十年已成為高層政治演說的例行公事。胡錦濤二○○六年對中紀委的講話,直接指責黨官的濫權,引發日益惡化的社會衝突和公開抗議。他說:「埋藏在社會的不定時炸彈危機,隨時會爆炸,而引發連環性的爆炸,會導致全局混亂和管治癱瘓。」儘管聽起來很慎重其事,但胡錦濤對貪腐的警告,和他的前任江澤民針對同一主題所做的悲觀聲明沒什麼兩樣。每次有新的醜聞曝光,官方媒體都大肆抨擊並表示震驚,接著是高級領導人傷感的發言,表明黨要對貪腐進行生死存亡的鬥爭。每個人都發誓要更加努力,但實際上一切照舊,因為反貪腐體制沒變,那就是實際上等於任由高官自我監督。只有一件事,久了會有驚人的改變,那就是賄賂的規模,現在賄款動輒高達數百萬美元,即使是層級相對較低的官員亦然。

  在惡名昭彰的廈門案中,一名狡猾的文盲商人,幾乎賄賂了整個市政府和軍方,未繳關稅,從這個沿海城市的港口走私了逾六十億美元價值的貨物。九○年代後期事件爆發後,廈門案震驚了中央政府和一般百姓。但更司空見慣的是全國各地都發生高級官員貪瀆的案件,包括貧困落後地區,官方媒體頻頻報導貪腐事件,到最後變成見怪不怪。

  二○○九年在本章撰寫的幾個月中,遙遠西部的新疆烏魯木齊鐵路局主任被控挪用三百六十萬美元;上海一個掌管物業的中層官員收取一百萬美元賄賂的判決確定,被迫放棄自己價值近六百萬美元的房地產;四川靠近成都一個小鄉,黨委書記和當地房地產公司的老闆,因為收受兩百五十萬美元賄賂而被處死;廣東一個最窮的市,當地公安局長被發現家裡藏了四百四十萬美元的現金;西部的重慶某開發區的領導因為私吞三千兩百一十萬美元公款,並在涉及三十名其他官員的案件中收賄一百四十萬美元而被判刑;東北工業區的長春,某區公安局長的辦公室被發現一百九十萬美元的現金;蘇州分管建設的副市長,因收受約一千兩百萬美元賄款而被判刑,這是記錄在案最大的單一一筆賄賂。有這麼大筆錢等著送,難怪主持十億美元建設預算的北京副市長,會被譏笑說他太小兒科了。

  在這個每年製造許多新百萬富翁的國家,利用官職賺錢的誘惑難以抵擋。數千年來,中國官僚體系官員向來享有在政府機構工作的地位、權力和威嚴。但是特權和權力渴望並非爭取政府職位的唯一驅動力。很多人想擔任公職,因為可以藉此賺錢。王明高是中國社科院規畫的《中國懲治和預防腐敗重大問題研究》課題組組長,研究題名本身不經意透露政府部門不夠乾淨,他說:「現在做官根本就只為了發財。」如果官位沒什麼油水,買賣官職的黑市生意就不會大好。

  目前的正式工資水準是另一個貪瀆誘因。黨政高層薪酬福利雖未公開,但薪水低,以致部長在公開場合抱怨連連。二○○七年陳至立還是內閣成員時,某大學教授向她抱怨說,自己年收入低於一萬三千美元,陳至立便問參加同一論壇的科技部長年薪多少,當時的科技部長徐冠華說,他的月薪大約只有一千三百五十美元。陳至立補充說,她的薪水大概每月一千四百五十美元。即使有額外補貼,如住房、汽車和終身退休金福利,高級官員正式薪水還是少得可憐,因此難免會中飽一些非法收入。某位兼具政商身分的人後來因貪汙而入獄,他說:「官員過著三種生活,一是公共生活,二是私人生活,三是他們的祕密生活。」

  一篇尖刻但廣為流傳的網文,張貼於二○○九年七月的匿名部落格,把隱藏惡行的貪官叫做「新興黑領階層」:「他們開名牌汽車,出入高檔酒樓、高級夜總會,乘坐頭等艙或軟臥,住星級賓館,擁有黃金位置的幾處豪宅,購買全套紅木家具,在位置最好、景觀最佳、裝修最豪華、品質最安全的辦公大樓上班……他們打高爾夫球,公派出國,享受奢華生活。他們就是新興黑領階層。他們的衣服是黑色的,汽車是黑色的,工作是隱蔽的……他們的一切是隱蔽的,就像站在黑夜裡的黑衣人。」

  貪腐盛行於政府高度介入且行政裁量權頗大的領域:海關、稅務、土地買賣、基礎設施開發、採購和其他受政府監管的部門。二○○八年最熱門的政府職務,不是在北京的外交部和財政部這種菁英職位。收到最多申請函的十大政府機構,八個是省級稅務局,全都位於沿海繁榮地帶,以廣東為首,其餘兩個是上海和深圳的海關。最乏人問津的十個部門全是省統計局。

  位於北京城西,作風低調但辦公環境現代化的中央紀委總部,其全職人員約八百名。就像組織部和宣傳部,反腐工作也是地方分權,各級政府及每個政府機構都設有分支單位。每個省、市、縣政府及轄下的官方組織,都設有反貪汙委員會或派有代表,監視黨員行為。在大型國有企業,紀委也派駐代表。從表面看,紀委的調查人員及其代表遍及全國各地,似乎滴水不漏。但事實上,該機構打擊貪腐的能力式微。
每週好書讀貼紙
如果你喜歡中央社「每週好書讀」 部落格,歡迎你在自己的部落格貼 上貼紙,成為每週好書讀之友!
按此複製語法
每週好書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