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文化+

九州男兒夢多的報恩:連結台日的約束

不斷迴響心中的謝謝,介紹台灣的好,是夢多的夢想,也是報恩的方式
文:汪宜儒/攝影:張新偉

「身為男人,一輩子怎麼可以放棄兩次夢想呢。」

身為綜藝節目主持人,敢露、敢玩,敢開玩笑也敢被開玩笑,是基本條件。但對38歲的夢多來說,那不僅是為了做好主持人的工作,更是他對台灣表達謝意的具體落實方式。

本名大谷主水的夢多,出生於日本九州宮崎,他的人生,過去有三分之二長在日本、給了日本,他那時的夢想,是跆拳道。

國中三年級,夢多就拿到全日本青少年組跆拳道冠軍,隔了兩年,他獲選為日本國家隊代表,隨即又進入東京的跆拳道名校,因為長得好、成績好,一時間成了運動界的媒體寵兒。那時候,為日本在各大國際賽事奪牌、奪下奧運金牌,是迎著他、閃閃發光著的夢想大道。

運動競技的世界殘酷無情,在技能和努力之外,最愛跟運動員開玩笑的,是運氣。儘管夢多大學四年連年稱霸全日本,但每逢國際賽事,他籤運總不佳,還屢屢負傷而退。為了精進自己,夢多後來輾轉到台灣、韓國專研跆拳道,力圖重返國家隊行列,直至2006年,在世錦賽中他的韌帶斷裂,北京奧運夢碎,跆拳道的夢也滅了。

後來的夢多,一方面是愧對了夢想,一方面也懷念曾留學過的台灣、想「報恩」,他決定不回日本,轉到了台灣,落地生根,至今12年。 

說起報恩,夢多神色一凜,他回想起2003年的世界盃,當時他雖是日本國家隊的隊長,卻與教練不合,賽前熱身,他被排擠,是前一年因留學台灣而認識的台灣隊邀他一起;賽後受傷,教練視而不見,是台灣隊的防護員替他緊急治療。

夢多說,那一份感謝很難以「謝謝」說明,卻在他心底不斷迴響。一度,他想著的方式是:要替日本隊拿牌,上台領獎時要秀出藏在胸口的、台灣人不被允許拿出的台灣國旗。最後的結局,夢多依然夢碎,感恩的心倒是更為炙熱,到台灣、替台灣做點什麼,是他後來人生的新選擇、新夢想。

隨後那些年的夢多,當過搏擊教練、武術指導,也當過平面模特兒,到廣告公司上過班,說穿了,就是為了生活。儘管在台灣的演藝圈載浮載沉,夢多隨手在路邊撿垃圾、撿煙蒂的習慣維持至今,那是他能力所及的「報恩」行徑之一。此外,他也參與日本MRT宮崎放送公司的節目《夢多の宮崎&台湾 行きタイワン!》以宮崎的觀光大使身份,專門介紹台灣的美食與魅力風光。

去年起,夢多成為《食尚玩家》固定主持人,能見度、工作量開始回穩。某次出外景,回到他的故鄉,頂著「台灣綜藝節目主持人」身份的他,看著熟悉街景,為了主持所需的介紹、翻譯,他不停切換中文與日文,一時間情緒湧上,在鏡頭前落下男兒淚。他說自己是日本人,也是台灣的藝人,他希望台灣的好,能讓更多日本人知道。

「當主持人、帶給台灣觀眾歡笑,是我能做的方式,接下來,我想拿金鐘獎,把獎獻給對我這麼好的台灣。」夢多不斷強調這句話。

Q:對於一般日本人來說,台灣是怎樣的地方,日本人對台灣通常有怎麼樣的想像與評價呢?您自己的經驗呢?

