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道,台南府城的封神奇譚

不了解文化的人,不知道台南到底好在哪,只能一直說食物...
文:陳凱棠/攝影:吳家昇/影音:黃大維、賴麒元

謝奇峰站在台南的艷陽下,攝影已經是第三次重新錄開場,他沒有倦容,陪著我們繞了將近2個小時台南市區,所有人都熱暈了,但他依然笑咪咪的,「哎呀,這樣能讓更多人認識台南啊,多好!」我心裡疑惑著,哪裡來的這一股熱情?

台南府城,是近年台灣非常火紅的城市,主要因為食物,所有外地人都嚷著甜,卻總在假日一窩蜂地擠往最甜的那幾間店。其次是因為古蹟、城市巷弄,這座城裡的各種歷史痕跡,讓人們得以藉此逃離現代,逃脫當下的綑綁、束縛。

「我是臺南人啊,我就住在神農街。」謝奇峰是土生土長的府城子弟,五條港人,自幼就浸染在宮廟事之間,從他說話的腔口,就能嗅出他對傳統的民俗信仰的執著。

謝奇峰(左)是土生土長的臺南人,自幼就在宮廟間長大。(中央社記者吳家昇攝)

「主要一定要從小上帝廟開始講。」我們才剛下車,他站在赤崁樓對面小巷間的萬福庵前,嘩啦啦地就講起來,看著我們清晨6點驅車南下的疲態,他像是為我們打氣一般,決定先讓我們認識一下環境,「這邊是開基的齊天大聖廟,台灣最早的喔!」他指著身後的萬福庵。

廟口旁有一桌鄰里婦人泡茶嗑瓜,日頭漸炎,宏亮的談話聲似乎拼得過烈日的光熱,「謝老師我們自己人啦,你們看你們想要怎麼做,就自己來沒關係。」熱情的招呼,謝奇峰當然已先幫我們打過招呼,但自北部到了南國,一時之間我們都還未回神,只痴痴地道謝。

找上專家 謝奇峰的府城民俗歷史導讀

謝奇峰從事文史推廣已經有20多年,此次走讀台灣,他帶領府城的「仙道」,講述作家許丙丁的《小封神》故事。(謝奇峰提供)
謝奇峰從事文史推廣已經有20多年。(謝奇峰提供)

找上謝奇峰,主要是因為他是台灣文學館「仙鬼道」走讀路徑的領讀人之一。他的著作很有趣,包括《七娘媽生‧做十六歲》、《圖解台灣神明圖鑑:第一本360度環繞特寫視野賞析、解說台灣神明像之圖鑑書》等書,不僅如此,還曾經參與「府城陣頭傳統民俗藝陣調查研究計畫」、「台南市古蹟寺廟古物調查記錄計畫」,甚至還有個部落格叫「謝奇峰的峰情萬種」,問他怎麼會投入宗教民俗研究?他沒直接回答,熱切地幫我補充,「我還曾經是奇摩摩人喔,宗教類的摩人!你知道奇摩摩人嗎?」

傳統信仰在台灣的街頭巷尾都能看見,宗教信仰是台灣人重要的穩定力量,建城將屆400年的台南府城,充滿濃厚的傳統民俗宗教氣息。謝奇峰所領讀的「仙道」,正是取徑作家許丙丁的作品,以《封神演藝》結合台南在地廟宇的著作《小封神》為導讀文本,謝奇峰說,對他這種愛民俗信仰成痴的人而言,這本書他真的是百讀不厭。

謝奇峰說,因為喜愛廟宇文化,所以他也相當喜愛許丙丁所著的《小封神》一書。(中央社記者吳家昇攝)

《小封神》將傳統信仰的神祇擬人化,以府城的廟宇、神明為主角,開展一個宛如延續《封神演藝》仙拚仙的在地故事。故事起源,正是謝奇峰在我們剛下車就提及的小上帝。書中所指小上帝,就駐在赤崁樓旁的開基靈祐宮,書中故事背景,也多以赤崁樓附近的廟宇為主要舞台。

謝奇峰在萬福庵二樓主殿前的樓梯上一坐,一口流暢台語,就對我們講起《小封神》中的故事,香煙繚繞,我們或蹲或坐,宛如回到舊時廟廳堂口前聽耆老說書,眾人皆忘了疲累,一臉津津有味。

謝奇峰講述魁星爺的遭遇,比親自閱讀更有趣味。(中央社記者吳家昇攝)

神祇擬人化的在地故事 引人入勝

話說小上帝因新官上任,香火不興,恰又屋漏偏逢連夜雨,無錢無糧,輔佐小上帝的康趙二元帥也面黃肌瘦,向小上帝抱怨:「坐不知豎的艱苦。」(上位者不知下層的痛苦。)小上帝於心不忍,只好將他頂上的通天冠拿下,交予康趙二元帥拿去打銀街典當,當得五千錢,囑咐拿去米街糴米。

康趙二元帥揣著五千錢,經過萬福庵朝米街走去時,正巧看見大天后宮門前,千里眼、順風耳在賭錢,心中一念,想著把五千錢做賭資,若運好贏錢,不但可作糴米之用,也可贖回小上帝的通天冠,一舉兩得。