在我小時候,日本人的想法作為跟美國很像,因為經濟是好的,不需要去國外發展,因此很多日本人只知道日本,要說旅遊,大概就是去夏威夷。台灣,沒有人提過。

啊!我想起來,台灣有徐若瑄,以前她好紅,大家都喜歡,好可愛,還有金城武,我當時也以為他是日本人。

我是出國比賽的時候認識「台灣」。你們都知道日本人很嚴肅、嚴謹,國家隊出去也是很安靜,教練很兇,那時候,在飛機上遇到一整隊台灣人,也是要去比賽的,但他們氣氛好好,好熱鬧又輕鬆,玩得好開心。可是一上場,台灣選手的表現又好專心、專業、專注,我那時就突然覺得:這才是我要的啊!日本人認真專業,但太硬了,我的個性從來不是那樣,我覺得該專注就專注,該放鬆就放鬆。欸,小時候我很樂觀啊,越長越大卻越來越ㄍㄧㄥ,那時就想,很想去台灣。

Q:台灣的美好在哪裡?為什麼想回頭介紹給您的日本鄉親?

日本人去夏威夷玩,一生一次就夠,但到台灣,會一直想回來,美食很多,就算是小籠包、珍珠奶茶,每一家的味道都不一樣,台灣人的熱情、善良更不用說,不只是對日本人,對所有人都一樣。

我在九州宮崎長大,那個地方,相對於台灣,大概就是南部吧,比較自在、隨性與熱情,之前在台中唸書,那氣氛也是一樣的。台灣這地方,到現在還有對人的熱情,就是那種鄰居、市場阿姨會招呼的:「來來來,你來這邊坐;進來喝茶、吃點東西」的人情味,這個東西,在日本很多大城市裡已經不見了,但台灣保留了。

Q:您對台灣的生活方式應該已經非常熟悉,但還是好奇,台灣人有哪些部分,是你到現在還是無法理解,甚至是還是不能適應的部分?

有的,就是明明約好兩點,兩點半就來了。(苦笑)啊,就是遲到啦。遲到是自己的事沒錯,但大家一起工作,耽誤的就是大家的時間啊。

還有隨便亂丟垃圾、煙蒂。台灣人很喜歡說日本街道很乾淨,可是在台灣路上丟垃圾的就是台灣人啊,為什麼不愛自己的地方呢。

還有那個通告費、節目預算,很會凹人,很愛講價錢。可以一開始就準備好、說好的內容,每次都要來來回回,然後再來說預算不夠,能不能商量啊…,這是滿困擾人的。

Q:台灣人很欣賞也崇尚日本人的專注職人精神,但有些日本朋友喜歡的卻是台灣人的隨性與不拘小節,這似乎有點矛盾衝突,您有過這樣的感受嗎?您又是怎麼觀察台日雙方互被吸引的現象?

別人的男友比較帥啊!(全場爆笑)

其實,很多日本人羨慕台灣人的隨性,當然那不能過頭,因為不專業啊。台灣人的優秀在於隨性裡還是可以表現專業,像是我當年遇到的跆拳道選手。

日本人做事,很注重SOP,每個步驟都要確認、檢驗,要做到,當然,那些過程不見得每一個步驟都必要,有時候也只是為了照SOP而做。對我來說,兩邊人的出發點跟終點都一樣,只是過程不一樣,但我喜歡台灣的方式,如果真的優秀,機會會來,隨性跟隨便其實只差一個字,我希望自己擁有的是日本人的專業態度,但保有台灣人的隨性。

Q:主持節目之外,您還計畫怎麼將台灣介紹給日本?

日本大地震後,來台灣採訪、做節目的日本人多了很多,我受採訪的機會也多了,每次我都會不斷強調台灣的好。不過,難免還是遇到不禮貌、不尊重人的日本媒體,像是之前在棚內錄影,有個日本媒體什麼功課也沒做就跑進來臨時要訪問,那種時候,我會很堅定地告訴對方:我是台灣藝人,你得尊重。

當然,我知道我需要更高的知名度,才能更大聲喊出台灣的好。(夢多的眼神開始燃燒了)

聯絡我們
service@mail.cna.com.tw
地址:台北市松江路209號
客服專線:0800-256-6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