未料千里眼眼觀四方、順風耳耳聽八方,賭錢一事,康趙二元帥兩人豈是對手,一時半刻,輸得滿地找牙,一毛不剩,只好跑回靈祐宮告狀,說千里眼順風耳半途將兩人糴米之資強行奪走,小上帝一聽,怒髮衝冠,跑至大天后宮門前叫嚷,要千里眼順風耳給交代,未料二人僅是急忙關起廟門,在內一聲不應,全然不理會。

千里眼(下)、順風耳(上),是《小封神》一書中的爭端起源。(中央社記者吳家昇攝)

此時文昌閣的魁星爺,正巧經過大天后宮前,要去關帝廟探訪武聖。魁星爺與千里眼,原是同款面目,青面獠牙,面目猙獰,在廟前的小上帝一看,誤認魁星為千里眼,不分青紅皂白,祭起捆妖索,把魁星縛住,吊在上帝廟前示眾。

三千文人見魁星儒弱,被吊在上帝廟前,侮辱斯文,想要出頭爭個體面,但文人手無縛雞之力,眾人只好跑到孔廟,要孔老夫子作主。但孔老夫子也是一介文士,一般手無氣力,只得至武廟商請關聖帝,請他做和事佬,前往上帝廟替無辜魁星開說。關聖帝豪氣干雲,一口應下,傳人備馬,便往靈祐宮去。一入廳堂,武聖與小上帝鋪排話一畢,便表明來意,然小上帝聽聞武聖指他綁錯神,沒抓住千里眼,反而捆了魁星,惱羞成怒,不肯聽勸,要放可以,錢先賠來。

《小封神》書中的插畫,當年的版本現在看起來格外有趣。(中央社記者吳家昇攝)

武聖見小上帝不可理喻,便驅赤兔回廟,卻聞報龜靈聖母求見,即刻傳進,表示小上帝長時間侮辱龜族,一腳踩玄武作為坐騎,因此願在此役助一臂之力。後端故事,可尋書親閱,便知分解。

謝奇峰講得嘴角全泡,我們也聽得搖頭晃腦,到龜靈聖母一處,便要我們自己尋書見分曉。大家都嚷著要他再說下去。奈何日正當中,還得請他帶我們去走讀地點拍攝,這才落寞作罷。

用另外一個視角看台南

《小封神》的故事中,確實看得出許丙丁對府城神祇暸若指掌,且書中地理位置,與謝奇峰領我們前去的導讀路徑無一處不相同,與故事都接得上,從赤崁樓旁的靈祐宮,看到小上帝的神像確實一腳踏著龜族,一手舉著七星劍;到前往過往米街(現新美街)的路上經過武廟,然後到大天后宮前,入內看千里眼、順風耳;再行至赤崁樓,進到文昌閣見到魁星爺,以及扛著石碑的贔屭(龜趺),都讓我們嘖嘖稱是。

謝奇峰解說赤崁樓的歷史,講解樓前的石龜贔屭的過去。(中央社記者吳家昇攝)

謝奇峰一路解說,在看到魁星爺時說:「魁星爺現在會呈現踢斗的姿勢,書中就是說因為小上帝綑綁過緊,所以導致魁星爺手腳變形。」在看到贔屭時解釋:「這邊10隻贔屭,其實有一隻是後來做的,當時乾隆皇帝命人運來台南府時,有一座在港口那邊落海,後來被漁民打撈起來,放在南廠保安宮內殿,就是白蓮聖母,也就是《小封神》裡的龜靈聖母,典故就是這樣由來。」

我們像觀光客一樣,雖然熱得半死,還是滿面興奮,「所以我說要聽過故事才來走一趟,一定會覺得印象更深刻的啦,我帶他們走讀,都是先上半天課,再走半天。」我們恍然大悟的神情,讓他洋洋得意了起來。

謝奇峰說他做文史導覽工作已經20多年,「從小愛宮廟文化,但是那時候不懂。」他在90年代、30多歲時,遇到台南市文化協會理事長鄭道聰,「他算是我的啟蒙老師」,開啟謝奇峰的文史研究之路,一投入就是20個年頭。「我是崑山工專畢業,後來在科技公司任職,但是因為太喜歡傳統民俗、文史,所以我在工作年資屆滿25年時,就辦了退休,現在全心投入文史工作。」為了精進知識,謝奇峰甚至去讀了台南大學台灣文學研究所的在職專班,希望更加深入研究、推廣台南的傳統宮廟文化。

謝奇峰身為臺南人,對於台南有深切的情感,也希望能夠提供給外地遊客另一個觀看府城的視角。(中央社記者吳家昇攝)

做文史導覽最大的回饋,謝奇峰說,是看到人們用另外一個視角看府城,「不了解文化的人,不知道台南到底好在哪,只能一直說食物,台南欸!美食還用說嗎?」他笑著喝著手上冰透的兩角銀冬瓜露,露出與涼水一般很甜的表情。

「中西區就是一個傳統藝術博物館,有近100間的廟宇,能夠看到移民社會、宗教信仰,也能看到傳統藝術。」謝奇峰說他固定下午1點吃飯,我們也很抱歉打擾他這麼久,他直到離開之前還一直在說:「下次再來,你們這樣一定可以讓更多人了解府城不同的面貌,一定要再來,我們很歡迎的。」

回程的車上,我收到他的訊息,問能不能把採訪的照片發幾張給他,他想要放在臉書粉絲團,讓他的學生、同好知道,有很多人開始想要了解這些有趣、酷斃的事了。

謝奇峰接下來依然要為文史工作奉獻,他說,這是他目前生命中最為重要的事。(中央社記者吳家昇攝)